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的作文 桃谷绘理香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我妈妈

文本/张艳华

我的母亲曹1945年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他10月4号刚离开我们。荒野里有新的坟墓,我死的时候泪流成河。

第一个母亲是个痛苦的人。她6岁时失去了母亲。由于生活艰苦,衣食无着,她年轻时经常挨饿,陷入胃病的根源。因为这个原因,我妈几十年来一直不能吃生冷肉,稍有不慎就会胃疼腹胀,患上胃病。特别是老了以后,经常胃病,一年要给几次流质,饭量越来越小。因为胃病,我的慈母营养不良,面黄肌瘦,体重只有70斤。

我一年到头都不在妈妈身边,因为我在外面工作。我知道我妈有胃病,但我一直觉得没事,就吃点药,给我输液。每次回家我就给妈妈带点软食。母亲极其节俭,有好东西就经常储蓄。这个一直拖着,导致越来越严重的胃病。

瘦妈妈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不管生活有多艰难,不管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幸,我妈从来不退缩,从来不说一句消极的话。记得2012年,我妈因为胃病连续八天吃不下饭,导致血糖升高。在省四院住院半个月。当时我妈躺不下坐不住,每天需要输液15个小时。母亲默默地忍受着,没有喊叫。这些年来,我的母亲饱受病痛的折磨,但她从未因痛苦而哭泣。

今年九月初,我妈胃病复发,吃不下饭,就去她姐家输液。过了几天胃病就好了,因为极度虚弱长了“束腰蛇”。豆子大小的水泡带通常从左后上方斜着穿过左腋窝延伸到左胸部和乳房的下部,就在心脏处。大家都没见过这种东西,以为是普通皮肤病。另外,由于一开始不疼,他们随便给老人敷了几剂药水和药膏。但过了几天,疼痛开始越来越厉害,难以控制。我带妈妈去祖传的针灸拔罐治疗疱疹的诊所,第一次有效,第二次无效。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给母亲再输液。10天后,妈妈的痛苦减轻了,但是没有治好。我们三个没日没夜的守在妈妈身边,不停的给她按摩,但是没用。看着妈妈痛哭流涕,除了安慰,我们只能偷偷流泪。

这一个月来,我妈一直吃不下饭,最多只能喝几茶匙奶粉。肚子里全是止痛药,身体里全是药水,所以营养严重缺乏,那哪里还能维持生命?10月4日上午,忍无可忍,再也支撑不住的妈妈,一言不发地给我们留了几口气。

8点多前,阿姨来探望,妈妈很开心。她一边输液一边和姑姑说话,头脑很清醒,说话有条不紊,问叔叔的伤势和孩子的情况。我们认为它越来越好,越来越放松。但是谁知道这是暂时的呢?

母亲勤勤恳恳,勤俭持家,诚实善良,待人和善,性情柔和。她从不与任何人脸红,赢得了全村人的尊敬。

葬礼期间,我们兄妹日夜守护着母亲的灵。回想起母亲的苦日子,我们泪流满面。我热泪盈眶,为母亲写了三篇悼词,贴在土墙上安慰慈母。

恶业之母,我们会永远想念你!

回忆我的母亲

正文/周罗福

如果我妈妈还活着,她今年就100岁了。虽然她在93岁的时候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她的声音和笑容经常在我脑海中闪过。

1916年,我母亲出生在苏仙区马头岭乡太和村高车罗家的一个富裕家庭。奶奶生了六个孩子,可惜死了五个。只有母亲健康成长,成为家中独生子。因为爷爷早逝,妈妈是奶奶带大的。我妈16岁那年,以优异成绩考上衡阳女子中学。毕业后回到郴州,被聘为三师附小(现九湾小学)小学教师。

1949年郴州解放后,我妈等学校老师成为新中国第一批人民教师。因为她负责教学,教学水平很好,所以很热情,很受同学们的喜爱。

在那些风雨飘摇的岁月里,母亲的不幸是常人无法想象的。1957年开始反右斗争,大字报泛滥。母亲被诬告殴打致死。那年我才4岁,在教室后面的幼儿园上学。一天中午放学,我刚走出教室。一群大学生喊“打小右派……”冲向我。他们的拳头像雨点般打在我身上。我被打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大声哭,幼儿园老师不见了。我花了一段时间才从地上爬起来。身上全是灰,我哭着喊“Mama……”回到家,我妈看到我被打成这样,心里扭曲。她把我抱在怀里,哭得像眼泪一样。我看到妈妈哭得那么伤心,但还是不哭了。她用手擦了擦眼泪,安慰她说:“我妈不哭了。如果他们再来打小右派,我就躲在教室里。”妈妈见我那么懂事天真,把我抱得更紧,哭得更伤心。这件事成了我妈一生中最痛苦的回忆。每当提起这件事,我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1962年夏天,母亲去槐树下火车站对面的一个农场打工。暑假的时候,我也来农场陪妈妈。我每天都去河里游泳,抓鱼摸虾,玩得很开心。一天午饭后,我妈检查了我的暑假作业,发现我的作业比较马虎,很不开心。“你在河里玩了一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完全不合适,要重做。”她越说越生气,把我的作业撕成碎片。老板不高兴了,心想,反正我也不会再做作业了,赶紧跑出去了。我想起我妈把我的作业都毁了“那么努力”,我又那么火,就在外面呆着,晚上不回家。这时候我妈着急了。外面很黑。荒山里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外面呆着?前几天野猪来到西瓜地里。我妈只好好好哄我,说了一堆好话“ ”,最后把我“ ”骗进屋。我上床睡觉,我妈关上门就变脸了。我从没见过我妈这么认真,我很害怕。她拿着竹签叉,把我按在床上,给我上了一堂扎实的课“ ”。在竹签下,我也认清了自己的错误。第二天,我又在家里认真地做了暑假作业。我妈查完之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农活回来不久,母亲被调到徐家洞学区房工作,1965年摘下“右派”的帽子。但在文革期间,她被说成是“摘帽子的右派”,被调离教职,下放老家。但当地制作组负责人认为她是“的已婚女儿,洒出来的水”不予接受。她成了一个没工作没户口没饭吃的黑人。她不仅没有生计,连基本的口粮都没有。我不得不带妈妈去小山村,在那里插队,靠我的小口粮生活。在特殊困难时期,母亲们不得不逃到亲戚家” “。她到处借吃的,欠债好几年了。这几天终于挺过来了。政策落实后,被清理出教学团队的教师返校,母亲的伙食和户口解决,退休;对右派的误解彻底平反,她的人事关系又回到了九小学。

母亲是一名优秀的小学教师,她为这个事业奉献了一生。几十年来,她的学生遍地开花,堪称”桃李满天下“。1996年,我妈80岁生日,我为她老人家的生日准备了宴席。没想到她的一群学生从世界各地来到郴州参加同学聚会,他们打算邀请他们的母亲参加。得知母亲生日后,学生们也来参加生日庆祝活动。他们怕老师认不出自己,就牵着妈妈的手,一个个说着自己的名字,妈妈笑得很灿烂。师生一起讲述一年的学习场景,美好的时光是无穷无尽的。当学生们把香花送给母亲时,观众们热烈鼓掌

我妈妈

文本/赵琪

前段时间突然梦见去世多年的母亲。在梦里,我总是和她一起旅行,当我来到一条小溪时,我突然看不见她。这个梦重复了几次,心里有些慌。我给老家的二姐打电话,让她给我爸妈上坟烧香。二姐同意了,跟我说老政府说要建川藏铁路,动员父母的坟搬到别处去。我心想,我妈妈是来向我告别的。

那时,许多童年的记忆浮现在我们面前。

我在川西平原的一个小县城长大,父母都是县干部,母亲在县委组织部当处长。成年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给我留下了近乎严厉的形象。我们有五个兄弟姐妹,母亲对我们生活的细节要求非常严格。她一定要饭前洗手,吃饭时不说话,客人来了不上桌,不大声说话,睡前洗脚。我小时候很调皮。我经常遇到一些麻烦,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我妈妈的教训。有时候鸡毛掸子在我屁股上冒烟,钻心的疼让我大声哭。每次被打,我都恨妈妈。我最大的想法就是长大后认不出这个妈妈了。

现在,我正从中年走向老年。说也奇怪,回想起我妈,我十几岁的时候很多事都不在乎,现在却记得很深。

大概10岁的时候,有一年夏天,我在家突然发高烧。那天雨下得很大,我躺在父亲的背上。我妈拿着小雨伞带我去县医院。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一瞬间,我路过县粮食局的高坡,看见我妈在我身边,后背全湿了,雨水从衣服下面哗哗地流出来。第二天早上,我从昏睡中醒来,看见妈妈坐在病床的另一边,和一个护士静静地聊天。后来才知道,我妈在我的病床前呆了一晚上。

有很多小事浮现在脑海里。我年轻时缺少阅读材料。在我看来,最好的地方是县城的小新华书店。放学后,我经常在那里闲逛,但我口袋里没有钱,所以我只能看着我的书叹气。一天,一本漫画书《高玉宝》来到书店。我很想要,就鼓足勇气去找我的打工妈妈,向她要了15美分。让我吃惊的是,我妈从钱包里数出钱递给我,我高兴极了。需要注意的是,那时候几乎是全家人的一顿饭。我上中学的时候,有一天下着小雨。放学从教室出来,看见妈妈远远的向我冲过来。她看到我就给了我一张当时正在上映的电影票《创业》。妈妈给了她一张票,她在电影开演前半小时赶紧给我拿来了。于是,我在同学羡慕的目光中骄傲地奔向电影院。高中的时候,父亲因为所谓的”政治错误“被开除,母亲也有牵连。她不能在县委组织部工作,但她可以选择一个喜欢的单位。那天下午,我妈在院子的台阶前用木盆洗衣服。我路过的时候,她拦住我,揉了揉衣服,告诉我她已经决定去新华书店工作了。我很开心,这样我可以更方便地买书和看书。其实当年从县委组织部调到新华书店站柜台会让人议论纷纷。两年后,我被大学录取了。有一天,同宿舍的几个同学谈起了傅雷翻译的新出版的《约翰&米德多》;“克里斯托弗,说得很紧,买不到,我会写信给我妈妈的。半个月后,我妈送来了六套书,我们宿舍充满了欢乐。

我想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感觉,不管他们的父母小时候对我们多严格,我们当父母的时候,我们老了,他们记忆里留下的永远是他们关爱的一面。这就是善良和亲情的力量。最重要的情感不是怨恨,而是对爱的深深感激。

我妈妈

正文/何世华

寒风凛冽,雨一直下到冬天,一些雪花似乎落下来了。

在寒冷的季节,一位美丽的母亲生下了一个哭泣的婴儿。宝宝睡着了,还咬着奶头,妈妈的心就耸动起来,露出一丝安慰。她紧紧地抱着婴儿,睡在燃烧的壁炉旁,烘烤着她颤抖的身体。她家生活贫困,房子潮湿阴暗,默默忍受着贫穷。

这个没上过学的年轻妈妈,在豆大一个字都不懂。她没有学名,却有着一个村姑最美的出生名字”梅“。梅生的孩子,哭个没完,睡着了还咬奶子,就是我。我妈妈是我开始学中文以来的第一位老师。她是一本无字的书,深深扎根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永远记得。后来才知道,我的”尖端“教育不是在大学校园里做的,而是在我妈膝盖上做的。

出生日期,家住远山灵冲村,父亲上小学,可以给村民登记婴儿,也可以用60岁帮亲戚朋友算利益,自然赢得亲戚朋友的信任。父亲教我写”日月水岩田土“,也教我读”生命之初,性本善……“。只是因为大跃进时期钢铁烧木炭的时候煤灰呛到了我的肺。有时候,父亲在床上双手捧着头,撅着屁股,咳嗽个没完。这时候我妈经常背过身去,用手擦眼泪,我妈承担繁重的工作是很自然的。她操持家务,煞费苦心,在一所短短的房子里住了半年。从她记事起,她妈就不怎么说话,也不知道晚上几点睡,早上几点出发。她一整天都很忙,从未停止过。而且脸上永远挂着笑容,支撑着弱小的生命,维系着破碎的家。

不知不觉到了上学的年纪,我妈在一个叫虎穴的保留地种了一块青麻。秋收时,她剥下青麻,用火灰浸湿,纺织,缝成麻袋。每天上街,她都步行12公里去卖,交学费。当时觉得山村的冬天好冷。我赤脚走在去学校的冷路上。自然没想到会戴帽子穿袜子。我妈妈很伤心。她忍不住蒙上眼睛。她熬夜给我做了双布鞋过冬。我吃不饱的时候,我妈就把糠汤拿出来,吃的特别好。但是第二天,我解决不了屎。我细心的妈妈看到了路,赶紧把我扔到椅子上。她亲手从我屁眼里挖出了难以消化的谷壳。我轻了很多,但是我妈的眼泪一颗颗的流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她从楼上举起一个扭曲的牛皮筐,烧掉壁炉里的皮毛,把牛皮筐煮了给我和哥哥吃。当时我和哥哥一连吃了三碗。当我们看到我和哥哥好饿好开心的时候,妈妈心疼的哭了。当了爸爸之后,我深深的感觉到孩子小小年纪就被残忍的饿着,会让你心疼到想哭。我妈当时就流泪了,痛苦和解脱的眼泪!

中学在一个叫清水江的林业局职工子弟学校。它睡觉有火有草被子没有蚊帐,炎热的夏天让蚊子咬。学费主要靠我妈上山挖药材和我奖学金,然后靠她自己上山烧炭砍柴卖给学校食堂。我从来都不敢和同学比。那时候的艰辛就像眼泪和滴血。现在回想这些痛苦,还是觉得自己像一把刀。

在一个几百户人家的小山村里,只有我一个人读完了中学,考上了省属高校。我充满野心。我父亲让我辍学,因为我家很穷。父亲还说省城没有林区的中学容易。能不能给食堂砍柴烧木炭卖?如果在家不上学,可以赚点收入弥补家里,甚至供弟弟妹妹上学。妈妈平时很沉默,这次没有遵守。她给出了几个理由,但父亲固执己见,母亲泪流满面。

逆境解释了世界的艰辛。生活中的落差填满了真正的石头,没有一条路不累,不累,不磨到底。想到父母已经为全家努力,不能再依赖父母,我把读书的欲望深深埋在心里。我相信”机会往往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后来的考试中我真的如愿以偿了。

父亲早年因病去世,原因是家境贫寒,无法治愈。父亲走后,母亲的身体不如以前了。但我一直担心和弟弟妹妹结婚,直到油尽灯枯。

她九月份生病了。那天,她从楼上捡了些玉米骨头生火取暖。当她到达壁炉时,她的母亲突然像一个沮丧的球一样倒下了。从此,她在病榻上长命百岁。然而,母亲在临终前从未呻吟和乞求。那天,我给妈妈剪脚趾甲,才发现普通人的脚趾都是用五根手指连在一起的,各有各的。但是我妈妈的脚趾粘在一起了。我不能剪脚趾甲。很难想象我妈在前山是怎么熬过这几脚的。这时候我妈感冒了,知道要尿尿了。我抱起妈妈,在”漏大便“上撒尿。只滴了几滴,就完全没尿了。

回去工作没几天,突然接到妈妈去世的电话,突然感觉晴天如雷。跌跌撞撞地打开办公室的门,盯着眼前,妈妈的笑容出现在我迷离的泪水中。当我睁开眼睛寻找一个真正的母亲时,一切都是虚幻的。……到家的时候,我妈已经在棺材里了。这个无法忍受的现实让我崩溃了。

母亲以”梅“的本名生活。写碑文的时候,我们兄妹要求写下母亲的姓氏,就是王。村民称女方” “,故称”王的梅“,母亲活了七十岁。

如今,当我看到一些满是儿孙的人,依然依偎在80岁高龄母亲的怀抱里,享受着母爱的时候,我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如果我妈还在……,我现在能说什么?只有在即将步入新婚之年的时候,回忆起母爱,在心底的尘埃下跪到九泉,呼唤”梅“——我的母亲!而我的母亲和母亲慈祥的面容,只有旧梦依稀……

我妈妈

正文/郭

我的母亲朱,医生,早年师从于我爷爷,在40年的医疗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说到为什么能看到患者的生活习惯,我妈笑着说:”这是中医的特点。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看人的年龄、面容、步态、举止,闻闻气味,听听语速、语气,再问职业、过去的医疗,病人基本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

我妈说中医强调整体:”一个恶性肿瘤患者来了,人家问,‘能治好肿瘤吗?’我说,治不好。我面对的是病人,不是肿瘤。通过调整你的脏腑经络,我可以让你过上没有痛苦的滋润而有活力的生活,照常吃喝睡,从而达到人类肿瘤‘共存’的状态。如果最后能活到七八十岁,和正常人有什么区别?“

现代人生活在各种导致肿瘤的因素中,比如空气污染,饮食不良等等,可谓危险。妈妈说,别怕,人体内有”致癌因子“也就是制约癌症疾病的因子。中药通过激活、改善和加强癌症控制的因素,延缓肿瘤的转移,限制肿瘤的发展。

母亲把自己多年的治病经验总结为两条原则:一是坚持中医辨证。也是发烧,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第二,掌握情况,引导。病因无非内因:七情:喜、怒、忧、思、悲、惧、震,外因:风、寒、暑、湿、燥、火。外因中的前五恶会化为火伤人,说明人体有抵御邪灵的本能。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旺盛的代谢功能和身体抵抗力。

母亲强调,强者要除恶,弱者要健康。也就是说,体质强的人主要是祛邪气;体质差的人要补气,提高身体的抵抗力。

在过去的40年里,我妈妈说当我不能填饱肚子时,营养不良是很常见的。现在不缺吃不缺喝。喝多了吃多了的人更多。胃肠紊乱、脂肪肝、高血压、中风等疾病向你袭来,尤其是肾虚。

肾气不足包括疲劳、嗜睡、手脚冰凉、盗汗、低烧、不孕不育等。所以我妈告诫大家不要”以酒为浆,而要肆无忌惮“,也就是不要把不合理的习惯当成常态,要戒掉酗酒、熬夜、嗜辣、过度劳累等不良习惯。

说起现代人不孕不育越来越多,我妈说现在人精神压力大,愁伤脾。脾胃不和,气血不旺,但任何寒凝血瘀、痰湿侵袭子宫,都会导致女性不孕。而男性肾虚导致精子质量差,是导致不孕的主要原因。

妈妈给人的第二个建议是”禁欲“。本来正常饮食是可以藏肾之精的。如果失去太多,肾气无法弥补。对于压力大的城里人,我妈给的第三个建议”知足吧“。她说每个人都有好胜心,但必须是脚踏实地

最后的建议是”维护“。母亲说:”人过了40岁,大部分阴衰。如果你不滋养肾脏,你的健康就会无效。“

我妈妈

正文/董

说到我妈,我觉得她已经履行了一个母亲的所有责任,具备了一个母亲应该具备的所有素质。

我妈41岁。我清楚地记得我妈妈打算锄头,给马带些草来吃。因为爸爸不方便照顾我,妹妹在读书,妈妈只好送我去外婆家。但是我奶奶当时的思想有些古老,就是有点所谓重男轻女。她不想带我去,但是我妈没办法,只能挑着篮子带我去上班。但是,到了外地,不知怎么就拿到了。我好像从篮子里爬出来摔了一跤。具体原因我记不清了。当时我哭了很久,可能是因为当时摔的原因,我还是有疤痕的。我妈本来要带我去看医生,但是我回到家就不哭了。妈妈还是不放心。当她接我准备跑去医院的时候,奶奶突然出现了。”你打算怎么办?去,帮我抬玉米机,我一个人抬不起来。“奶奶厉声说道。这时候我妈急了,就跟奶奶说了她要做的事情,以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她说得很简洁。然而奶奶还是听不进去,隔着声音唱;”去哪里,我觉得她挺好的。如果发生了什么事,她会哭到现在。“这时,我看到妈妈的眼睛湿了。但是,我妈忍着,把我轻轻放在床上,然后跟着我奶奶抬机。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母爱,也是我最难忘的母爱。

我九岁的时候,妈妈几乎每天晚上都看我的作业。但是,我当时看不懂。我一做作业就睡觉。每次过了9点还没完,我妈就会从厨房里拿一小块柴火当”指针“。叫我伸手,然后一边骂一边叫一边严肃的说:”谁叫你睡了,我叫你再睡,我叫你再睡,“。当时我并没有缩手的感觉,因为我妈说我缩了就打一倍。但是,每次演完戏,她总是含着眼泪对我说;”看你下次敢不敢。“那就给我擦药吧,那时候我还没吸取教训。但是,一提到作业,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总是睡觉。

可能是因为疼吧。我从五六年级开始努力学习。我的作业会在九点之前完成,九点之后就完成不了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被打过。那时候我才真正明白,妈妈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进步。

虽然我妈不再每天看我写作业了,但我总觉得我妈一直在我身边看我写作业,一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