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名声 ;发布人: 张锦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我的家乡在豫东襄城的一个偏僻的村庄。我的父母在我的家乡被称为父母。前不久回到老家,无意中看到父亲在世时用来做动物的鞭子,让我想起了姐姐哥哥过去常说的一句话——。

爸爸1940年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他的大名是张。他小时候只上过半年私塾。他十一二岁丧父,二十二三岁丧母。他一生都是一个勤劳的农民。20世纪60年代,为了能在一个大集团里谋得一份工作,爸爸十多岁就开始学开动物了。他十六七岁就开生产队了,二十多岁就成了生产队最年轻的老人。他精通驾驶、耕作和耙耕农活。爸爸经常鞭打动物,但他很少打它们。他经常说动物是人,就像人一样。只要我们用它来维护我们的名誉,动物就不会虐待我们。所以,每次出门上班前,爸爸给牛套上后,总是一只一只地拍拍它们的脖子,靠在动物的耳朵边,像许愿一样低声说:“老伙计,现在好好干。我早点结束,收工,休息一个小时。”。果然,当他训练的动物来到地面时,都像是听话能干的农村小媳妇,把牛皮套拉得笔直。爸爸可以按他答应的提前一天收工,然后让动物滚来滚去休息三次,然后带它们到坑和池塘附近水面上干净的地方喝水。做完这些事情后,爸爸把动物绑在干净通风的阴凉处,背靠着附近的一棵树蹲下来,点燃一支烟,慢慢地抽着。

20世纪80年代末,国家实行农村承包责任制,负责任的耕地在家乡按政策转包给农户。当时农业机械化程度很低,成为村民靠动物种植农作物的首选。生产队解散后,家家户户都需要添加动物。为了方便农民购买动物,大队(现称行政村)集体从青海购买了一批野马,运到离我们村100公里的漯河火车站。这是村里历史上没有经历过的重大事件。上上下下,这件事很重要。大队书记派父亲带其他人去接这批

野马。听娘说爸爸勇敢地答应了任务,还拍着胸脯向领导保证没问题。我当时很小,只知道父亲要远走高飞,为村里做一件大事。大概三四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在睡梦中被妈妈叫醒,说爸爸回来了,同时听到巷子里传来很多兴奋的声音,马蹄声和犬吠声打破了乡村夜晚的宁静。后来才知道,路过我家门口的是我爸的马。然后,爸爸帮村里数数,估算每匹马的价格。爸爸已经忙着养马有一段时间了,甚至没有回家吃饭睡觉,怕出什么差错。结果爸爸带回来几千匹马,很多都是按公平价格评估的。这项艰苦的工作不仅受到大队书记的表扬,也受到邻居的表扬。整件事忙完之后,村里给了我家一匹小马,以示对父亲的奖励。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父亲是村里一个有分量的人。

90年代中期,家乡的动物数量迅速增加。基本上,每个家庭都有一种动物,要么是马,要么是驴,要么是骡子,要么是牛。我家有一头小牛,在父亲的驯养下,几乎可以和其他大动物搭配拉犁耙。那一年,就在秋收前,爸爸又买了一只骡子,身体强壮,力气大,虽然是瞎子。我家一个人勉强能耕田耙地,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不需要休息,也就是不需要帮助别人的农民。农历八月十五左右,田里的玉米、大豆、芝麻、红薯等作物陆续收割,家家户户开始犁地,准备种小麦。按照农民的谚语,种小麦的时机是“秋分早,初霜晚,种小麦时寒露”。爸爸打算利用这两只动物,在寒露的时候,轻松地把地拉直,种上小麦。然而,一个难缠的邻居的帮助打乱了爸爸的计划。邻居叫他父亲二爷,二爷是个倒插门的女婿。他来我们村是为了照顾精神不正常的婆婆。他家很穷,养不起动物。看着邻居求助的眼神,爸爸马上答应了他的请求,答应帮家里整地种小麦。那一年,由于天气异常,第一次小牛干重活,爸爸安排先清理邻居的土地。虽然他对早起的把握很紧,但最后还是在初霜前留了一块地,没有种小麦。人误一时,误一年。如果这个季节不能种植小麦,整个家庭将不得不接受更少的食物。当时全家人都觉得爸爸傻。每当娘抱怨这件事,爹就放下那句“做人留名,吐了也舔不到”。直到前年我回家的时候,碰到这个邻居,他还对我竖起大拇指说:“大叔,我二爷这辈子都是真钢板,是个了不起的家伙!”

90年代后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市场经济的发展,爸爸加入了邻村集的牛场(其实是各种动物交易的地方),从养动物转向卖动物。他的主要工作是撮合买卖双方,向他们收取一点交易费。当地人叫它“牲畜”,现场叫它“经理”。说白了就是今天的中介。依靠诚实、忠诚和对动物的熟悉,爸爸很快成为十里坝村著名的动物专家。记得在我们公社(现在叫乡镇)的农村集会上,爸爸一直神神秘秘地比较买卖双方的手指,早上说是几十笔牲畜交易,成交额8000多元。中午,集会的组织者特意请他喝酒表示感谢。从此爸爸成了周边几个乡镇的骡马物资交流大会上牛的主角。

家里最小的我,从小就受到父亲的宠爱。上小学的每个星期天,我总是在前一天晚上做完作业,然后第二天和我爸一起去集市。因为我知道,到了收藏地,不仅有家里吃不到的美食,还有古装剧。爸爸经常带我骑那辆老式的大自行车。我坐在自行车的前梁上,父亲的商务道具——鞭子绑在我屁股下面的前梁上。爸爸用力踩着自行车踏板,两个轮子在沙地上飞快地跑着。就这样,我和我爸认识了他的很多朋友,学到了很多戏剧台词,也学到了他在商界保持信誉的口碑。

随着爸爸名声和口碑的传播,客户越来越多。就连四五百里外大别山的红安、广山、罗山的客户也纷纷来找你,但爸爸从不放松守信的要求。记得有一年农历二十月左右,大雪不断,临近年关,卖牛的都在为过年的钱着急。爸爸说,在牲畜交易中,我家20公里外的一个客户还欠着一万多元。那时候车少,路上雪多,根本没有车跑。爸爸骑了一天自行车,不怕冷,赶到客户家取钱。第二天我在雪地里开车回家的时候,爸爸的黄色军大衣被雪和很多泥浸湿了。他不换衣服就忙着挨家挨户寄钱。爸爸感动客户的同时,也建立了以言传身教为我姐弟俩守信誉的家庭作风。

大学毕业后,我定居在家乡的县城。在妻子和公公的大力支持下,父母和我一起搬到了县城。父母有闲散的习惯。为了让老人有事可做,我开了一个小零售部给老人卖烟酒。然而,好景刚过一年,不幸悄然而至。2001年6月的一个星期天,正好是社会宣传的父亲节,父亲有点咳嗽,医生说吃点药就够了。我和妻子出于孝心,坚持给他做检查。但是检测结果出乎意料,我父亲,从来没生过大病,肺癌晚期。虽然我和我的妻子、姐姐和哥哥尽了最大努力给我父亲治病,但疾病夺去了他父亲的生命。农历十月初二的清晨,年仅61岁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15年后,爸爸让牛鞭依然挂在家乡老房子的墙上,既凝结了渐行渐远的思念,又有着爸爸树立的守信誉的家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