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告别 :创作人: 后鸟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过年回家,爸爸突然对我说:“没事就去你原来的小学。今年要拆迁重建”。父亲说的小学是我转小学五年级之前的那所,也是童年回忆最多的一所。听了父亲的话,我不禁感到悲哀:国家和国家一样古老,但人物都不一样。

故地重游总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在门外等了很久,我小心翼翼地推开斑驳的大门。看到久违的校园的那一瞬间,我不禁想起了何的那句话“,一个小男孩离开家,地方口音不会变,头发也会凋零”。进入大门是一条很深的长廊,长廊的墙壁和旧墙的石灰皮已经蜷缩下来,就像走过长廊是一个空旷的操场,周围是一圈杨树,杨树后面是一间教室。走到教室窗户门口往里看(现在不用踮起脚尖偷看了)。二十多年过去了,教室的内部结构一点都没有改变。还是一张两人共用的大长桌,教室后面放着五颜六色的黑板报。一切仿佛是一辈子以前的事了。对于小时候特别贪玩的我来说,教室自然不是我关注的焦点。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是看我的白杨。

学校里有三十六棵杨树。春夏秋冬,这些杨树以特别的美点缀着校园。春天郁郁葱葱,夏天树木掩映,秋天树叶密布,冬天白雪皑皑,树枝丛生,令人难忘。过去,我们家住在校园里。暑假来了,爸爸会拿个凉席,铺在院子里最大的杨树下。我和哥哥躺在垫子上听爸爸讲故事。很多故事都是爸爸编的,很独特。说到他父亲的故事,他必然会陷入他为我们创造的脑洞所开启的神奇世界。其中印象最深的一个如下:换句话说,很久以前,老鼠也在神仙阶层之列。有一天,玉皇大帝派老鼠到世界上宣布他们的愿望,并告诉人们,他们在三天内吃饭。结果老鼠们搞错了,说一日三餐。当他们准备返回天堂时,突然发现他们宣布了错误的遗嘱。于是他们躲进了人间,但是老百姓干农活很累,一天要做三顿饭。知道一切都是老鼠的错,就找老鼠“报仇”,于是就有了“地鼠,大家都喊”。

等我回过神来,继续逛花园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杨树,杨树旁边站着一位老人。当老人听到脚步声时,他回头看。虽然他过了年纪,但我一眼就认出了校长。校长看着我说,“你也是来故地重游的。很快就要拆了。你可以多带几只眼睛,但像你这样的人真的很少记得回到母校。”。我羞愧地笑了。如果不是父亲的提醒,我也不会成为大多数。看到我一直在抚摸杨树,校长安慰我说,“不用担心,这些树都不会被砍倒,经常来这里还能看到”。“长来”在离别时总是被提起,但在生命的后期却一次又一次的破碎。

前几天在青岛工作的朋友说她很想家,说了很多家乡的事。我说:“你要是这么想,回家看看。”是的,她用我们经常使用的短语“回复了我。没有时间,错过了多少重要的时刻,又给生活增添了多少不必要的遗憾。

斑驳的校园,高大的杨树,阳光下的苍老背影,构成了世界上最美的水墨画,拓片在我记忆的长河里。好在有父亲的提醒,我能“有时间”和“去参加一个隆重的告别仪式就够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