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繁华的街道 ,发布: 周可迦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一个

那条街叫西街,是当时我们县城的四条街之一。县城不大,但西街挺长的,从四牌楼到两路口有两三里路。当时这条长街分为西内街和西外街。新爱街房屋和居民密集,有大量老式房屋和民居。还有公共设施、公共场所、党政机关、文化娱乐场所等。,如广场、礼堂、县委、宾馆、商店、医院、影剧院、学校、图书馆、文化馆、溜冰场等。,里面很热闹。西外街是分散的房屋和郊区居民。当时,道路两旁有稻田、菜地、橘子园和池塘。有学校、部队、车站、商店、餐馆等。因为两个路口是主要的交通路线,连接县城和两个路口的西街就更热闹了。

20世纪70年代,我县建成的第一座新型住宅在西街(所谓的新型住宅只是相对于旧住宅而言比较简单)。就在妈妈落实政策,恢复工作后,我们和妈妈一起从农村搬到县城。刚开始没地方住,全家挤在爸爸办公室的一个小房间里。后来建了居民楼,我们家分了一套(两室一厨,直通,没有厕所,公共厕所建在居民楼后面的橘子树花园里)。住宅楼三层,一层三套。我记得我们家住在二楼中间。邻居是老巴路,前中央某高官的安全秘书。他是山西人。解放初期,他从北京南下到县城。他曾任县公安局局长、组织部长和CPPCC主席。虽然官不大,但级别很高。当然,他的工资也是我们楼里最高的,甚至是我们县的。然而,他的家庭生活很简单,他的食物也很简单。因为他们是北方人,所以通常只吃面食和汤,比如面条和汤。别人都很善良,总是和气,轻言细语,面带微笑,而我们年轻人那时候经常有话。他的妻子是河北人,开始在新华书店工作,后来成为县图书馆馆长。烫发,穿着得体,优雅大气,不苟言笑,平时很少说话,但她热情地教我们建筑面食的做法,比如煎饼和饺子。他们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的儿子又高又帅。他热爱运动,擅长运动,喜欢玩耍,喜欢打架等带有冒险和刺激的事情。他是一名优秀的篮球运动员,乒乓球大师,也是我们这条街上的体育明星。他们的女儿当时还很年轻,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一张圆圆的红脸蛋,健康、活泼、有魅力。

友社是一个古老的中医世家,是一个大家庭。这对老夫妻有六个孩子,两个女人和四个男人。当时他们也有两个孙子,一共十个人,只有两个房间和一个厨房。那时,他们不知道自己晚上睡得怎么样。然而,他们的家庭有很强的家庭和生活意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严父是慈母,有有序的老幼。当时,他们的父亲已经从家里的一家制药公司退休了,因为他是一名药剂师和一名老医生,他会探索脉搏和开药。即使他已经退休,仍然有许多人找他看病和开药。他不仅医术高明,而且服务周到。他不仅为他人治病、开药,还帮助他人取药、配药、煎药。这样,就有更多的人找他看病。如果有需求,他们就会生产。他们家有一段时间成了加工中草药的小作坊。幸运的是,他们家人口众多,劳动力充足。一时间,晒药、切药、研药、煎药的人忙得不可开交。此外,他的父亲烟瘾很大,他的孩子定期码烟叶、切烟草、卷香烟,以示节俭。虽然很忙,但他们一家人过得很好。它们往往是鸡、鸭、猪脚、排骨,甚至是鸽子、乌龟等等。他们家除了有很浓的中草药味,总有很浓的肉味,经常让我们流口水。要知道,那时候我们城市居民每人每月只有两两张猪肉票,想不出他们那无穷无尽的畜产品是从哪里来的。难怪家里人出门,总是红着头,亮晶晶的。男人头大,心地善良,女人胖乎乎,脸色红润。那时候,他们家永无止境的肉香味也为我们的建筑增添了不少色彩。作为邻居,我们家沾了很多光和油。到现在,家里的老少爷们都聚在一起,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大碗吃肉,大口喝酒,尽情吃饭,满屋都是烟,热气腾腾,笑啊笑啊。幸福的场景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是我当时感知到的关于家庭生活最深情、最幸福的场景,也让我对我们当时居住的建筑有了美好、温暖的记忆。

三楼有三户人家。一个家庭是一对农艺师(后来,男人成了农业局长,女人成了副县长,而女人的母亲和他们住在一起。她妈妈曾经是长沙九芝堂老板家的好人家。当时还是一个大家庭的遗产,她的生活非常精致。他们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很漂亮,尤其是他们家的大女儿,当时正在读中学。那是一个青春飞扬,春光荡漾,风光无限的时代。她纤细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微卷的浅黄色头发衬托出她美丽的脸庞,给她增添了无限的魅力和无尽的风情。一双如梦似幻的大眼睛常常从远处散发出淡淡的光泽,与我们灰暗的建筑和朴素的环境非常不协调。好像她一直在另一个空间,不经意间给了我们那栋楼,然后那个时候,我们这条街上有很多年轻人对她念念不忘,对她痛心疾首,只能俯视大海。后来,他们都私下叫她托尼娅。他们的儿子又瘦又黑,但他很聪明,淘气,擅长玩耍。

一个是军官的家。这位军官非常魁梧庄严,长着一张彭式的脸。他没见过他说话,没见过他笑,也很少回家,但他的妻子带着一个儿子和两个女人住在这里。他的妻子来自天津,说着纯正的普通话,身材高挑,烫过头发,衣着考究,举止优雅。最特别的是她还在抽烟。每当我们看到她纤细的手指把纤细的香烟叼到嘴边,然后吐出一圈圈的烟雾,我们看到一圈圈的烟雾在她面前蔓延,慢慢缠绕到她蓬松的卷发上,又慢慢从她微微上翘的粉嫩鼻孔里喷出烟雾,我们都是又惊又惊,仿佛她就是电影里的女间谍。当时,我们非常担心这位庄严的军官,也为我们担心。但事实上,她是一个非常聪明和诚实的人。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抽烟是因为她患有鼻炎。他们一家人在这栋楼里没住多久。两年多后他们搬走了,然后一个厂长的家搬进来了。

一个是检察长的家,黑黑的,矮矮的,胖乎乎的,常年穿着制服,看起来很端庄。但是他的妻子很高,挺拔,白皙,总是微笑和快乐。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母亲。他们家也是一儿两女。他们都长得像妈妈,挺拔,笑容可掬,尤其是他们的儿子,也是我们楼里的学者,后来考上了名牌大学。

一楼有三户人家。一个家庭也是刚落实政策,从农村搬到县城的暮年男子。听说这个人很苦恼,主要是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太复杂。当时,他们家在香港、台湾省、美国和加拿大都有亲戚。他执行政策的时候,好像是被临时安置在县民政局。当他搬进县城,住在新房子里时,他带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妻子和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女儿。一对妻妾少的老人不遗余力地共同养育了一个可爱的宝宝,这也是当时我们这栋楼温馨独特的风景。没过多久,一个二十多岁的老人的儿子突然来找他,不知从哪里来到我们这条街上。那个年轻人是个男人!他又矮又小,留着浓密的卷发,下巴尖尖的,还有一双贼眼睛,总是散发出神秘的光芒。他花样百出,奇招频出,总是有新的东西,经常有新的花样。一身西装革履,五颜六色,牛仔裤,喇叭裤,墨镜,青蛙镜,便携式大喇叭,随身听,万宝路,骆驼,还有口袋里的各种打火机让我们眼花缭乱。他还有一个绝活,那就是他会变魔术。他经常能随机打出一副有意想不到的花样的扑克牌,花样不断涌现。他不仅会玩魔术,还能随机应变,在社会上、各种场合、各种场景中得心应手,成年后还能逢场作戏。他真是一个才华横溢、久经沙场、老练的人。他充满魅力,充满勇气,是迷人的,容光焕发的。当时,它扰乱了我们的街道,充满了动荡和不安。他当然是那条街上的头牌人物。经常有一群年轻人整天围着他转,他基本不回家。每天总有人陪他出去吃饭逛街。他很享受,愿意被人追捧,被人包围。他曾经是那条街上的风云人物。他父亲搬出镇后不久,就消失在这条街上。后来,他被告知他去了香港。

一个是交通局长的家,他是复员军人。老两口搬走后,他就搬进来了。他们家也是一个大家庭,有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当时都在上学或者上幼儿园。他的妻子在一家蔬菜公司工作,但她经常在家洗衣服。因为他们家住在一楼,所以他们面前有一套水泥公寓。公寓里经常有几个大罐子和水桶。锅和桶不是衣服就是床单。我只看到她整天在那里搓、洗、刷。她的孩子们冲过去帮她提水,晾干。每天,她家门前的公寓都要被晒成好几排。晒干的衣服和被褥都是军绿色或白色的,都是军衣服。他们家的男女老少都穿着军装,不分春夏秋冬,孩子们的衣服都是从旧军装换来的。他们家还是小部队,外人会以为我们的楼是军营。

家庭是企业中一对退休工人的家。他们家有四个孩子,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孩。最大的和最小的是女儿,中间的两个是儿子。大儿子是个傻瓜。那时他大约十八岁或九岁。他不会说话,但他经常发音,不能工作,但他很容易做事。他做的最平常最开心的事就是捡起地上的烟粒。有时候我们走在路上,他会一直跟着我们。我们感到奇怪,试图把他吓跑。他会一脸严肃的指着我们手里的烟,嘴里不停的冒出“哦/[哦,原来他不是跟着我们,而是一直跟着我们手里的烟。他只是想要我们留下的烟头。后来,只要我们看到他,我们自然会把剩下的烟头给他。有时候我们很开心,会把整根烟递给他。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会从口袋里拿出火柴(他经常口袋里揣着洋火),一本正经地点燃香烟,然后很熟练地抽着,歪着脖子悠闲地吐着一圈烟。看着他舒服满足的样子,真的是比抽自己还爽。

一个家庭是一个老寡妇,她是这个小镇的老居民。她过去住的房子被拆成了新的厂房。她是一个勤奋热情的老人。我们大楼的公共事务基本上是她操劳、管理和处理的。有时候,如果有人丢了东西或者掉了东西,她会及时收集或者帮助寻找。如果有人急需什么东西,她也会热情地想办法帮忙解决。她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已经成家,住在别处。第三个孩子已经参加工作,第四个孩子还在上学。她家最有特色的是二儿子,当时也三十岁,在家待业。他文化不高,大概小学毕业,但他忧国忧民,喜欢当家作主,大到国家大事、国际形势,小到邻里琐事、邻里纠纷,甚至孩子的矛盾。他爱评论、分析、解释、调解,常常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常常跑题;他身体瘦弱,体弱多病,但他勇敢而热心,他会热情地帮助任何有紧急和困难事情的人。虽然有时候效果不好,但他总是乐在其中。尤其是他的小兄弟们,如果在外面被欺负被冤枉,他会暴怒,愤怒,拔刀相助,不顾是非曲直,断章取义,不分青红皂白,他会第一时间带领一群小兄弟冲上前去,不顾形势和后果。他是一个心地善良、忠诚、爱结、乐于助人、不感情用事的人。他也喜欢参与其中。他特别喜欢和一群年轻人在一起。他也沉迷于烟草和好酒,但他不怎么喝酒。他经常看起来喝醉了,很困惑。有时他喝醉了醒来,很开心。他会半夜在家里喊京剧,有时候还会操他的京剧,从来不合拍。马上就会导致鸡鸣狗吠,经常会把我们的楼从睡梦中吵醒,所有人都会成为他无辜的听众。在深夜,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祈祷他激昂的歌声能早日结束,也祈祷他永远不要表现出对半夜产生的如此狂热的激情。

我们居民楼的左边是一栋私宅,低矮老旧,只有晚上灯光昏暗。它非常不显眼,也不那么显眼。突然,一天晚上,我们听到了悠扬的小提琴音乐,我们环顾四周,发现美丽的小提琴音乐来自低矮、古老而昏暗的房子。在那个灰色的年代,这个小县城,在这个低矮、阴暗的居民楼里,有着如此美妙的西方音乐,这是一种极大的惊喜、深深的惊喜和极大的怀疑。后来,口琴、手风琴、长笛、二胡,甚至吉他、小号、萨克斯等。这神奇的景象引起了我们的极大兴趣。有一段时间,有很多人看热闹,尤其是在夏天的晚上,他家门前的小公寓经常挤满了人。后来我们知道这个房子的主人是苏阳明,他的名字是“老三届”。文革期间,他分散到农村,执行政策后回到城市。当时我没有安排工作,呆在家里。因为无事可做,我恢复了以前的爱好,偶尔拉小提琴。没想到,这优美的小提琴声,像魔笛一样,点燃了人们对生活的激情,激发了人们对美的渴望,吸引了众多音乐爱好者。他的房子成了我们这条街上一个新潮的音乐之家,他家的门前成了一个热闹的地方,成了当时我们这条街上一个引人注目的景象。

我们居民楼的右边是一个综合体,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大户人家。当时作为一个公家,包括政府官员、政府干部、职工、工厂工人,以及失业的居民,男女老少,十几户人家,大大小小几十口人,仿佛是一个小社会。庭院四周是不同家庭的房子,中间的大堂和天井被改造成不同家庭的厨房和餐厅,里面摆满了杂七杂八的物件。周末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尤其是做饭的时候,家家户户上阵,每天都有锅碗瓢盆的交响乐。当然,交响乐的背后,有着家家户户不同的喜怒哀乐。在这个院子里的许多人中,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绰号“蛾子”的精神病人,三十多岁打扮得干净利落,经常戴着蓝色的帽子,一张白脸,两道浓眉,浓眉下有一双空洞而奇怪的大眼睛。常常莫名其妙,咧着嘴傻笑着点头;或者若有所思,张开嘴发愣。那对爆出来的门牙,就像一只嘴里随时有翅膀在飞的飞蛾。有时候真的是这样,怕飞蛾突然朝自己飞来。他也经常在街上溜达,步履蹒跚,上蹿下跳,眼睛总是期待着天空,两只手不时向空中挥舞,全神贯注,神情凝重,仿佛总是在空中抓着什么东西,大声说着什么,突然又咧嘴一笑,来回微笑,自得其乐。另一个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充满活力。那时,她还在上中学,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一张漂亮的脸,大大的黑眼睛明亮。她经常扎着马尾辫,背着书包,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球,飞过院子的大门和街道。她的身影就像一只矫健的燕子,经常在我们的街上飞翔。有时候,周末和星期天,有一群小女孩跟着她一起拍篮球,一起飞奔。她似乎非常喜欢运动和篮球。她几乎离不开篮球,在篮球比赛中她充满了青春和活力。那时候,她旺盛的青春、幸福的笑脸、矫健的身材、矫健的精气神,是我们这条街上最敏捷的生机和活力,最耀眼的光芒和风景。谁知道,她不仅球打得好,书也读得好。高中毕业后,她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然后去新加坡读书,毕业后在新加坡大学任教。

在我们大楼对面,有一栋砖木结构的两层老房子,很旧,但仍然完好无损。房子的主人是一对母女。母亲五十多岁了。她丰满,整洁明亮,优雅优雅,仍然有魅力。我女儿二十多岁,年轻漂亮,容光焕发,温柔娴静。他们似乎不去上班,也很少去购物。他们通常只是出去买菜,回家挑水、洗衣服、做饭。母女俩很少露面。这要看情况和时代。她家以前不是大户人家,也是小康之家。那时候,我也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平日里,母女二人隐居,门前冷清。但是到了夏天,他们家门前会出现另一个场景,会有一个醒目的景观。当时电器很少,电风扇很少,没有空调。每年夏天的晚上,他们的母亲和女儿都会在他们家门前的台阶上或二楼的吊塔上乘凉。夏夜乘凉时少穿是必然的,尤其是年轻人,少穿是为了保持凉爽。这时,女儿丰满的身材和白皙的皮肤会完全暴露在昏暗的路灯或明亮的月光下。这奇妙的景观似乎是他们的母亲和女儿定期给我们大楼和这条街上的男人的福利。晚上走在这条街上的男人,只要经过,就会信步走下去,有时甚至会分两步掉头。住在我们楼里的男人占了水的便宜,夏天的晚上他们会一直守着阳台。他们不会放弃,直到月亮落下,热量消散,母女俩进屋关上门,关灯睡觉。

那个夏夜,我们这条街上最热闹的地方是苏阳明的家。自从他拉了第一把小提琴,第一首音乐就从他家传来,就像沉睡已久的欲望被唤醒,埋藏已久的激情被点燃。久违的美、雅、味、式、趣…一下子被搅动、触发、打开。人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听到这里,从街道的各个角落,从城市的各个方向,冲向西街,涌入苏阳明的家中。大家聚在一起,渴望交流,讨论,互相学习,一起练习和玩耍,提高和提高。虽然当时大家的技能还比较生疏生硬,水平参差不齐,但大家都热情、热心、跃跃欲试,有兴趣、有热情。其中有学校老师、员工、医院医生、文化馆工作人员、街头音乐爱好者,甚至他在新疆的弟弟有时也会远道而来参加。当时,苏阳明和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陈大虎是最高级别的。他们被转移或委派。当时我们县城的二中、三中、工农中学都有几位上海老师,闲暇时经常聚在一起。几年后,他们都回到了上海。苏阳明不仅小提琴拉得好,音乐知识也最丰富,而陈胡子则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他不仅会吹口琴和手风琴,还会吹单簧管和萨克斯管。独唱和合奏都由他主导。我记得他们当时经常放的音乐有:朱良、晚安、夏夜、回家、茉莉花、哈瓦纳、喀秋莎、我的祖国、新疆的春天、银色的月光、花儿为什么那么红…有时候兴趣来了,陈胡子会唱歌。他最擅长的是《在那个遥远的地方》、《达坂城的女孩》和《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等。每当我们听到这些神奇的音乐和美妙的歌曲,我们都是如此惊讶和高兴,以至于我们完全被迷住了。随即,我和经常一起看的同学菊生、东川商量,我们既要学音乐,也要学小提琴。我们苦苦哀求父母,他们每人花了三四十元去文具店买了自己的小提琴。你知道,那是当时父母一个月的工资。

就像一群人在苏阳明家里玩得开心,玩得不亦乐乎,我们也在兴致勃勃地学习小提琴。悄悄地,一个更加迷人和神奇的万人迷来到了我们的小镇和街道。她是一个迷人的邓丽君。起初,我们只是在华侨及其亲属随身携带的录音机里偶尔接触和听到她,半夜从很远的地方听广播。特别的声音,特别的味道,让我们当时听到就有触电和醉酒的感觉,全身发软发烫。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和国家的开放,邓丽君的歌曲从录音机、录像机、随身听和磁带中飘了出来。有一段时间,甜美、温暖、缠绵、婉转的歌声席卷了整个城市,搅动了我们整条街。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这优美的歌声所折服和陶醉。只记得每家每户都挂满了《小镇故事》《千言万语》《酒咖啡》《路边野花》《在水边》《夜来香》《只是你的温柔》《我只在乎你》还有,在邓丽君的陪伴下,我们也带着t恤、喇叭裤、花衬衫、青蛙镜、电子表、魔鬼香烟等来到了我们的街上。…。此外,当时电影院刚刚放映了大量的港日等海外电影,那些神奇的风景、新奇的画面、熙熙攘攘的场景、浪漫的情节、高楼大厦、俊男靓女、异域风情的服饰和异域风情/【当时,那条街和那座城市的年轻人穿着喇叭裤、t恤、花衬衫、蓝色青蛙和电子表,戴着魔鬼香烟,拿着录音机,听着邓丽君在街上招摇和游行。一个个兴高采烈,容光焕发,陶醉眼花缭乱,真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没想到当时邓丽君和海外的新潮流有这么神奇的力量,让人如此痴迷和疯狂。真是不可思议。我觉得年轻人痴迷时尚,崇尚时尚,追赶时尚,求新求异。其实他们都在寻找真诚、善良、美好、温暖、真诚、幸福、自我、个性和满足。他们只是看起来急,天真,单纯,太急躁,太直白,太急,容易混淆,喜欢跟风。似乎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热衷于看小说,同学们争相阅读《林园》《风暴》《黄金大道》《艳阳天》《青春之歌》《青春万岁》《牛虻》《青春卫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城春秋》后来私下里我们争相传阅《一个女孩的心》《第二次握手》《少年威特的烦恼》《茶花女》《基督山伯爵》《三个火枪手》…,就像柯南道尔和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

后来知青停止下放,恢复高考,大量下乡知青回到城市。当时,许多年轻的知识分子回到了我们的街道,他们饥肠辘辘,四处奔走。到处都是老师,找资料,忙着复习,准备高考;有忙着找关系,找门道,准备招聘;有些人正在尽一切可能参军入伍。他们满怀期待,在恐惧和颤抖中忙碌,在兴奋和焦虑中兴奋,在期待和犹豫中彷徨。也有没有自身条件、健康和社会背景、门道的年轻人回到城市,陷入深深的忧虑和苦恼。他们只能被动地观望。有的人自卑忧郁,整天闭门不出;有的无聊闲散,就是在街上闲逛闲逛;有些人很早就去工厂和企业做临时工和临时工。那时,街上有好一阵子很匆忙。

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家的政策、制度、规章制度不断创新变化。人们的思想逐渐开放和活跃。我们的街道也闻到了新的气息,有了新的变化。大胆好动的人,不甘贫穷平庸,随时准备行动,跃跃欲试,敢于打破旧的风俗习惯,不再墨守成规。我决定闯一闯,试一试,碰碰运气。他们招人、集资、找场地,带头在街上设立作坊、企业、商店。有些人随风而动,开了小商店,开始做小生意,开始做小生意。平日里游手好闲的青年,此时不愿寂寞。利用参观广东、福建、看多彩世界的机会,从沿海地区带回了五颜六色的衣服、饰品、电子产品、电影、磁带等小商品,顺便做起了小销售,做起了小生意。没过多久,机关厂矿企业开始进行改革创新,不再一味地讲奉献、吃大锅饭,也开始讲效率、讲优化、讲激励,逐渐拿到了奖金和补贴。人更有活力,思维更活跃,逐渐变得更积极、主动、勤奋。人们的脚步也快了,街道的步伐也快了,变得更流动、更活跃、更活泼、更有活力、更有朝气、更多彩、更有魅力。无形中,人们的餐桌和衣服都变了,变得更加丰富和明亮。人们的日常生活逐渐变得多样化和丰富多彩。无论是工作、打工、经商,还是退休、上学,当时在改革的浪潮中,在开放的春风,他们都在生成中表现出无限的激情和旺盛的能量,真正充满了活力、热情、激情和能量。那条街也充满了春风,热气腾腾,熙熙攘攘,热火朝天,欣欣向荣,生机勃勃。街上的人和物品越来越多,色彩越来越鲜艳丰富,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时光飞逝,世事变迁,几十年过去了。现在街还在,但是时代变了,事情也变了。曾经在那条街上生活、生活、工作、学习的人,奔波、忙碌、期待、期待、希望、玩耍、玩乐、娱乐、徘徊、犹豫、观望…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安全吗?安全可靠吗?过去的事件和场景…曾经在那条街上生长、繁荣、发芽、繁殖、繁衍、生活、流动、涌动、喧闹、不安、激动、起伏;那些梦想和激情,那些欢乐和快乐,那些美好和甜蜜…;那些日子不好过的人,父母是短暂的,快乐的,悲伤的,苦涩的,甜蜜的,苦涩的,温暖的,寒冷的,世界是黯淡的…;曾经的失落、沮丧、悲伤、痛苦…,都随风而去,消失了,消失了,尘埃落定了吗?

蓦然回首,已是岁月。漫长的过去,突然像一场梦。我们还能想到什么?记得什么?如果我过去偶尔被感动,你还记得繁华的街道吗?

周克佳衡山,2019年12月16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