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的村庄 :发表人: 曹茂海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40年前,我当然是一个乡村男孩。我的村庄,柳林湾,笔直地坐落在东山和稷山之间的田野上,像一艘从南向北航行的小船。村子的东边是一个垂直的港湾堤岸,上面长满了茂密的柳树,就像我家乡这艘船的船帆。港湾堤岸的东面是一条弯曲的、浅的、静静流淌的河流。

有一天,我和十几个村里的孩子在港湾公寓玩。突然,港口公寓出现了一条裂缝,孩子们立即四处逃窜。很快,裂缝越来越大,然后泥水从裂缝里汩汩而出。一点点,水涌出来,喷得越来越高,到达张旭。孩子们都惊呆了。

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跑向港湾堤岸,我只是站在那里。当时我亲眼看到地面塌陷,高大的柳树被夹在一个巨大的水坑里。我还清楚地听到村民们从房子里跑出来的尖叫声和村子小巷里传出的疯狂狗叫声。

许多房子的墙壁都有明显的裂缝,村民们以为发生了地震,拥挤地站在港堤上。

柳林湾西北有一个矿,就是野花乡铜矿。听我爸说,矿已经挖到地下河了,就在柳林湾地下。港湾公寓的倒塌和村屋的裂缝都与这条地下河有关。没过多久,省市政府就做出了整体搬迁柳林湾的决定。

没有看族谱,但听爷爷说,曹氏家族起源于山东,后迁到江西瑞昌,再迁到风水宝地柳林湾。我还从大冶文史资料中了解到,民国时期的柳林小学是进步青年学习文化知识、追求进步思想的主要场所。革命烈士曹壮福在柳林小学创办了进步青年读书班。老一辈革命家云、也曾在这里播下革命的种子……

不到两年,柳林湾的村民全部搬到了社会主义新农村。虽然搬迁的地方叫陈嘉垴,但我的家乡还是叫柳林。

柳林湾有十栋两层楼,每栋四单元,每单元三户。大房子的入口是客厅,后面是楼梯间,后面是厨房,厨房的屋顶是打谷场。客厅和楼梯间并列有两个长房间,两层上下结构相同。小家庭只比大家庭少两栋房子。

村民们在单独的房间里拿到钥匙,比见亲戚或生孩子更开心。即使有人目前没有房子,他们都在微笑。有一个胖叔叔,每次有房子就去他家。吃饭的时候,胖大叔拿着一个海碗站在一边,边吃边笑,有时候还会说:“好的,你可以在新房做饭,在新房睡觉。”

他们全部搬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后,刘林村党支部书记袁秀珍组织全体村民在村前的土场上举行了一场非常隆重的说唱大会。当时最流行的说唱社是三句半和快板。四十年后,我还记得说唱会上的一首快板:“一排排杨柳,一排排白杨,一排排朝东的建筑。笑对太阳,日出时阳光普照。银球在球场上转弯,而在训练场杀敌则是忙……”。这首快板是当时的村小学校长曹彦刚创作的,柳林小学345级的每个人都能记住。

当时我父亲是村干部,也是红砖厂的厂长。村民们亲切地称我父亲为“司令”。虽然父亲去世多年,但每当回到柳林,我都会想起值得我永远骄傲的父亲。因为新农村的每一块砖都是由父亲带领的生产队烧制的。

红砖厂建在村南的红土田上,有专门的制砖机械。送到电开关,红土和水被送到方斗口。搅拌后,压好的土慢慢从方口出来,然后切成段。然后,放置一台切割机。当按下电开关时,12块砖被切成了碎片。

不仅要做砖,还要烧。砖窑呈圆锥形,底层有无数小方孔,用于点火和观火。每当砖块被烘干时,它们就会被砖窑包围。烧砖窑的时候,有人开枪,有人喝酒唱歌,有人喝酒,有人磕头鞠躬。

四十年过去了,柳林村的人蒸蒸日上。龙、曹良鹏、蒋家龙、袁家湾四个小村庄连成一片。柳林村位于瓜山、陈嘉垴和后北山。山很美,柳林村就像山中闪亮的眼睛。村子前面,有一个清澈如镜的水池,阳光闪着银光;唐倩是一片碧波荡漾的稻田,身后是红、白、黄三色的月季花。新埠村绝对有“温暖的人村,伊一市场有烟。狗在深巷叫,公鸡在桑树树顶啼叫”。

前年,由冯胜波、曹和村民们一起重建的村活动中心竣工了。活动中心宏伟、宽敞、明亮。竣工那天,庆祝活动简单而隆重。村党委书记曹彦全组织村民看大戏、开晚会。女孩和姐姐们带着孩子从数百英里外的方圆村庄回家,在外工作的人带领家人从全国各地回来。……现在的村庄,不仅是过去的休闲宁静,更是城市的欢乐繁华。

在村里的四十年,柳林的子孙没有忘记祖先的坚贞和艰辛,因为祖先温暖的血液还在他们身上流淌。在村里的四十年,村民们的幸福是厚重而充实的,他们相信未来会更加充实和充实。

端午节回家,住在村前,我有很多想法。突然想到活动中心挂着一副自己做的对联:“眉心照青山晒朝阳;王晨一德,频频添八奇才。”我很开心。有那么一会儿,孙女贤云冲我喊:“爷爷,奶奶请你回家吃饭”,我还是很开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