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冬天的梦想 、发稿人: 何竞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眼部用品

2003年盛夏,我23岁,大学刚毕业一年。我在发电厂工作。我专业对口,工资待遇好,工资稳定。看来我的人生已经走上了正轨。之后,只要我一步一步走,一切都会顺利。

我以为可以瞒着世人,没想到演技这么差。

那天晚上,我从电厂回到老家,很久没见的闺蜜约我去看电影。她带着她的男朋友。男孩看到了我,没有跟我打招呼,一次又一次奇怪地看着我。然后,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何晶,我们两年前见过。与那段时间相比,你的外表几乎没有变化,但你眼中的光彩却不见了。

因为这句话,下一部电影里说的话,我完全没有念在脑子里。我坐在黑水剧场,想了想,哭了,又想,又哭。我才23岁,好像用了半辈子。我有一份一点都不喜欢的工作,一天就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复制粘贴“”,没有任何的改变和创新。

等电影结束后,闺蜜的男朋友看到我红肿的眼睛,满意地点点头,再次预言:你还年轻,一切皆有可能,好好想想未来。

于是,我的眼泪又一次爆了。

八月那个凉爽的夏夜,男孩一字一句地对我说:你可以扔掉不喜欢的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不喜欢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下定决心放弃工作,去四川大学申请文学研究生。

检修物品

回顾考研,我没有辞掉电厂的工作。虽然很早以前我闺蜜的男朋友就劝过我,他说一心一意准备考研的人,那一年不一定会成功。不破釜沉舟怎么能有竞争优势?

但我也有我的难处。不敢贸然辞职,也不敢让家人承受更多的担忧和恐惧。让我和那些破釜沉舟的人并肩作战。

秋季,电厂进入年度检修季。我们已经规定要早点上班,但是下班时间不确定。有时加班到十点吃晚饭是常事。在现场泡了一天,扛钢管,搬仪器,下班洗澡,就想一头倒在床上,头晕。但是,不,我必须读书。

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正常工作,最晚一点多不能看书,第二天早上六点就得起床背英语单词。第二天早上,闹钟一响,我的骨头酸酸的,我想再多睡一分钟,但我知道这一分钟我也许能多记住一个字,于是我命令自己从混乱的软梦中迅速振作起来,想象背心会到达钢针板——只能向前,不能向后;你只能坐起来,不能摔倒。否则,我会被刺死。

有些执拗的话又长又圆,背了很多遍,脸却很陌生。它们被简单地打成备忘单,一张张折叠起来,悄悄地带到维修现场。在工作间隙,工人们总是有时间偷懒喘气。这个时候正好是复习小抄的时候。

大修进行到一半时,我生病了。

检修工期紧,原则上不允许检修工请假。我只花时间去工厂医生那里拿些药。工厂医生是一位善良的阿姨。她遗憾地说,我这里只有牛黄解毒片。这种情况下,应该去医院输液。

失明文章

我最后学的科目是关于“文学理论”。这是一张薄薄的试卷,融合了中外古今文学理论。答案需要一点纪律渗透的精神,中西古今,战斗如火如荼。看到最后一个大问题已经解决,分数是25分,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问题。我感到紧张和兴奋

两只眼睛不能同时看东西。在“我失明”恐怖袭击之前,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我没有回答最后一个大问题,25分!

如果我真的失明了,我还不到24岁。未来的生活该何去何从?别管它了,当务之急是先把握好这25点!我的眼睛看不见。只能凭感觉写,摸着试卷,挣扎着写完一行,再提一行。也许字迹难看,也许歪歪扭扭,我管不了那么多。唯一让我暗暗喜欢的是,当我强迫自己“只读一次”时,我甚至有了不同的想法:如果我是命题老师,我会的在我考前起草的几道题中,恰好有一道是我现在的工作人员“盲目作答的”。

写下最后一个句号,铃声响起,我心平气和地把试卷递给老师。我没有马上离开,但我稍微坐在座位上。停了一分钟听到了考生的欢呼声:解放了!免费!

他们的声音都挤在我的胸前,充满了压力,却又羞于呼喊。他们在尖叫,为我尖叫和跳跃!这些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声音让我开心,奇迹再次诞生。先是隐约看到黑板,然后是晃动的身影,白色荧光灯管……。我被松了口气的考生们冲昏了头脑,看到了教室外熟悉的暮色、群山、彩绘垃圾桶和满是灰尘的行道树/[/K18。

那个冬天在等待中悄然结束。

春天得知笔试顺利通过,收到了四川大学的面试通知。在第二年夏天到来之前,我已经成为了一名正直的四川大学学生。

梦想就在前方。开始永远不会太晚。一切皆有可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