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鬼故事 、创作: 张一尘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昨天晚上,我躺着闭着眼睛睡觉的时候,看到凌晨两点多黎明拿着大刀向我走来,我更加紧张了,我赶紧放下手机,躺在床上。把眼睛缝上黑暗,晚上开始做梦,比如梦见一个长裙飘飘,娉婷的女人,比如梦见一个三斤酒二斤牛肉的江湖。有英雄顺便救美岂不美?

然而,没有成功!

本来打算在梦里遇到长裙婀娜风韵的姑娘,没想到看到美女在蝴蝶泉边等着,拿着纸扇,唱着唐宋风韵。我觉得好失落,准备转身回去,却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很开心,除非她来。所以,我装帅,慢慢回头。回头看也没关系。差点吓死我了。我看到一个满脸血污,牙齿锋利,面容可怖的恶灵,手里拿着七尺长的白绢,来要我的命,不让我自圆其说是个很好的家伙,于是我就来用白绢掐死我的脖子。你说错不错?比起窦娥的知趣,我这辈子没干过坏事,说干坏事,估计是偷偷看了几眼自己喜欢的人,有缺德心没贼胆,一直局限于远观!

恶灵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我越来越难以发泄我的愤怒。仿佛看到孟婆端着一个破碗朝我走来,邪灵冲我一笑:“大郎,该吃药了!”

就是这生死关头,非常紧张的时刻,我突然想起我还没梦见棺材,死在梦里谁会给我尸体,难道就这样抛弃荒野,做狼狗饕餮美味?不甘心!至少让我结束和美女的私会,这样我就可以死而无憾了。于是我就开了嗓子喊救命。我在哭的时候,突然就醒了!醒来一看,唉,妈的!被子又盖住了她的嘴。

此刻,我意识到被子是想杀我。但是我想不出被子疼我的原因。是我脚臭受不了刺激的味道吗?不,我这么卫生的时候没有脚气。我在床上醒来,抽了根烟。突然意识到被子和床垫是天生一对。半夜,我口干舌燥,火烧火燎的时候,躺在中间把两者分开。这不是有罪吗?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几乎每天,两个人都想做点什么,我躺在中间,下不去手啊。

想明白这一点,我再也不敢大意,立刻下床,给他们零距离的空间。他们下来了,我起来了,咳!今晚我必须开着灯睡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