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房里的毛巾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这个故事发生在大约十年前,也就是萧郎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当时学校的各种设施都比较简陋,不完善。此外,像学校这样的地方总是令人费解,这与许多超自然的恐怖事件有关,所以任何学校都有几个恐怖故事。故事发生的地方往往是阴气重的地方,比如宿舍、厕所、水房。

你为什么说殷琦在这些地方很重?原因很简单。因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以一种相对平衡的方式存在的,一切都相应地存在。比如女人是阴,男人是阳,这就是原因。所以女生宿舍经常会发生很多奇怪的事情,但是男生宿舍比较少见。

水属阴,火属阳。厕所和食堂里总是有很多排水沟和下水道,而这些建筑往往建在学校偏远的地方,所以这些地方是奇怪事件频繁发生的地方!

像厕所食堂,水房肯定会变成一个很浑浊的地方!张在他们学校的水房是一个像厕所一样的大建筑,男女之间用墙隔开。

水房内部的结构是一样的。有几个用水泥砖做的长水箱。水箱的顶部是一整排水龙头。大约有十几个,一半是热水,一半是冷水。顶部是一个平台,上面可以临时放置一些脸盆牙科工具和其他物品。

大家都知道水房的功能。除了热水,它还是洗衣服的地方。有的人直接接一盆水省事,放在水泥平台上,开始洗头。也有人边刷鞋洗袜子边占水龙头。所以经常会有几个人因为强力水龙头打架。这种斗争发生的比较多,大家都不意外。

每个学校都会有一些渣滓和校长。虽然前者可能学得不好,但脚短,英寸好。这些人中有许多是运动员。张是他们学校的篮球队。他和自己的队员玩了很多漂亮的游戏,为学校赢得了很多荣誉。

要想成功,平时付出足够的努力是绝对必要的。在大部分空闲时间,我和队友一起练习打篮球。只有这样,我的技能才能不退步,完美提升!

那天是星期天,学校没有课。下午,肖凯和队友们打了一下午的球,直到饿得咕咕叫,他们才一起跑到水房把臭汗擦干净,然后去食堂美美地吃了一顿,补充过度消耗的能量。

当他们在那个年龄真的能吃长身体的时候,肖凯让几个队友洗完澡去食堂代替他们,然后他们拿了一壶水开始打扫。当肖凯的头发湿了的时候,他发现所有带来的洗漱用品都被队友拿走了。

“靠!这些肆无忌惮的小气鬼,我不知道我们队长还没说完。”小开笑骂了几句,又开始用手拨弄自己湿漉漉的短发,从而加快头发的干燥。头发上有很多水。小开一直起身,又跑下来撞见小开的衣服。衣服和皮肤站在一起很不舒服。

小开干脆脱下外套放在水管边上,靠着水龙头洗了洗上半身。当他洗完衣服,想穿他脱下的衣服时,他发现自己把衣服挂在水管上,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毛巾

毛巾是白色的,上面有一个穿着海岛和服拿着扇子的矮子女人。肖凯知道这条毛巾很受欢迎。毛巾沾上热水后,女人的衣服就会以上面的图案消失,露出小孩子不能乱看的东西。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赖,竟然拿着这样的毛巾来到学校,丢在水房里

小开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将毛巾取过来,将身上的水渍擦干净,之后又好奇的将毛巾递到了热水管下面,在热水的冲刷下,那个图案女人身上的衣服渐渐消失不见,小开瞪大眼睛,心脏砰砰的跳着,

水房里的毛巾小开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接过毛巾,擦掉水渍,然后好奇地把毛巾递到热水管下面。在热水的冲刷下,花样女子的衣服逐渐消失,而小开瞪大了眼睛,伴随着心脏的狂跳。

又胆怯又好奇的看着图案的变化。

“哎呀~!”一个女孩痛苦的声音传来,声音又短又轻。她听不出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确定是不是听到了声音,或者是谁真的发出了声音。听了一会儿,她看到声音停止了,小开口也没当回事。看她手上的毛巾。由于温度不足,那些衣服已经逐渐“穿回”女人的身体。小开口又一次把毛巾送到了热水管下面。

“哎呀~!”小开这个时候听得很清楚,声音是从他手里的毛巾传来的,吓得小开急忙把毛巾扔在水槽里,赶紧跑到食堂去找他的队友,也是他最信任的铁哥们,告诉他们自己刚才的经历,但他们都半信半疑,不相信。

看着小开口,他带他们去了水房,说毛巾还扔在水槽里,带他们去看了看,但是几个人来到水边,发现毛巾是空的,没有团,只是一条普通的白毛巾!

为了和肖凯一起验证水房里有鬼的真相,几个人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但最后什么也没找到,心里满满的。他们还嘲笑肖凯,说肖凯是个懦夫。因为没有证据,肖凯不得不让他们狠狠地嘲笑自己。最后他忍不住说:“我会找证据证明,我绝对听过那条毛巾讲人话!”。

听完肖凯的话,大家的反应当然是一阵大笑。没人会相信。最后一个人出来说,不管是真是假,不管你信不信,先吃饱肚子很重要。这时大家才想起根本就没有聚餐,于是一大波人又一次杀了食堂,这件事很快就被大家遗忘了!

第二天是星期一。按照惯例,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要早起去操场举行每周一次的升旗仪式。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知道这个仪式意味着什么,它的重要性,所以叫醒铃一响,我立刻起床穿衣,被赶到操场!

当每个人都穿上衣服准备集合时,他们发现肖凯还在被子里睡觉。一个室友用力拍了一下肖凯的屁股,喊道:“你好!张,别睡了!起来集合!”喊了几声,但小开还是没反应。

几个室友好奇的掀开被子,一股浓浓的怪味扑面而来,让几个人捂着鼻子皱起了眉头。然后躺在里面看着张,所有人都吓得说不出话来。现在的张就像一只被泼了很多热水的蔫猪。全身发红,到处可见大片皮肤和被烧掉的白色水泡。有人不小心碰到了张的头,看到了那根小小的头发。

看到这一幕,室友们尖叫着向宿舍老师汇报。很快警察和120车呼啸而过,小轿车被救护车带走。小车开走后,大家在小床上发现了一条毛巾,上面有一张矮子女人穿着和服拿着圆扇的照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