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天宝水库 ;来源: 刘维嘉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每当我站在大运河森林公园的荷塘旁,总会想起天宝村的池塘。

天宝村位于滏阳河西岸,是我奶奶家的所在地。记得小时候,村子的西边和南边有好几个大坑。村子西边的大坑离老母亲家不远,在西院门口就能看到。这个大坑是村里最深的坑。住在附近的村民已经开垦了他们自己的小花园,里面种植着葱、萝卜、韭菜和菠菜等时令蔬菜。大JIU还在坑里找了个地方撒了些高粱种子。秋天,成熟的红高粱格外醒目。大舅去收高粱的时候,从高粱秆里挑了一些甜的给附近玩耍的孩子。当孩子们拿到宝藏后,他们用小肩膀把它们带回家,像甜甘蔗一样慢慢地吃。其他村民在坑里种了一些黄色的小木棍,只能长到一米多高。金黄色的玉米粒比大豆大。虽然产量不高,但玉米很香。尤其是当你把刚掰下来的小黄棍放进厨房烤的时候,远远就能闻到香喷喷的香味。黄色的细棒都比高粱甜,好吃。生产队没有种植小黄棒,而是在田间种植高产的白棒,后来有了产量更高的杂交棒。在孩子眼里,他们最喜欢小黄棍,喜欢它的香味和甜味。

1963年8月初,奶奶带我从北京来到天宝村。当我经过那些大坑时,我看到它们装满了水。后来听奶奶说:“农历六月初三村开始下大雨,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了。村北滏阳河的水溢出来了,村里的大坑小沟都灌满了水。”从那以后,这些大坑就变成了池塘。自从这些池塘建成后,下大雨的时候,村民的院子和过道里没有水,所有的雨水都流入池塘。

村西这个池塘的面积是半个足球场,南北长东西宽。东侧和北侧靠近土路,西侧是五队的院子。池塘的南侧还有一个条形的浅池塘,紧挨着村里最高的露台。露台上有一口水井,几乎一半的村民都喜欢吃这口井里的水。村子的东边也有一口井。我叔叔曾经跟我说过:“村东的井不如村西的井好。味道很苦,村子东边的人经常来这里挑水。”夏天最热的时候,舅舅和表姐用扁担和黑铁桶把水带回来,放在院子里的大水箱里。水箱上盖着一个木制的盖子,上面有盛水的瓢。新采摘的水清凉唰唰,味道甘甜,不亚于今天的冷藏矿泉水。我大舅和表哥把水带回来,让我奶奶和狍子先喝,然后自己喝,再把桶里的水倒进大缸里。每次老奶奶把井水拿到海碗里,她都舍不得喝。让我先喝。大热天,喝了几口井水,她的心立刻凉了,好美。

这次,我在外婆家住了快三年了,不仅学会了拄着拐杖走路,还在大表哥任教的天宝村小学读书。每次上学,我总是在那个池塘里来来回回。其实你也可以从你奶奶家东门的过道去上学,少走几十步。不过,我还是喜欢池塘边的路。在那条路上,你可以看到池塘、蜻蜓、鸟和青蛙。冬天,你还可以看到被雪覆盖的池塘。每次下雪,池塘都被平原覆盖,只是玩棉花。当时,雪很干净。成年人过去常常把房子上的雪搓起来,倒进水桶和大水箱里。我和三表哥上学的路上很渴,我们也喜欢吃路边的雪,但是从来没有心烦过。

水库北岸有一条东西向的土路,可以坐大马车直达西边的南岩村。道路两边都有庄稼。从村西运河过去,向西走四里多到南岩村,经过南岩村,再走一小段路到外婆娘家的西王庄村。每当老母亲有事回娘家,我就在那个池塘边玩耍,一边等老母亲,希望老母亲快点从那条大道过来。

西岸有几十棵垂柳、槐树和几棵老榆树。春天,老太太经常带我去池塘玩。老太太和狍子一边聊天,一边拿鞋底,在池塘边的树下做鞋子。我和我的小朋友在附近玩泥碗。玩法是把泥巴和池塘里的水混在一起,然后揉成碗状,然后使劲往地上一扔,只听“砰/[老太太以前用柳枝给我做刘地,就是用筷子粗细的柳枝从树上撅起,用剪刀把一端拉直,然后挑选两寸多长的,用剪刀在树皮上画圈剪一个洞,然后用双手反复磨擦。将完整的绿皮管退役后,她用剪刀轻轻刮掉绿皮管一端两侧的绿皮,刘地准备好了。这个做法还没有被忘记,她曾经给孩子做过这种柳树。槐树开花的时候,会爬树的孩子会冲到树下捋槐花吃,有的则拿着顶端扎有丝槽的竹竿,站在树下勾槐花吃。当那些老榆树长了很多钱时,他们的表兄弟们就去用篮子打水漂。当他们回来时,他们给了我奶奶很多钱。她洗完钱后,抓起几根面条和钱,搅拌均匀。他们是在蒸锅里蒸的。蒸熟后,撒上盐。可以直接吃,也可以蘸蒜汁吃。

池塘边黑灰色的塘泥上有芦苇、蒲草、稗草,大道旁的土埂上长着当地人俗称的茅草。茅草的根是白色的,比火柴杆还粗,一段接一段。洗后吃起来很甜,孩子们都叫它甜甘蔗。塘泥上有一种植物,高半尺多,叶子和大韭菜一样宽,根是类似小独头蒜的白色植物,挖出来在最近的池塘里用水冲洗。它尝起来又脆又甜。

池塘里有蝌蚪、青蛙、鲶鱼、泥鳅、鳗鱼和虾。我叔叔家和很多邻居从来不吃鱼,尤其是海鱼。后来我问表哥,他说:“鱼腥味重,味道不好。”其实村里的人过年、盖房子或者遇到红白喜事,只能吃一次肉,这还是习惯。当时村民生活条件很差,经常吃腌菜。我从不做饭,吃肉或鱼。前几年春节,我去看二表哥,他给我端上了脆鲫鱼和脆带鱼。他说:“我是从别人那里学会炖这些酥鱼的。我需要多放点醋,炖一晚上。鱼没有腥味,连鱼骨都酥了。”如今,酥鱼已经成为永年县的特产,广府市有一家真空包装的酥鱼专营店。

男孩子似乎从小就喜欢玩水,池塘也成了我们快乐玩耍的地方。我们经常去那里抓蚱蜢、松鼠、松鼠和松鼠。我还拿起瓦片和碗在水上比赛,看谁能打得远。强壮、熟练的孩子一次能打几十个水漂,有的只打一两个,瓦片就掉到水里了。

在炎热的夏天,这些会游泳的男孩经常去池塘游泳。她们去的时候都让我跟她们一起去,其他女生也跟她们一起去。每次和朋友去池塘玩,奶奶都跟我说:“你腿脚不好,记得在旁边玩。”到了池塘边,让姑娘们背过身去,然后脱下衣服,一个个跳进水里,浮潜一会儿,漂浮一会儿,打一会儿水战,爬到池塘边水面上的一棵大柳树上,跳下来刺一个凶悍的男人。他们都有极好的水,这里从来没有溺水事件。付逸的水质最好,可以从池塘的一边跳到另一边。他也是一个钓鱼高手。他可以进入水中,触摸鲶鱼。摸完鱼后,他把鱼举得高高的,让我们开心地看着它。然后他把手中的鱼放回水里。池塘水面上经常可以看到水虱,体长半英寸,腿细长。它们在水面上停了下来。一旦它们跑起来,它们跑得很快,一眨眼就消失了。我很羡慕这些水虱,更羡慕那些游来游去扎凶狗的小伙伴们。

天气好的时候,蜻蜓经常会飞过或停留在池塘附近的树木、草地、院子和土路上,还有一些蜻蜓会在池塘表面玩一些水。有更大的蓝色蜻蜓和更多更小的黄色蜻蜓。当要下雨时,蜻蜓在低空成群飞行。我和我的朋友经常在池塘边的芦苇和草地上抓蜻蜓。我奶奶不让我抓蜻蜓,说“蜻蜓是好昆虫,专吃害虫。”但是一到池塘,我就忘了奶奶说的话,兴奋地和朋友一起抓蜻蜓。

从前,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棉花。棉花收获后,村民们经常用镰刀把棉秆的枝条剔除,然后捆成池塘,用砖头压一压,浸泡几天,捞出来。剥下棉秆外皮,搓绳子。好绳子有两米多长,用来捆蒜蝎子。剩下的绳子用独轮车或滑板车运到南岩村市场和广府市出售,换一些零花钱

勤快的妇女们,在田里干完活,伺候好大人小孩后,拎着篮子、木棍、“别头”(一种灰绿色的石头,用前放在碗里,用水软化,用来洗衣服)到池塘边洗衣服。池塘旁边有很多地方都用砖盖着。人们来到池塘用这些砖块洗衣服。女人们在池塘边洗衣服,用木棒打,边打边洗,木棒声和笑声在池塘里回荡。许多人还把洗好的衣服放在草地和芦苇上晾干。洗完衣服,他们收拾好衣服和木棍,抱着篮子回家了。冬天,他们也切冰洗衣服。记得十几年前的春节,我带着老婆孩子从北京来看望表哥和老婆。路过池塘的时候,看到三表哥的小媳妇还在池塘边洗衣服。

村民们热爱这些池塘,池塘也愿意为村民们做贡献,仿佛没有它们就没有人能活下去。村里谁盖房子,盖草墙,浇地,用扁担和水桶从池塘里挑水。奇怪的是,池塘似乎与泉水相连,水总是满的。几十年过去了,池塘依然如故。

四十年前的春天,高中毕业在家待业,回到老母亲家。那一天,天空格外晴朗,几朵白云在天空中慢慢地走着。温暖的春风轻轻地吹着,池塘清澈宜人。坐在池塘边的柳树下,只见风在水面上飘荡,碧波闪着金光。春风追逐的涟漪和池塘里的鱼玩耍。水面上有大鱼在画又大又粗的水箭。水箭直转,追逐碧波荡漾的细浪。还有一个大胆的潜入水中观察,身后有一个白色的水柱。当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后,鱼害羞地迅速潜入水中。

那年秋天的一天,在表哥家吃完饭,我在村外熟悉的长满童年脚印的路上散步,不由自主地来到池塘边。月亮明亮地挂在天空,明亮的月光下到处都是庄稼、土路、村庄和池塘。池塘里没有高贵的荷花,荷塘里没有“月光”的意境。只有芦苇、蒲草、稗草,这些看似不起眼却与村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还有温柔的月光从树木枝叶缝隙中投射出来的斑驳光影,陪伴了他们一夜。水下一定有睡觉的鱼。也许你知道你的老朋友来看他们,故意在水下制造噪音,所以你在和我打招呼。不知疲倦的青蛙们,用清脆的、一个接一个的歌声,唱出了代代相传的歌曲,美妙的集体合唱声从池塘里传向四周,弥漫在月光下和整个村庄,成为乡村最美的乐章。

坐在池塘边的土埂上,看到了从池塘走到小学玩耍的场景。突然池塘里传来一阵哗啦声。在寂静的夜里,声音似乎又重又重。也许是鱼?可能是只青蛙。这一声巨响顿时激起了我深深的思念,仿佛又看到了老母亲和獐子在池塘边洗衣服的场景,又看到了老母亲慈祥慈祥的面容。想起那位一直沉睡在家乡沃土里的老母亲,我的眼里不由自主地噙满了泪水,思念的风轻轻掠过我的心头,泪水止不住地涌出……

现在,天宝村的池塘不见了,村里支撑几代人的水井也不见了。那里建了房子,只留下深深的回忆和无奈的叹息。

每每想起天宝水库,想起那口甜甜的老井,想起那位勤劳善良、心地善良的老奶奶,那是童年给我的欢乐。我把它们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内心岁月的硬盘里,它们将被永远珍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