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蓝草花 |写文: 闫荣盛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大别山绵延1000多公里,山峦重叠,沟壑纵横。我的家乡王家铺位于大别山的北角,在金寨县。

二月,白玉兰早早地把树枝挂在河湾的岸边和阴暗的角落里。三月,满山红艳。然后是一丛丛山茶花,一排排桃李,一棵棵梨花。……在这些植被的点缀下,大别山色彩鲜艳,春光明媚。

兰草花不如玉兰花开得早,既没有杜鹃花的极致绚烂,也没有山茶花的甘甜。它们在晚春开花。万物欣欣向荣,茂密的叶子耷拉着,绿色的植物向上奔涌。蓝草花静静地立在草旁和树荫下。细长的叶子用力伸展,不是在杂草和杂草之间,而是最靠近土壤,与其他杂草没有什么不同。它只是平静地拔出自己的嫩芽,一点一点地释放一个冬天积累的力量。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里,在午后的细雨里,或者在黄昏后,它们一朵朵悄然绽放,舒展着半黄半绿的花瓣。那个小红花芯散发出独特的香味。

这种香味不是辛夷的浓烈香味,不是牡丹和牡丹的甘甜香味,也不是商场里各种混合香水的味道,而是柔软的泥土的香味,柏树斑驳的叶子,青草的露水。这种香味似乎被春雨冲走了,就这样淡淡地、轻柔地侵入你的鼻孔,让人永远无法忘记。

如果没有蓝草花,大别山春天一定寂寞。河岸上的一朵蓝草花伴着清澈的水;旺盛的古树根部的一朵蓝草花,依赖昆虫和鸟类;王家铺的一朵蓝草花优雅地点缀着烟花,承载着无数游子的幻境。

春天,王家铺人从山上带回各种野菜、柴火和一捆捆蓝草花,装在主房的玻璃瓶里。夜晚,凉风习习,庭院里充满了清香。记忆深处,有些事、人、时间甚至空间都是混沌的,但月夜下空气中的兰草花香却深埋于心。在一个安静的夜晚,即使你闻到一缕接近蓝草花的味道,你的记忆也会立刻变得清晰、甜蜜和忧郁。家乡的蓝草花,是漂泊异乡无尽的乡愁。

当蓝草花的花瓣开始一片一片枯萎,香味褪去,又变回和其他杂草一样,这就是另一段生命历程的开始。所以它坚守着草的本色,默默生长,藏在杂草之中,吸雨露,积蓄力量。我认为我们的生活应该是一样的,观察季节和规律,顺境中平静,逆境中平静。

高中毕业后,我出去读书,再也没有从家乡度过整个春天。今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和孩子滞留在家乡。那我们就活着吧。

闲暇时,我喜欢看河湾里的水草和小鱼,黑色屋顶缓缓升起的炊烟,蜜蜂出没的油菜花,当然还有令人难忘的兰草花。我带着孩子几次沿着山边寻找蓝草花,但都很难找到。但是看到邻居家的几株植物,整齐的排列在水泥地上,突然觉得有点不那么优雅有趣了。

近年来,外出的人们挖到了蓝草花,带到了很远的地方。几年前我也带着一朵蓝草花离开了家乡。老公用一个精致的大花盆买了适合蓝草花生长的土壤,精心种植。第一年花开花落,接下来几年没有动静。在我最忙的几年里,我每天都很忙,所以我没有时间管理它。婆婆有空的时候会给它浇水施肥。它像花盆里的草一样静静地生长。今年一家人一起回了老家,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枯萎了。我后悔不该把它带到城里。它属于深山峡谷,属于更广阔的世界。狭窄的花盆总是憋屈。

离开王家铺的十年里,我总是在月光下仰望我的家无数个夜晚。此时,蓝草花从记忆深处浮现,依然伫立在幽深的山谷、溪流和遥远的森林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