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毛河 ,作者: 从容看海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那是一场势不可挡的暴雨,把一座城市变成了“千岛湖”。暴雨过后,这条“河”诞生了。我称之为“毛毛河”。

在我的社区北部有一片二三十英亩的空地。听说政府已经征用了,没想好用什么,就闲着。这片土地原本是菜地,地势平坦,土壤肥沃,只有一点低洼。既然是空的,菜农们还是一株一株地种着,绿油油的,绿绿的,只是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涂抹着一种田园般的色彩,很是活泼悦目。

菜地东侧有一条两三米宽的水道,先向北,再向西,最后汇入穿城而过的龙河。平日里,渠水奔涌,平静温顺,但暴雨来临时,它一怒之下,任意填路,漫过庭院,自然过坝。因此,这片菜地是一片汪洋,成为泽国。不熟悉的人以为原来是个“湖”。

我还记得那一天,大雨中,“湖”的水面涨了一层白水,像烟和雾,真的有点“烟波浩渺”。只是一小会儿,一股洪流逐渐出现在“湖”的水面上,越来越急,越来越大。它翻滚着波浪,冲向西方,就像一条桀骜不驯的水蟒在水下翻滚。不用说,大坝肯定已经决口了。

果不其然,几天后,雨停了,水退了,大坝出现了一个四五米宽的缺口,而菜地中间出现了一条“河”。对菜农来说,这不是“自然灾害”。以前被淹过,但没这么严重。但是,即使是严重的,又能怎么办呢?

很快,菜农们又种起了菜地,一如既往地清理干净,但他们不得不离开这条“河”。留不住:堵缺口不容易。再说了,土地归政府,政府不出面谁愿意带头?所以这条新生的“河”日夜流淌,没有任何烦恼。

说是一条“河”,其实只有200米长,只有四五米宽,最窄处也只有一两米;最深的部分可以淹没孩子的膝盖,最浅的部分只能淹没大人的脚踝,真的不叫“ river ”。但是不能叫“深圳”。水镇一定是人工建造的,但却是天然的,没有任何人工痕迹。所以是一条“河”,一条微缩“河”,一条襁褓“河”

它有河滩和急流;“河”宽敞,然后拥挤,“河”变窄,然后卷起波浪。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晚上在水下;它经过一个池塘,原本的死水泛起涟漪,变得清澈清新;当它溢出一片草地时,白鹭扑了进来,四处觅食。菜农用它给土地浇水,孩子玩它,水鸟在这里休息……它自然融入人们的生活,是一条天然的“河流”。

从“毛毛河”开始,到了晚上,我就喜欢跑到露台上静静地待一会儿,听它唱歌,看它倒影,享受它带来的清凉。这一刻,好不容易,很舒服。我对自己说,让它留下来,留在这片菜地里,留在这座城市里,留在我们的生活里。我也很纳闷,为什么这么无能的“毛毛河”能撩动我的心,让我怀旧。

也许,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我们活得太刻板,刻板到几乎凝固。我们不仅用钢筋混凝土建造我们的城市,也用钢筋混凝土建造我们的生活。因此,我们失去了自由,城市失去了它的本质。而“毛毛河”,不仅流淌着清澈的河水,沁人心脾的凉意,还流淌着清新的气息,这就是自由,自由,自然。

月亮下的“毛毛河”真的很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