被子 、作者: 田茂友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昨晚,凉风穿过纱窗,潜入卧室。我从梦中醒来,感觉到身体的冰冷。原来盖在我身上的柔软的蚕丝被并没有被凉风侵袭。我决定换一床被子,一床又厚又暖的被子。虽然历经岁月洗礼,光彩褪去,却始终像母亲一样温暖着我。

1992年,我在米中读书。那时候我是个真正的粉丝。每当一部露天电影在附近的村庄上映时,我总是人群中的一个小人物。

那年深秋的夜晚。

学校东边的庄媛放了一部电影,据说是我期待已久的武侠片《陈镇川》。老师点名后,我和室友约定一起看晚自习。那天晚上,黑得像墨水一样,到处都是薄纱雾。我们循着声音,像一群眩晕的苍蝇,跌跌撞撞地来到庄媛。

《陈震传》名不虚传。我们被陈真高超的武艺和炽热的爱国情怀深深打动,以至于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仍然摩拳擦掌,热血沸腾。

到了宿舍,发现门开了,屋子里一片狼藉——有人趁虚而入,把我们洗劫一空。妈妈辛辛苦苦给我缝的厚厚的新被子不见了。我傻了,兴奋感立刻消失了。泪水涌上来……

周末回家。远远的,我看到我家门前的棉田,我妈就在那里弯着腰提着竹篮,忙个不停。我恐惧地来到母亲身边,但我对诺诺很被动,我无法停止说话。我不知道怎么跟我妈说被子的事。

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温柔地诱导我说些什么。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母亲的沧桑中露出了一些怒色,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她吃力地挺直腰肢,摊开老茧,高高举起,这正是我所期待的。我闭上眼睛,等待妈妈的惩罚。我深深理解我的母亲。她恨铁不成钢。我妈多次警告我要好好学习,跳出农场。但是,妈妈的手从来没有落在我身上。我睁开眼睛,却看到妈妈那只从未倒下的抬起的手臂,还停在我的头上,就像一个雕塑。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雕塑。

我妈眼里有泪。也许是被子,也许是让我失望,也许是她今年的计划失败。今年的棉花,我妈有一个给我缝被子的计划,每个家庭都有一套棉袄……

时间不早了,妈妈的手还在棉花和竹篮之间穿梭。那天晚上,我妈摘了几筐棉花桃子。我不知道。我只记得院子里芦苇垫上堆着的棉花桃,像一座白绿相间的小山。那天晚上,我妈不顾白天的辛苦,挑了一个明德坐在“山”旁边。她从棉花里扯出白色的籽棉,掐掉粘在上面的草叶,显得专注而虔诚。那天晚上,公鸡叫了三声,我从睡梦中醒来。只见我妈扔着一件露出猪油般棉絮的棉袄,坐在灯下,熟练地撕扯捏着……

第二天,我妈把籽棉铺在太阳底下,时不时抖抖,用柔软的柳条拍打。随着柳条的舞动,美丽的白色弧线出现在妈妈面前,籽棉也渐渐蓬松起来。

周一上学的时候,一床新的紫棕色图案的被子出现在我面前。

那个冬天,我觉得很温暖。

之后就不跟着别人看电影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