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性格 ,写作者: 魏益君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每当我看到悬崖上生长的松树,我就会想起我的母亲,也许是因为她的性格中有一种类似于这种孤傲植物的东西,让我肃然起敬!

就我记忆所及,我妈在我心目中并没有太多的性别符号。在外面,她像一个男人一样耕作和工作,当她回家时,她缝纫和洗衣。

哥哥们长大后,我妈开始考虑给我们盖房子,娶媳妇。但是,我爸是个“药罐子”,家里一点积蓄都没存。妈妈算了算要走了,其他的都好买,只有奠基的石头最头疼。别人家出钱采石,用车运回来。母亲出不起这笔钱。

那年冬天,我妈买了根烟,给村里几个会拍山的人。他们让他们在村子东边的石山上放几把枪,大大小小的石头把整个地方都炸了。我妈和我姐每天拿着钢推着大车,把石头一个个推回去。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雪,总有两个瘦小的身影,一辆大车,一辆大车,在来往村子的小路上艰难地走着。

母亲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袄,是斯通穿的,上面盖着五颜六色的补丁。看不到原来的颜色。

寒假后我坚持帮忙,妈妈不让,说:“你妈妈你放心,她不会垮的,你要好好学习,你成绩大,她少盖房子。”

经过一个冬天的劳作,我妈瘦了不少,刚捡了够盖房子的石头。第二年秋天,三栋新房子竣工了。上梁那天,我妈买了一长串鞭炮。当红色的鞭炮在房梁上爆炸时,妈妈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舒服而自豪的笑容。

后来我真的出了村,去了市里工作。刚结婚的时候,生病的父亲又加了一个新病。我爸那年一直发烧,用什么针都不管用。烧没退,去县医院检查也无法定性。我凑了点钱,来到市医院。我被诊断为结核性胸漏。医生推荐手术,花了一万多。

昂贵的医药费吓不倒我妈。她听说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cure ”!所以是走亲访友,借东向西。筹到一半钱后,我妈让我先给我爸做手术。

手术非常成功,父亲的身体也开始一天天好转。同一个病房的所有病人都说应该让母亲陪在父亲身边。我征求父亲的意见,他说你妈妈不会来了。

几天后,我回到家乡,问我妈妈是否愿意去医院。妈妈说:“手术成功我就放心了。我还是多干活,挣点钱还债吧。我不能让你承受太多的饥荒。”我才知道我妈为了多挣几十块钱,像个男人一样去采石场搬石头。看来父亲真的太了解母亲了。

一个月后,父亲出院了。那天,我妈没上班,还特意在家炖了一只鸡。父亲看到母亲又黑又瘦的身体,眼泪就下来了,说:“不该给我做手术!”

母亲嗔怪:“你在说什么!你在那里,天就在那里,你不在了,我的天就塌了。”

说也奇怪,自从父亲手术后,身体逐渐变得越来越强壮,可以帮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妈妈很开心,生活更有朝气。几年后,她留下的饥荒都回来了。

近年来,我的家乡蒙山一直从事旅游开发,在其巅峰时期创作了一座世界罕见寿星的巨型雕塑,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络绎不绝地前来瞻仰。

有一天,我也带着妈妈过生日。到了英窝峰,我妈看到峰上的松树不走了,说:“我妈不是想祭奠生日,而是想拜这棵。这棵树上一定有上帝!”母亲说着,跪了下来,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我知道“上帝”我妈妈说了什么。它是树的精神、风格和灵魂。

一瞬间,我觉得那棵树在母亲的跪拜中突然高大起来,成了母亲的性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