咀嚼春天 ,写文: 方华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刺痛前后,一场雷雨终于唤醒了蛰伏的春天。一场小雨过后,当你走到园冶,你会看到山坡上的地衣,在松软的土地上泛着玛瑙般的光泽。如果你准备好了,手里拿着一个篮子,用不了多少时间。

地衣,因为它的形状像小耳朵,大多在山野雷雨后出现。在我国也叫“ Leier ”。村民们的才华和诗意的名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在大地上倾听春天,等待那些拾起春天脚步的人。

小时候捡了地衣回家。我妈把草根里的枯叶和碎石一点一点挑出来,在门前的池塘里一遍又一遍地冲洗。清炒或清蒸,春天的爽滑土味就会进入我们的肚子。

野菜是大自然在春天送给我们的第一份礼物。住在钢筋水泥的城堡里,连泥土都越来越见不到了,野菜诱人的味道也逐渐成为一种芬芳的记忆。

摘荠菜,挖野葱,打马兰头,收马齿苋……小时候,我提着竹篮在春天里疯狂奔跑,快乐填满了我的记忆。农村孩子自然是采摘野菜、采摘野菜、采摘春天的能手。

记忆中世界的美味属于饺子,妈妈包的荠菜。从集镇上买的一点猪肉,加上几块豆腐干,用我们捡回来的荠菜切碎包好。饺子没有在锅里煮,已经满满的香味,吸引着我们的孩子赶紧挨着锅,不停地在雾里舔小鼻孔。

香椿三月发芽,国槐四月开花,春天好吃。有爬树能力的孩子,小猴子一般会跳起来爬树,摘嫩香椿头,摘白槐树花。当他们回家时,他们是一道美味的菜肴。现在,每当我吃香椿头炒鸡蛋的时候,心里总会有一股浓浓的乡愁。

如今,吃野菜并不难,但味道似乎总是有点淡。有人说是人工种植,刻意繁殖总不如自然生长香。我感觉我摘的野菜总是很香,因为无论你在味道上多么努力,都不会有感情包含在里面。精致的菜肴和拼写永远不如母亲随意的陈方。

“荠菜花从春天到西头。”春天野菜的香味至少给了我一个借口,让我重温一些品尝春天味道的美好时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