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和大狼交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如果萧静宜回答是,岂不是证实了他和楚流有暧昧关系?

叶蓁认为他不会承认。

果然,萧静宜沉下脸:“别瞎说!”

叶蓁破涕为笑,站了起来。“臣妾都知道,在太子心目中,臣妾的地位比妹妹高!”

萧静宜:“…”

他说过吗?!

那个叶蓁,做什么不做,偷概念,推鼻子,我的脸就是一套。

他把正在看的书扔在桌案上,问道:“你是为了叶家来找本王的?”

原来这只狗已经知道了。

点点头:“叶家是娘家的臣妾。现在,叶家出事了,这让太子很丢脸。臣妾非常愧疚。但是,臣妾就是这样的父亲。请王子帮助臣妾,救救他们的父亲……”

这时,站在一旁的小白脸忍不住道:“王皓姐姐,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她眼里闪过得意之色,哼道:“你父亲经营不善,不但丢了叶家全家,还欠下巨额债务。这件事导致太子在皇上面前被训斥,欠债二百万银子,太子给你赔什么?”

看着守财奴的脸,不知道。我以为她是夜宫的女主人。

原著中女主找萧静宜帮忙时,在小安百里的挑衅下被萧静宜讽刺。当然,这个小白莲也是端着洋洋得意的架子,在女主面前寻找存在感,导致女主和萧静宜的差距更深。

叶蓁现在想呕吐,当她看到这个小白莲花,但现在不是清理她的时候。

她抬起泪眼婆娑的脸:“臣妾都知道太子清正廉明,为父还债花不起那么多钱。臣妾只是想让太子帮他们一点小忙。在尚书局,他们要求给他们一个

寡妇和大狼交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书号,他们要写一本书……”

萧静宜:“…”

他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我的国王不知道公主还有这个天赋。”

叶蓁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你出来混,总得有个本事吧。”

但是,我听到萧敬义淡淡地问:“可是我不知道王皓写了什么书。国王能读吗?”

啊,这个,这个...

叶蓁想起了萧静宜在漫画里画的丑脸。有些头皮发麻,他怀着愧疚的心说:“臣妾们,臣妾们写了一个传奇的女人的励志故事,旨在提醒现在的小女孩要专注于自己的事业,远离渣男。”

“公主是这么说的……”

萧静宜站起来,捂着下巴走近叶蓁:“国王更好奇了。”

叶蓁:“…”

对于萧静宜那张帅到可怕的脸,叶蓁更是心慌。

难怪原著里萧静宜的文笔让诸神落泪,身边那么多女人吃醋。这个产品完全长出了一张对众生都是灾难的脸。如果把这张脸放到现代,那些粉丝就不会疯了。不幸地...

如果萧静宜现在看到她画的那些东西,会不会当场被打死?

她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难道王子一点也不想帮助臣妾吗?”

萧听了这话心中大喜,心想以的性格,跟萧静宜在一起肯定会很难看。

没想到,叶蓁愣了一下,却扬起一个凄然的笑容:“王爷目光远大,不肯帮助父亲。自然有主权者的道理。臣妾不要被王爷为难,但是...我父亲支持君主多年,也救过他的命。这件事整个天启都知道了。臣妾怕王爷袖手旁观,引起别人非议,觉得王爷……”

她适当地停顿了一下,说:“王子不用担心,臣妾明白国王的苦衷。”

她转过身,只留下萧静宜一个凄惨的身影。

萧静怡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微微皱眉,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这个人是叶蓁吗?感觉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

以前的性格比较强势,有一些大小姐们任性的脾气,对叶家极为维护。看在她父亲的份上,不把王宓弄得天翻地覆已经很好了。为什么是现在...

他恢复了镇静,及时出声:“国王放你走了?”

叶蓁愣了一下,转过头,悲伤地看着他:“王子不用为难自己来帮我,所有的臣妾都明白。”

然而,萧敬义转身对身边的侍卫说:“把尚书局的人给本王找来。”

叶蓁心里笑了笑,用一种虚假的方式说服了他:“王子真的不用为难自己,臣子真的明白。”

“叶蓁!”

萧静怡冷着脸看着她:“别得寸进尺!”

叶蓁赶紧住口说:“既然王子坚持要帮助我们父女,臣妾们先在这里谢过他。”

萧静宜:“…”

他真的很想帮助他们,非常非常执着!

我也听了叶蓁的奉承:“王业真是世界上最负责任的人。我的仆人能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萧静宜:“…”

要不是叶蓁快速的微笑,他几乎相信了!

因为萧敬义的圣旨,尚书局的人很快就赶来了。

尚书局大人看到叶蓁送给他们的漫画,满脸疑惑和冷汗:“王浩,这是……”

是一本书,但是里面画满了画,笔法和画工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说这个内容,保证报告看到了不会把他拆了?

叶蓁深情地把画好的漫画递给了对方,就像是一个孤儿一样:“大人年轻有为。乍一看,它们是未来可以制造的无限材料。这件事关系到我叶家的安危和我父亲的性命。请大人尽快处理。”

他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别人的肩膀:“本公主和王业都对大人寄予厚望,希望大人不会让我们失望。”

大人们被她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一时热血沸腾,把专辑拿了下来。

看到画册上的内容,他还在犹豫,问道:“王浩,有这幅画吗...被王子看见了吗?”

“啊......”

叶蓁十分内疚,急忙掩饰道:“既然太子叫你,他自然看得出来!”

大人放下这个,恭敬地答应:“王皓放心吧,我会尽快处理的!”

过了几天,从《尚书》那里得到了书号,命令叶家的奴才印上千部漫画。

看着大宅里堆积如山的书,丫环迟疑着问:“小姐,这个能行吗?”

“自然……”

叶蓁拍了拍胸口,立即卸下来:“不可能...我还需要一些东西。”

她拿着笔和墨水,在白纸上写了几个标语:“把这个挂在最高最显眼的地方。
“震惊!当朝王爷风流成性,眠花宿柳,凄惨王妃该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

“一代弱女子深入宫闱,四周危机重重,她该如何渡过难关,收获自己的幸福!”

“深扒王府二三事:揭秘王爷与王妃悲惨的婚后生活!”

……

一大清早,天启王城的街面上就被这些醒目的标语占领,众人纷纷围观,指指点点。

“听说这些书是王妃亲自写的,肯定是她跟夜王殿下的事儿。”

“这书我看了,十有八九就是王妃与夜王的私密事,不得不说,王妃真惨啊!”

“还不是王府中的那个小蹄子在搞事,殿下也是识人不明的,竟然帮着小蹄子欺负王妃!”

自从原主嫁进夜王府,有关她跟夜王殿下感情不和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可毕竟是皇家的私事,众人也不敢拿到明面上议论,所以只在背后猜测纷纷。

可现在不一样了,原主亲自下场撕逼,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刺激劲爆的吗?

一时间,叶蓁所画的图册,被人争相抢购,成为王城市面上最金贵值钱的东西。

“小姐,我们所卖的图册,按照您的吩咐,每册十两银子,京中的那些达官贵人,富家小姐们都很喜欢您画的书,很快就被抢购一空,甚至还有不少富商找上门来,要优先订购。”

丫鬟从没见过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喜出望外:“看来,很快老爷就能被放出来了。”

叶蓁却切了一声,摇了摇手指,他们加班加点,才总共印了不到五千本书。

而叶家欠下的债务,可是两百万两白银,这要卖到什么时候,才能把欠债还清?

更何况,她想要的从来都不仅仅是把钱还完,把原主那个倒霉老爹赎出来。

还有叶家的宅邸和钱财,由于被人追债,叶家名下的产业都被官府封了,这才是最关键的。

在原著中,那些债主逼着叶扬还债,把叶扬告进了大牢,叶扬吩咐原主叔叔叶辉筹措钱财,结果叶辉是个老狐狸,嘴上哭穷说没钱,实际早就把叶家掏空了,等到原主亲爹被害死,他才慢悠悠拿出钱来还债,并顺理成章地接管了叶家被解封的产业,成为叶家的老爷。

所以,叶蓁现下要做的,就是把原主老爹救出来,还要把叶家的产业握在手中。

“你去告诉他们,若是撤销对我父亲的控诉,以后这书的生意,就交到他们手里了。”

叶蓁翘起唇,商人无利不往,与其还给他们钱,不如让他们看到商机和希望。

原主跟萧景奕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正好为她的书造势,有萧景奕这个天启第一大流量在,她的书就永远不愁卖,那些富商自然也能看到其中的油水和利润,不会放过赚钱的机会。

原主毕竟是王妃,叶家又跟皇家扯着关系,那些富商肯定也不愿意得罪叶家和夜王府。

所以,叶蓁这边抛出了橄榄枝,他们必然会更愿意合作生意,而不是向叶家追讨债务。

果不其然,得到叶蓁的回应,那些富商纷纷跑去府衙撤销了对叶家的控诉,表示欠债可以以后再还,只要叶蓁以后把书交给他们售卖就行,甚至还有人为表诚意,直接免除了债务。

就这样,原主的父亲叶扬被释放出来,叶家被封的财产,也回到他们的手中。

“王爷,叶家老爷已经被释放出来了,如今已经回到叶家的宅邸。”

护卫恭恭敬敬地向萧景奕汇报,试探地抬头瞧着自家王爷的神色,不禁冒出了冷汗。

萧景奕手中拿着这些天被叶蓁卖的如火如荼的漫画书,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

虽说叶蓁只是盯着王爷和王妃的头衔,写的并不是他们的故事,但……

萧景奕还是觉得不爽!

叶蓁凭什么卖书?

还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比较特殊,跟故事中的男女主一样都是王爷王妃?

外面那些人买的何止是书,分明是他们夜王府的八卦和秘辛,还有他夜王殿下的脸面!

而叶蓁卖的自然也不是书,而是把夜王府当成噱头,卖给富商们当个暴利的商机而已。

萧景奕越想越觉得堵得慌,这个叶蓁,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竟然还有这种头脑!

“王妃在哪儿?”

萧景奕沉下了脸,侧目问向报事的护卫。

护卫擦着冷汗回答:“在、在后院里数钱呢。”

萧景奕冷冷一笑,提着剑就朝着王府的后院直奔而去,果然看到叶蓁在笑眯眯地数钱。

“王爷这是何故?”

叶蓁早就知道萧景奕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没想到他是带着剑来的,还搭在了她的脖子上。

不等萧景奕回答,她又接着说:“王爷武功盖世,想要练剑的话,臣妾就算是死也会陪着,只是……刀剑无眼,王爷这样把剑抵在臣妾脖子上,臣妾若是出事,怕是王爷会伤心。”

萧景奕冷冷一笑,反问:“这些书是你画的?”

叶蓁点了点头,又悲戚地说:“臣妾别无长物,只能想到这种办法来救父亲。”

却又听萧景奕咬着牙说道:“那你还敢问本王这是何故?”

叶蓁故意装傻,天真地眨了眨眼睛:“臣妾是真的不知道,臣妾不过是画了几幅画而已。”

“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这书里画的分明是本王!”

萧景奕将剑尖往上挑了几分,再度咬牙:“今日若不给你教训,岂不让他人看了王府笑话?”

叶蓁却眨巴着眼睛,问:“敢问王爷为何会觉得臣妾画的是你?”

萧景奕一时语塞,又听叶蓁宛如花痴似的称赞自己:“臣妾所画的故事,作为男主的王爷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一无是处,还眼瞎心盲,是个风流成性的渣男,可王爷在臣妾心中,英勇无双,战功赫赫,是这天下间最好的男子,王爷怎能将自己跟那种渣男相提并论?”

不给萧景奕反应的机会,她又抹着眼泪:“臣妾真没想到,原来在王爷看来,自己竟是如此不堪,可王爷在臣妾心里,犹如日月,王爷以后当爱惜自己,断不能有轻贱自艾的念头。”

萧景奕:“……”

这时,有人匆匆忙忙地跑来汇报:“王爷,宫里的李嬷嬷来了,太后宣召您和王妃觐见。
慈宁宫中,太后头发苍白,衣着华贵,端坐在软榻上。

叶蓁跟着萧景奕的脚步,刚走进宫殿中,就看到楚怜跪在地上哭诉——

“太后娘娘,怜儿知道自己父母双亡,如今无依无靠,原还想着能住进夜王府,受到景奕哥哥的照顾,以兄妹自处,可是没想到,王妃姐姐竟然如此容不下怜儿,怜儿还是死了吧!”

楚怜寻死觅活地想要撞墙,一旁的嬷嬷见了,只得上前把她拉住。

楚怜又抹着眼泪哭诉:“如今京中的人大半都看过王妃姐姐的那本书,全都在猜测里面作妖使坏的女人是我,怜儿一个尚未出阁的姑娘,被人诬陷与王爷有私,本就失了清白,以后哪个人家还愿意跟怜儿结下婚事?怜儿活在世上不招人待见,还赖在夜王府做什么?”

叶蓁看着她这番声情并茂的演讲,不禁嫌弃地撇了撇嘴。

这个小白莲,明面上是来找太后寻死觅活的,实际上,不就说自己名声坏了,想要负责?

既能让太后为她出头,找叶蓁的麻烦,又能让太后体恤她,让萧景奕为她负责。

不得不说,一石二鸟,果然好计策,好阴谋。

可惜,叶蓁既然敢画出那样的画,自然是有应对之策的。

太后急忙命嬷嬷宽慰楚怜,抬眼看到叶蓁来了,怒不可遏:“看看你做的好事!”

太后手中拄着龙头拐杖,敲得啪啪响:“怜儿是奕儿的师妹,如今她父亲因为奕儿出事战死,我们皇家本就欠着楚家的一条命,让奕儿将怜儿接回到府中照顾,也是对楚家的一点补偿,怎么偏就你心胸狭窄,连个未出阁的小姑子都容不下?还这样败坏皇家和怜儿的名声!”

在原文的设定中,这个太后虽然心地善良,却耳根子软,被楚怜吃得死死的。

可惜原主是个直女,不讨夫君的欢心,更不得长辈的喜爱,太后对她总是冷言冷语的。

原主喜欢端着架子找不痛快,叶蓁却跟她相反,看到太后生气,急忙上前为太后斟茶递水,还为太后狗腿地捏着肩膀:“太后消消气,臣妾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只管命人罚我骂我就好了,千万别往自己心里去,若是气坏了身子,不仅臣妾心疼,王爷和皇上也心疼啊。”

众人见到她这番反应,均是一怔,总觉得这个王妃——

非常不对劲啊!

以前的叶蓁何曾有过这样热络的时候?对待太后也未曾有过任何亲近的表现。

为何今天这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似的,跟以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随后,又听叶蓁不遗余力地拍马屁:“我们这些小辈不懂事,以后还要太后费心操持着呢,太后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不然这宫中大大小小的事务,谁来管,谁来看着点呢?”

在原著中,太后执掌后宫多年,即便她的儿子,已经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皇帝了,也有了自己的皇后和贵妃,但太后就是不肯放权,所以,叶蓁的这番话,算是说到她的心坎里了。

太后稍微消了些气,又不好对着叶蓁再发火,只能看向楚怜:“你自己说。”

楚怜词穷了,她是看到漫画的事情闹得很大,所以瞒着夜王府来此找太后为自己做主的。

结果太后却没有按照她的设计,给她当枪使对付叶蓁,反而让她自己说。

这不就是让她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指责夜王府的不是吗?

她磨磨蹭蹭了片刻,试探地看了眼萧景奕,才开口:“王妃姐姐,怜儿知道你素来不喜欢我,你想让我搬出夜王府,只管让人来跟我说就是了,何必画出那样的书,坏我清白和名声?”

她从衣袖中拿出那本书,又说:“王妃姐姐可以不考虑怜儿的处境,怎能连王爷也不顾?”

叶蓁疑惑地哈了一声:“书是我画的不假,可怜儿妹妹为何一口咬定画的是你和王爷?”

“我……”

楚怜语塞了,又支支吾吾地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在内涵讽刺我跟王爷!”

叶蓁却叹了口气,感慨:“我还以为怜儿妹妹出身将门世家,却不想竟是这种心思多的人,这书中所画的女角,自私恶毒,手腕颇深,可怜儿妹妹在我心里,清洁高贵,温婉可人,跟这画中的人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怜儿妹妹若是不信我,不如再问问这宫中的人?”

她顿了顿,果然看向宫中的嬷嬷和宫女,问:“我问你们,这书中所画是王爷和楚怜吗?”

这些人自然不敢承认,纷纷摇头说不是,书中的人跟王爷以及楚怜姑娘没半点相似之处。

叶蓁笑眯眯地对着楚怜扬起胜利的唇角:“这就对了嘛!王爷英明神武,俊秀不凡,楚怜妹妹温婉大方,善良可爱,但凡有点认知的人,都不会把书中的人物联想到你们身上啊。”

“难不成……”

叶蓁又抛出了个下马威:“怜儿妹妹住在王府中,表面跟姐姐交好,实际心里藏着别扭委屈,觉得姐姐待你不好?所以姐姐无论做什么,有任何举动,怜儿妹妹都觉着是在针对内涵你?姐姐向来愚钝,若是有哪里做的不对的地方,只管告诉我就好,何必来让太后烦扰呢?”

楚怜这下彻底哑口无言了,以前怎么不知道,叶蓁竟然有这种伶俐的口才!

“可是……”

楚怜眼神闪现出怨毒:“现在外面的人都对怜儿跟王爷议论纷纷,怜儿的名声已经毁了……”

“怜儿妹妹莫不是想说,你的名声和清白已毁,想让王爷对你负责吧?”

叶蓁故意露出夸张的神情,又轻笑:“怜儿妹妹可曾听说过,清者自清,相信以怜儿妹妹的坚强不屈,也不是这种为风言风语所动的人,你也说了,外面那些人都在猜测你与王爷,若你当真嫁给了王爷,岂不是坐实了那些人的议论猜测,觉得你跟王爷当真有私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