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一个人感伤的散文 ,天海丽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失踪的味道

文字/如果我闻到——禅

问世人,有多少种口味?如果是甜的,如果是甘蔗;酸如柠檬;苦如黄连;辣椒是辣的那种,那么所有的酸甜苦辣呢?应该是思念的味道。

早上姗姗来迟,你终于在柔莺的声音里带着微笑醒来,就像攒了好久的玫瑰花蕾,忍不住怒放,试着沐浴在柔和的阳光里。躺在温暖的床上,随意的伸懒腰打哈欠,揉揉惺忪的眼睛,此刻你想到了什么?是一个充满幸福的甜梦吗?是温柔让你心跳加速吗?是像荷花一样落下的季节里等待的脸吗?还是让烟圈像涟漪一样优雅的动作?想着想着,这个时候,你一定在笑,一定在深情。在那笑容里,却是满满的香奶,满满的浓蜜。看,颜豆嫉妒你的幸福和甜蜜。一个人傻傻的笑,是不是有一种发短信的冲动,即使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说,只是一句不痒不疼的话“你醒了吗?”.这大概就是甜味吧,就像甘蔗的甜味一样:纯净、简单、芬芳。

中午困倦袭体,无名烦躁随之而来。你坐在电脑旁边,漫无目的地浏览着五颜六色的页面。你的手指在键盘上努力工作,但你的思想却在别处不受约束。你的眼睛盯着桌面,但你的灵魂已经做出了金色的外壳,我怎么能通过所有这些云辨别呢?。慵懒的音乐萦绕在耳边,嘈杂的身影不断在身边来来往往,莫名的惆怅不断在心中作祟。……有没有一种“城市被乌云压顶的极端压迫感?“白发三千丈长缘愁”有没有很高的忧郁感?是不是有一种极端的失落感“如果人生就像初见,秋风为何悲画迷”?浮躁在慢慢升温,心情却在慢慢下降;空虚在慢慢膨胀,愿望却在慢慢萎缩。……此刻你想要的不是和她或他一起吹吹风,一起品茶,哪怕只是和“山流水”的陪伴一起谈天说地,哪怕只是默默对视,不是吗?这时候的怀念还夹杂着辣味?抑郁易怒深沉。

“在一片被夕阳覆盖的水中,半条河沙沙作响,半条河血红”。走在夕阳下,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看着调皮的金光在水面上狂舞。此刻,你的心是否像金光的骚动?微风吹过,不经意间吹起你的瀑布般的三千丝或者只是熄灭你的香烟。这阵风是否也让你的心情像长江一样波动?面对晚风,踩着细而轻的台阶,你仿佛悠闲的散步,而一对健硕的妻子则远在咫尺,她们那么老,那么老。头上有银发,脸上有鱼尾纹,步伐慢得一阵风就能吹下来。他们互相支持。虽然节奏很慢,但是很稳很安全。又刮起一阵风,老人不小心绊倒了。老妇人迅速掐灭青筋,举起满是岁月痕迹的双手,抱起险些摔倒的妻子。嘴里轻声说话“老,老,我们是彼此的拐杖!”老人已经渐渐远去,淡出了你的视野,但那银发始终萦绕在你的心头。此时夕阳更红,色彩浪漫。“看太阳,为他所有的荣耀,即使近黄昏”,不是吗?其实最浪漫的事不是心里想和她白头偕老。牵着你的手,和你的儿子一起变老!然而此刻,你却是一个人,在高楼上独自看着这个世界。你默默低头,想着此刻伊拉克人在哪里。这时的小姐是不是带着柠檬的味道?酸度让人无法忍受。酸酸的,无奈的,等待的。

已经是深夜了,青蛙很巧妙地停止了鸣叫,夜虫变得温顺起来,不再捣乱。漫漫长夜出奇的安静,出奇的安静。安静的像西方的孩子,像处女,像画像。仿佛时间冻结在这里,空间藏在这里。过了一会儿,月亮也爬上了柳梢。这时候你就更困了。过去的每一点一滴都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回放:你桃花般灿烂的笑容,你哲理的话语……看着月光潜入窗内照亮香炉,你的目光在水汪汪的月光下游走。辗转反侧意味着睡不着,思绪在这一刻达到顶峰,如洪水般滚滚而来,如山崩般心碎,如玉焚般无助。“梦想着回到西楼与月亮独处,在那里看到人面桃花”“回首昨天的私语,我害怕天上的大地,只有雨水打在香蕉上”。不知不觉,枕头已经湿了,全身哆嗦成一团,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就这样,就这样,用眼泪慢慢挨到天亮。最后,你知道黄连是什么味道,什么苦。当你明白的时候,你无法停止哭泣。思念的痛,莫名的痛,虚无而深刻。

想念一个人:开心的时候,喜欢吃蔗糖,喜欢喝酒;无奈的时候,比如吃柠檬,比如喝酸水;难过的时候吃黄连,就会喝苦丁。思念的滋味是如此复杂多样,没有人可以逃避,也没有人可以退缩。

当江南岸的春风是绿色的,你有没有凝视过芳菲的草园,你有没有看过在空中飞舞的风筝,绿草如茵,一簇簇鲜花,风筝都充满了思念的味道,带着希望和甜蜜的味道?

当你知道了声音的呼唤,你有没有安静的坐在绿葡萄架下?你有没有抚过碧波中的荷花,串珠玉,红莲梗,碧玉盘,都充满了思念的味道,带着落寞和酸涩的味道?

秋风秋雨愁人的时候,你有没有在细雨中的芭蕉下唱过诗,或者在皎洁的月光下唱过,高瘦的芭蕉,寂寞无声的月光,风割梧桐叶的声音,都充满了怀念,伴随着惆怅和微辣的味道。

千里冰封千里雪飘,你有没有在白雪中画过一点点红,有没有在昏黄的灯光下漫步过雪地,有没有在雪夜里一朵朵绽放的迷人的红滴,长长的沉默的灯光里弥漫着思念的味道,带着无奈和苦涩。

思念的滋味就像新生的婴儿,让你破涕为笑。你帮不了他,却摆脱不了他。问世人错过了什么滋味,你可以咬牙切齿,苦中带苦。

飞行小姐

正文/带阿星去特卡波

大学一年级第二学期马上开始。我想在我离开的那天晚上说点什么。苦苦思索了又思索,还是苦笑。反思自己这半年,努力向上爬。我不能因为学校不好而让自己堕落。我会热情的去。我骄傲又平易近人,我固执又脆弱。感觉这半年长大了,班主任的怠慢,同学的不解,室友的小脾气都忍住了。我无法想象的是,我一个人走在去操场的路上,哭着走着,最后举着路灯,身体滑下来,仿佛身体被掏空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忘了自己为什么哭,为什么挣扎着要爬起来。我那些自以为没事的异性朋友,只知道焦虑地打字。呵呵,好虚伪的关心。我害怕我不能控制自己。给同性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她说马上就来了,整个星空好像又亮了。当我听到她在操场上叫我的名字时,我的心怦怦直跳,有些人还在担心我,有些人愿意陪我。她来了,她听我说,一直说陪我哭,陪我笑。最后,我们一起走回教室。我记得告诉她我喜欢星空。

有个朋友曾经问我,你觉得明星代表什么?我忘了我说的话,但我忘不了她说的话。她说星星代表希望。

我必须和我爱的人一起去特卡波。我会给他希望,我会爱那个一辈子陪我去特卡波的人。

我说不出有多少个晚上失眠。16岁以后一直爱失眠。我想了很多,也有很好的甜蜜,但是大部分都是难过痛苦的。不记得翻来覆去过多少次,心里越来越害怕这种感觉。

突然想到要谈一谈自己的爱情。我总是说我谈过很多次了。我只爱过两个人。他不是我的初恋,但他是我的最爱。他不帅,个子不高,甚至很多人骂我视力有问题。但是,当时我的视野并不好。喜欢的时候就喜欢。他总给我一种踏实又安全的感觉。他比我大一岁,是我的学长。

一开始我们想笑,所以很自然,就像个笑话一样结束了。他的网名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的名字叫麻木。

我很感谢他这么包容我。即使我恨了他很多年,我也不后悔。请记住这份友谊。

第二个是我弟弟。我很喜欢他。有男朋友的时候喜欢他。当时他心里也有了一个人。我们在一起真是可笑。偷偷的,上完晚自习终于一起走了,关了灯。不小心碰了碰墙边的灯,相视一笑,手拉手走了。那时候,单纯和愚蠢是青春最宝贵的不能回头的标志。即使我不后悔爱过他们,即使恨我,我也不在乎,我只是在他离开我后才发现自己爱上了他,所以,这段友谊,我也不忘记,因为一辈子,应该有这种感觉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来大学的时候,刚开始认识了两个朋友。我们一起爬山,一起骑自行车。在路上的时候,想起来最难过。可惜这段感情太短暂,我们真的成为了一段时间的玩伴。我们当时的誓言没有分开,所以失去了。跟着我的项链。好痛。不知道是真的喜欢其中一个,还是只是因为一时的关心和渴望。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最不可能的原因是什么?他教我的是,她什么都好,就是觉得不对劲。这句话我会记在心里。就像一个朋友对我说的,认真爱一个人。是的,不管他是好是坏,不管他是好是坏,好好爱。你多久没爱过了?其实不是他们对你没有足够的耐心,你也是?人总是不珍惜得到的。

这个假期,几乎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想起一个人。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它。他说我们这辈子不可能了。他是一个骄傲的人,眼光比别人高明。我们都一样。怎么才能在一起?我念念不忘的是他的关心和呵护。即使他伤害了我,即使他心里喜欢别人,即使他那么玩世不恭,即使他跟我争点什么,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想他,想着他的一举一动,想着他跟我一样独特却比我好听太多,想着他有型的样子,想着& middot我又疯了。我觉得我这辈子应该只把这份关心藏在心里。但我会帮他坐上班长位置,尽力而为。我想让他开心。

看到你是这个假期的那个人,我奶奶叫我找个人,跑第二名。真的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反正小白……应该在这里。

下学期书分滴。我不开心就不要坚持走这条路!我相信自己,会更好。

母亲小姐,字里行间

正文/刘兰倩

母亲看不见五月的花海;五月的思念深深埋在孩子们的心里。母亲,我最亲近的人。妈妈,离开孩子十年太残忍了。在这十个漫长的春夏秋冬里,孩子们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我亲爱的妈妈。

十年前的五月,花开的灿烂,你没有力气去闻花香。你带着天上的云冲向天堂。你一定去了天堂。你是如此善良,如此可爱,如此善良和慷慨。天堂是你的家。天上的母亲不再受世间的苦,也不再受世间的苦。

每年的五月都成了孩子们怀念的季节。思念,就像落下的杏花,让人心酸又分离;思念,像粉色的桃花一样柔软无力;思念就像雪一样纯洁的梨花。我的思绪,在这缤纷的季节,逆流成河;我的思绪,在这多愁善感的日子里,难过,阳光暗淡,心里满是泪水。

怎么才能忘记妈妈慈祥的笑脸;怎么能忘记,在朦胧睡眠的眼中,针在妈妈的灯下飞舞;怎么才能忘记妈妈在着急挣扎;你怎么能忘记你妈妈身上有乳香的味道?妈妈,孩子真的很想你!

那一天,你从早忙到晚,一顿热饭都没吃。你饿了吗?我妈妈。

那天晚上,你在灯下缝衣服,没有闭上眼睛。你困吗?我妈妈。

那年一月,你生了三弟。没有做饭用的柴火,没有好的滋补品,你就加入了制作团队,赚取工作积分。你的身体负担得起吗?我母亲有恶业。

那一年,你和你父亲举行了你大哥的婚礼,送你二哥去参军。你脸上有许多皱纹和白发。找到了吗?我妈妈从来不照镜子。

这辈子,你43岁生了第五个孩子。你最小的儿子33岁时,你离开了。在这短短的33年里,我的小儿子离开你参军11年,所以我们母子只有22天的相处时间。这短短的22个春夏秋冬,是我母子的一生,我亲爱的妈妈。

母亲走了,十年过去了。妈妈没有离开,你永远在孩子的心里,梦里,思念里。

妈妈,每年五月,我都会在孩子喜欢的字里行间,把我的思念放在你身上。

错过

正文/乔晓梅

去年我还在看张爱玲的思想,每篇都有一个小故事。不知道有多少和思想有关。也许思想是一种生活。我每天吃饭,睡觉,开心,无聊,做着平凡的事,但一切都和想你有关。思念与多巴胺无关,与柏拉图无关,与爱情无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和你有关系。我想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更爱你,让我的心变得更柔软。

我在北国的餐馆外面看着夜幕降临。想起四年前的今天,我拿着一个很漂亮的苹果,想送给隔壁学校最好的异性朋友。

他远远地对我笑了笑,冬天校园里的灯光很温暖,仿佛照进了人们的心里,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清秀。站在他对面的漂亮女生是我们高中同学,宿舍在我楼上。

他们稍后要去教堂。我说我也可以去吗?心里怕打扰。幸运的是,他们想都没想就愉快地同意了。

之后他脱下围巾和另一个女生刚送的围巾,把我围了起来。停下来看了我一眼后,他喊道:“我们等他,跑去宿舍楼。”不一会儿,他手里拿着围巾,像一颗大种子一样围着我,睁着眼睛走路。只有那时他才满意地出发了。

那天教堂里人很多,我担心找不到他。他说你应该给我一只手套,戴在右手上,另一端是我的左手。中间连接的线让我在人群中闭上眼睛,不至于和他分开。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宿舍楼提前关门了。我们去了网吧。他在玩电脑。女孩坐在他旁边。我有点困,就在门边找了个沙发。我害怕他们找不到我。我在躺下前看了看他们,见他们在玩,也没注意到我。我看到他的空间动态知道他心里想和一个女生生活在一起。也许是她。这样想着,我很快就安心睡着了。

很快,女孩告诉我们,她有男朋友了。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我心思细腻,隐约觉得他不像平时那么淡定。她一直说:如果有一天你有男朋友了,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不要像她那样。我盯着他说‘有点担心。你没有受到刺激吧?你喜欢她?’他像往常一样看着我说:你告诉我。心想既然他没有否认,那么答案是肯定的。‘你喜欢她。’这句话是给我的。看到有点慌的他,心里有点得意,也不是有意要知道他的秘密。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辉煌的大学生活。他每次见到我都很开心,对自己的感受保持沉默。只是他偶尔看着空间,看到他用三言两语和断断续续的语言描述着自己的思念、憧憬和悲伤。故事里还是没有女主角。我看不懂,所以时间长了就没怎么关注了。他不想说我又没问。

那天,他匆匆回家,因为走的匆忙,没说发生了什么。白天一直在想,但不能随便打扰。最后大家都睡了之后,我跑到楼道里拨通了电话。电话在逐渐安静下来的走廊里嘟嘟~嘟嘟~嘟嘟,声音越来越大。他打开电话,但电话那头传来悲痛的叫声。我叫了他的名字,问他怎么了。‘回去见个面,聊聊天,他说。听说他伤心到连话都说不出来,‘嗯’,说你不要太难受,只好默默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去了他的学校。我不知道他住在哪个宿舍。我只知道他是哪个专业的。人家问你知不知道他住哪栋楼,认识谁。他们说可能是这个。可能是这个。我跟他们学校不熟,只能在他们宿舍楼下等他。我有点被他吓到了,更担心。我想知道他是否没事。但既然他说要见面,我就不能再打电话了。我能做的就是等他回来。

第二天回去的时候,我在宿舍楼楼下踱步,横走三步,竖走三步。我抬起头,不时看着他们的阳台。如果我把他的衣服擦干,我就可以肯定这是他的宿舍楼。

让我停止这种看似奇怪的行为的是楼上两个男生趴在窗户上大喊‘美,美~’。我抬头一看,见他们在叫我,心里又烦又气,只好愤然离去。

我等不及他了。班里有人说喜欢我。不知道喜不喜欢这个人,冬天一个人去了秦皇岛。我以为回来就忘了这个人,他可能会回来。回来的时候给大家买了纪念品,没有给他买。我只想把海边捡回来的贝壳给他。

再见到他的时候印象很深,好像他们之间隔了很久。我感到不安,因为我从未见过他感到难过,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远远地看到他,我还是微笑着站在那里。我在校园灯光下显得很温柔。我装作老样子,走过去笑着说:“把这些贝壳给他。”他似乎很喜欢他们。我们只谈了一些事情,然后像每次见面一样微笑着说再见。

那时候感情对我来说还是一件傻事。有一天我告诉他,我可能会谈恋爱。

但是我还不确定我想和那个男生在一起。我没有说什么有前途的话,因为他说谈恋爱之前一定要告诉他。校园广播里的歌曲在他们耳边欢快而沉重地跳跃着。他说他很乐意做我的家人,如果那个男生欺负我,他会尽快赶到。还说你不要轻易答应他,让他当众表白。我问:如果是你,你会答应吗?他说:她问什么我都答应。如果她想成为我的女朋友,我会每天给她一些你们学校的歌,让大家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他看着我的时候,眼里还是有光的,让我觉得后一句话是给我的。想了想他之前说的话,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不得不停止思考。有些羡慕的说:你作为女朋友应该幸福。

快过年了。他是学校部门晚会的主持人。他让我去看。我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那天他穿的很帅,但是我看着他装的很正式的样子就忍不住咧着嘴傻笑。(后来室友说那天看见我了,素衣上的粉色围巾让她的脸更白更稚气。也许那就是所谓的青春。)晚会结束,我去后台找他,忙碌的人群来回穿梭。看到他站在远处看着我,我走过去说:很好~我觉得我应该给一个。

我和那个当众表白的男孩在一起。当然,其他女孩后来也走进了他的生活。

我们偶尔会见面,开玩笑,打架,就像我所有的朋友一样。如果有区别的话,那就是别人在我无聊的时候可能没有时间,别人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可能不会逗我笑。他是我最好的异性朋友。很少有事情我不告诉他。他应该习惯了看到我大大咧咧,对很多事情都没心没肺,对感情细腻敏感,有时候神经质。我在他面前并不邋遢。他大概从来没想过我是女生。

除了这次,我是因为感情才难过的。我想在我们学校角落的草坪上呆一会儿。我抱着膝盖,把头埋在怀里,心里难受。呆了一会儿,眼泪湿了我的袖子。不远处,一个整洁的男孩走过,身后有一个女孩。我抬头看着他们,模模糊糊地看到那个男孩长得很像他。男孩同时也注意到了我。女孩看着我,径直走了。我意识到是他,我不想因为我的生意让他不开心。我收起悲伤,假装只是坐在这里。他走到我面前,蹲下来,很关切地问我:你怎么了?没什么,我回答。你为什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我还没说什么,但是因为他的关心,我被我眼里滑落的泪水出卖了。我几乎不伪装自己,除了难过。看到自己一直很开心,就哭了。他突然紧张起来,想知道我为什么难过。我只是不停地催促他去追她,别烦我。如果他看到我一句话也不说,我不会责怪他。如果他放了那个女孩,他应该有麻烦了。然而,对他来说,我不开心似乎更重要。如果我是那个女生,我会在他和我说话的那段时间,坐公交车,上火车去别的城市。

有人问我,我们的关系怎么会这么好?我想试着让他感觉好点。也许对他来说也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