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 ,投稿: 秘密空间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农历七月十七,我离开家乡去了郑州。

车子起步很慢,走路像个老太太,往前急冲两米,突然停了下来。突然,我的太阳穴持续疼痛,一股酸水从我的胸口缓缓流出。我觉得很烦,把头转向窗户,闭上了眼睛。

我又睁开眼睛,一大块浓郁的绿色涌进了我的眼睛。车子已经上了高速,窗外是连绵不断的玉米地,已经长到一个人的高度。今年的三伏天异常反常,两场大雨浇灭了空中的热气。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玉米种子已经长出来了,饱满而羞涩地藏在玉米袋里。当在田间小道上骑自行车时,玉米穗会拍打它们的胳膊和篮子。人们可以边走边摘,然后回家做饭。嫩玉米粒香甜爽口,是许多农村妇女餐桌上不可缺少的口粮。但今年……,如果连续几天没有热天,今年玉米收获成绩堪忧。

思绪飘散,仿佛十几年前的田野出现在眼前。田野里有两个人物,一个高大威武的父亲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儿。“我挖坑。你在每个坑里装满3-5粒玉米种子。我把种子用土盖上后,用脚踩一下就行了,好吗?”“嗯!”小女孩认真地数着玉米粒,踩在脚下的土上。她不是处女座,但也有同样的真实。她工作很慢,但她父亲没有催她。太阳渐渐变毒,但半个小时后,女孩累了,父亲看着她说,“休息一下。”,然后把苹果和冷开水递给女儿。孩子们开心地吃着,跳着,父亲喝着口水,默默做着剩下的工作。

“你不是说要帮爸爸吗?只有很短的时间后怎么会累?”“就一会儿?我想好久不见了,爸爸。你不觉得很久了吗?”“你这个小孩子……”小女孩咯咯地笑着,父亲放下铲子,温柔地笑着,眼里满是宠溺。

那个时空安静温柔美好……

“哎,你去郑州是学习还是工作?”左边的小女孩笑着问我。我把大脑拉回来,冲她笑了笑,说:“上班去。”“哈哈,你一定是刚毕业。”我点了点头。“你在郑州吗?你男朋友呢?”“我没有男朋友。”& quot;哈哈哈哈,我也是,一听说大家都单身,我就觉得自己是一条船上的人。顺便问一下,你是做什么的?\"对话还在继续,我一直是一种稍微疏远但很友好的回应态度。我讲了我对工作的感受,她讲了她未来的商业想法。在她的描述中,我仿佛看到了郑州某大学一家日营业额过3000元的濮阳冷面店的盛况,想到了想做生意,想赚钱的自己。我完全可以想象创业初期的艰辛和琐碎,哪怕她不说。但她充满希望和正能量,演讲中没有妥协和悲观。甚至在我抱怨工作的时候,她也一次次微笑着给我解释。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仿佛一朵莲花从心底盛开,荡漾开来,涟漪直达我的脸——眼睛我曾经是那么乐观积极的女孩,可是我失去了她……

很高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旅行,我遇到了这个小女孩。不过,要不是今天,我早就和她好好聊聊了。今天由不得我。

我的眼睛又模糊了,脑子里又闪过了,闭着的眼睛,张伟紫色的小嘴,冰冷而陌生的眼神,渐渐合上的盖子……我的脑袋差点炸裂。我摘下眼镜,微微摇头,试着深呼吸。然而,我什么也看不见,眼睛苍白。

有些事我不想记,但又不想忘记。我怕我会把自己逼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