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粱地里抱得美人归 握着他的腰不断地深入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h/

马小姐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

高一下半学期的第一天,陈郁遇到了她。当时,她周围的家长、老师和同学来来往往,来去匆匆。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耳朵里塞着小麦,嘴唇微微动着,唱着不知名的歌。后来第一节课,她自我介绍,知道自己姓马。

马小姐话不多。她喜欢扎马尾辫,穿红色的衣服,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就像和某人保持一定距离。陈郁对这个女孩非常好奇,总觉得她身上有一层神秘的面纱,等着被自己揭开。

被安排坐在陈郁的前面,她歪着头盯着自己的马尾辫。下课时,我拍了一张我前面桌子的照片。

马慧头淡淡地说:“老师还在讲台上。”

全班哄堂大笑,下课铃响了,陈郁被叫到办公室接受思想教育。

陈郁似乎很讨厌那个骑马的女孩。

然后教室里出现了一个奇观,那就是它开始每天在马老师面前背诵,从书本上的习题到天文、地理、历史和人文,最后到外星人奥特曼和小叮当。

尽力耗尽你的大脑和词汇。

“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陈郁说他有危险,并假设他的老同学通常会讲课。“这是一个心理暗示。我一定无聊死了。”

他周围的人群一哄而散,他惊讶于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休息后,陈郁给女孩背诵了一篇每周日记《我的朋友》,马童终于生气了。她一手拿着陈郁的日记,一手指着他。“你厌倦了整天说话。这么有才华,为什么不写小说?泥菩萨也有三分怨气,且不说我的脾气,我就受不了...你好。

最后,她无助地看着陈郁。他爽朗而温柔地笑了:///K12/]大哥,你想要什么?你妹妹怎么了?你能向你的老人道歉吗?”

陈郁低下头,用手指弹奏,左右拇指围成一个圈。“其实我想向你道歉。。\"

马小姐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用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陈郁很着急,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句话也没说。这是什么?于是他愤怒地在马老师的背上大喊:“那你应该向我道歉。”

马小姐没有回头。她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在教室里回响,然后砰的一声落在陈郁的耳边。她说:“傻逼,我七岁的时候,你把我的马尾辫拉到背后让我哭。我十岁的时候,你在我睡着的时候用火烧

高粱地里抱得美人归 握着他的腰不断地深入马小姐没有回头。她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然后砰的一声传进陈郁的耳朵。她说:“笨蛋,我七岁的时候,你在我背后拉我的马尾辫,让我哭了。我十岁的时候,你在我睡着的时候放的火。

掉了我一半的头发。这是天大的仇恨,我会记一辈子的。”

这次轮到陈郁惊呆了。他站在原地,仔细咀嚼着这些话。然后他挠了挠头,咯咯地笑了两声,跟着她跑了出去。

“所以你很久以前就认出我了。”

“白痴。”

“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我在第一堂课上认出了你,也就是我敲桌子的那天,记得。”

“白痴。”

“嘿!你十二岁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搬家的?”

马小姐在门口停下来,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十几秒钟。她想说点什么,千言万语总结成四个字,“白痴,你。”

陈玉珍想被豆腐杀死。

2

陈郁是个好作家,但他不是学校文学俱乐部的成员。

“这个社会如何容纳我的天才?”陈郁昂起头,非常自豪地说道。我心里暗暗腹诽。“必须去六楼。我不知道我最讨厌的是运动。”

“切,你还是个天才,几乎像个白痴。”马老师转过眼睛,把目光转向桌上的校报。她变得焦虑不安。“不知道什么是鱼牙。”

校报每月和每六个月刊登考试成绩和一些关于学校活动的优秀文章。

马老师非常喜欢一个人。他的笔名是“ Yuya ”。她偷偷把每一期《鱼牙》的文章都剪了出来,导致“为什么校报的一个角落经常被剪”一度成为班里的无头案。最后,她不能在大家面前犯罪“ ”,于是她买了一个笔记本,然后……让陈郁把每一期《鱼牙》的文章抄下来。

陈郁用钢笔写得很漂亮。这是这匹马对他唯一的恭维。

[/h/对于陈郁来说,这是他第二次写这些话。那些话是他想对她说的。

Yuya是陈郁的笔名。马的名字是“于”,马的名字是“ ”。

这是陈郁高中时代最大的秘密。他期待看到马发现这个秘密时的惊喜,担心她发现后会生自己的气。

打碎玻璃,又怕她不知道。

就像他心中的另一个秘密一样,他喜欢她。怕被她知道,更怕不知道。

我喜欢你就像童话世界。

[div][div]

为了和文科大二学生马在一个班,她选择了一门自己不擅长也不喜欢的理科。他认为当他微笑着出现在马小姐面前时,她的脸上夹杂着惊讶和感动的表情,她非常骄傲。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极具戏剧性的。

马选择了文科,两人默认分开。

我没有看到马的惊讶和行为,但我得到了无数白眼。陈郁低下头,他的耳朵里充满了无尽的白痴“ ”。

“白痴,你怎么看?”回家的路上,马小姐站在那里,脸颊鼓鼓的,好像真的生气了。她知道陈郁对科学一无所知,她真的搞不懂他是怎么做到的。

[/h/

“笨蛋,赶紧找机会转文科吧。虽然我转文科的时候你给了我很多,但不会比学理科差。”互相挖苦是常事,但是马老师实在想不明白这次为什么这么生气。

[/h/我仍然可以在科学上做得很好,超过你。看这个。”

为了在心爱的女孩面前保持一点自尊,他只是没有换专业,每天埋头在物理课本里,研究大气层外的一颗恒星和地球之间的引力,以及几百万年前地球上的生物。

虽然他每天早上眼睛都是红的,但他牺牲了宝贵的午睡时间,说“我是天才,我是天才”,我剧烈的练牙,并没有提高他的成绩。陈郁的理科生过着非常颓废的生活。

学校按照369的年级给学生贴标签,然后分班级。是九班,马老师是一班。两个人的距离不仅仅是前后桌,还有位置等东西。

差距产生距离,如果差距太大,就会产生自卑。马姑娘每个月都能排名前十,徘徊在400左右。

他开始害怕见到她。每天回家都会拐个弯避开她,然后悄悄地跟着她。马童的马尾辫左右摇摆,让他头晕目眩,放声大哭。

每周一升旗时,他离她的右手几米远,中间隔着两个班。他的眼睛不得不在人群中搜寻很长时间,才能看到马童的黑色马尾辫。

下课后,他将经过她的教室。红色的裙子很吸引眼球,但是周围总是有很多人。他们脸上激动的笑容常常让陈郁想起高中下课后他们讨论“梦游”的场景。

[/h/

他知道她每天第二节课会去食堂买面包和水当早餐,他会偷偷把他买的豆奶放在她桌子上;他知道她周三早上的第四节课是体育课。从窗户往外看,可以看到她在打羽毛球;他知道她总是粗心大意,经常下雨时不打伞。

他知道她的一切,但她不知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