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的救赎 ,学者: 樵夫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一个

奥利弗早上起床时感到有点头晕。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穿上他的荧光外套。这件外套他穿了很多年,袖口和下摆有几处破了。他想买一个新的,并计划这个周末去购物中心。上次他在那里看到一个,质量好,外观漂亮,——耐用。

奥利弗一边想着,一边给自己泡了一杯摩卡咖啡。摩卡是他最喜欢的咖啡饮品,浓浓的巧克力味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他不记得这种满足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从我记事起?或者……他不记得了。

奥利弗拿起那杯咖啡,突然想起昨天还剩下一个羊角面包。他去找它,在橱柜里找到了它。他拿出面包,放进嘴里,慢慢咀嚼。一阵头晕上来,身子轻轻一抖。

“该死!”他咕哝着,然后喝了一口摩卡。

早上的时间对奥利弗来说非常宝贵,因为他必须在7: 30之前到达离家一英里的十字路口。他在那里值班,指挥过往车辆安全通过。

那个路口不大,中间有一棵粗壮的桉树,枝繁叶茂。因为这棵桉树的存在,路口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环形交叉路口。在环形交叉路口的西边,有一所小学,孩子们通过这所小学上学。因此,那里的交通状况非常复杂。

为了让孩子们安全通过十字路口,奥利弗一天必须去那里几次,指挥过往的车辆。

他在那里已经指挥了二十年了。

除了荧光外套,奥利弗还有一个不止一人高的交通警告标志,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棒棒糖。停止和慢速用英文写在警告标志的两边。奥利弗每天都带着这个“棒棒糖”。此外,如果天气炎热或下雨,他会戴草帽或雨披。

奥利弗既不是交通警察,也不是交通管理员。他的职业和交通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八十岁了,来这里指挥交通是他的职责。

奥利弗的慈善事业赢得了很多人的赞誉——。路人和附近的居民看到奥利弗都会赞许地朝他微笑。而奥利佛——,一个奇怪的老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盯着过往的车辆。

“奥利弗真是个善良的老人!”一提到他,人们总是给予这样的赞美。

2

二十多年前,奥利弗值勤的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那也是一个下雨的早晨。一个大约10岁的男孩在被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横穿马路时受了重伤。因为司机逃跑,孩子在去医院的路上死了。孩子们的父母悲痛欲绝,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这个可恶的肇事者。几天来,夫妻俩从早到晚站在十字路口,举着牌子寻找目击者,询问每一个路过的行人。不幸的是,所有路人都告诉他们,他们什么也没看见。没有办法,只好把多年积蓄拿出来,奖励目击者,逮捕肇事司机。但是一年多过去了,他们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最后,可怜的父母不得不把家搬到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因为他们不想再看到夺走他们儿子生命的十字路口。

奥利弗正要出门时,听到窗外有雨声。他看了看外面,真的下雨了。

“该死!”他嗫嚅着,然后从门后拿出一件雨披披披在身上,然后走进雨中。

雨下得很大。打脸有点疼。

这座城市很少下这么大的雨。奥利弗边走边看了看手表,时间指向七点一刻。

“哦,时间到了。”奥利弗自言自语,然后打了个冷战。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溅起的水花差点把他打翻在地。他望了一眼消失在水幕中的车,嘴里嘀咕了一句,继续朝前面走去。

几分钟后,奥利弗来到了十字路口。

雨下得少了。

“棒棒糖爷爷您好!”一个背着书包过马路的男孩冲着他喊。

“Hello”奥利弗低声回答。

男孩蹦蹦跳跳地穿过街道。奥利弗看着孩子的背影,自言自语:“哦,这孩子一定十岁了。”

这时,男孩突然转身下手,然后向学校走去。奥利弗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男孩,短暂地停留了一下。

一阵风吹来,奥利弗闻到了桉树叶的味道,他不禁又打了个冷战。

“该死!”他又嘟囔了一句。

奥利弗喜欢闻桉树的味道。当他闻到它的时候,他会想起他死去的妻子。他记得妻子活着的时候最喜欢桉树,肥皂和沐浴液都用桉树。那种味道很柔和,很平淡,会让人觉得很懒很困。那时,奥利弗几乎每天晚上都带着这种气味睡着。

奥利弗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他似乎把桉树的气味吞进肚子里,但这一次熟悉的气味突然消失了,以至于他的红鼻子根本抓不住。

正诧异间,又有两个孩子从远处走了过来。

“棒棒糖爷爷您好。”他们对他微笑。

这时,一辆车从远处开了过来。奥利弗没有时间和孩子们打招呼,所以他迅速举起警告标志,冲到路中间。他把车停在路边。

车子停了。司机探出头,友好地对奥利弗笑了笑。至于奥利弗,他只朝对方点点头,然后把注意力转向两个孩子。他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地穿过马路,然后走回路边。

像每天一样,奥利弗站在十字路口,直到早上八点才离开。在回家的路上,他又感到有点头晕。

“该死!”他说着,在路边一个院子的矮墙上坐下。他打算休息一下,然后去超市买些意大利面(意大利空心面)调料。自从妻子去世后,奥利弗几乎每顿饭都吃意大利面,除了早餐。他一直吃的有点不耐烦,但是又能怎么办呢?

“凑合吧。”奥利弗经常这样安慰自己。

奥利弗好久没去超市了。以前他每周日都开车一次,一周买一次所有的吃的用的。——这已经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没有更重要的东西,他几乎不能动。但不久前,他的私人医生艾文告诉他,他不能再开车了。

“那很危险。”埃尔文说。

奥利弗知道埃尔文指的是他的头晕。但他觉得没那么严重,因为白天只是偶尔会头晕,其余时间还好。

“有那么严重吗,艾文先生?”他问医生。

“奥地利——非常严重,奥利弗先生。你必须马上住院。”埃尔文肯定地说。

奥利弗不想住院。他认为埃尔文博士小题大做——。不就是头晕吗?可能过两天就好了——不过,说到车,奥利弗也采纳了埃尔文的建议卖了。因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造成车祸。

奥利弗在矮墙上坐了一会儿,感觉比以前好多了,然后站起来慢慢走向他的家……

第二天早上,在十字路口,人们没有看到奥利弗。中午也不行。下午放学后不行。

“棒棒糖爷爷病了吗?”一个男孩对另一个男孩说。

“可能。我们去他家好吗?他的家离这里不远。”另一个男孩说。

于是,两个男孩每天都往奥利弗来的方向走。

很快,他们找到了奥利弗的家。当他们看到门半开时,他们喊了两次,但没有人回答。他们试图朝房子走去。然而,他们一踏进门,就发现奥利弗躺在地上。

奥利弗死了。他把一只手放在胸前,拇指和食指紧紧地抓着一张白纸。一个男孩走过去拿着纸,看到上面写着下面的话:

二十年前,我在十字路口杀了那个十岁的男孩。请帮我找到孩子的父母。我身后的房产都是他们的……

墨尔本,2019年8月22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