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社交圈 :文章作者: 天涯山歌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突然想到了人际圈。我的人际圈是怎样的?这是每个人都有但不一定思考的问题。

人活在世界上,有交流是必然的,交流使人的生活丰富多彩。我把我的交往对象分为六类:亲戚、同事、同学、学生、网友、邻居。

我的交往主要是在这些关系群体中,这些亲戚朋友构成了我的人际关系,成为我人生的表达。

亲戚亲戚:老家在山区,妈妈娘家在山区,老婆娘家也在山区。亲戚亲戚都在山区。后来有亲戚搬进城里,所以亲戚基本都在县城。兄弟姐妹进城下乡了,也就是公公婆婆家。每年都要去两个节点,一个是村里演戏,一个是过年。在城关,每到春节,我和哥哥都会给几个表兄弟拜年,这已经成了习惯。亲戚,亲戚,礼尚往来经常走动,否则,时间会疏远。亲戚和亲戚是我的主要社会力量,可以发挥群体效应,促进我的生活和事业发展,所以我把它确定为人际交往中的第一群体。

同事:对我来说,这个群体人数最多。我在四个学区工作过,同事多达1000人,相当于一个县教师总数的四分之一。这是我引以为豪的。因为每次在一个地方工作,都有一群好同事。我和同事有很多美好的回忆,互相帮助。他们都是我尊敬的人,包括我的老师,我的同学,我的学生。同事是我生活圈子里最大的团队,因为我们经常见面,对教育有特殊的感情,同事之间有很多共同的话。听到“老师”的称呼就觉得亲切,也喜欢同事叫我“老师”。更值得自慰的是,同事之间成为了朋友,像亲人一样的关心和呵护,让我感受到了同事之间真挚的友情。同事有一半在城关,我不往下看,往上看。经常听到熟悉的声音。我也很乐意和同事聊天,聊聊教育和生活。同事们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新鲜的话题和真诚,这是促进我教育发展的保证。

同学:同学们年龄都差不多,可以说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所以有很多共识。毕竟在学校一起生活了几年,心里肯定有很多友情。优等生和劣等生没有区别。他官位再高,也改变不了曾经同在一个校区的校友。再有钱也不能趾高气扬,鄙视农民兄弟。

校友是永恒的。我的母校在东方小学,和平中学,小芸师范学校。我们这一代没有远方的同学,但这并不代表这一代平庸。有些师范学校的学生后来成了同事,中学的学生就更珍贵了。他们是我年轻时最重要的学习伙伴。同学关系亲密或者是同行的老师。毕竟同事们有着共同的教育理想。

我们还开了几次同学会,有高中的,也有师范的。我的同学主要是中学和师范,也有电大和省小语种重点班的同学。这些同学相处久了,同学之间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同学地域广,偶尔的问候让我莫名的感动。不管学生的身份如何,他们都不能忘记以前的同学和老师的教导。

学生组:我的学生组主要是小学老师,也就是我是他们的教官或者师傅。毕竟离开教学一线的时间比较长,所以进入社会后和小学生的接触比较少。这些大学生反而成了我的学生,包括我的徒弟,我的学生,我的导师。学生是搞教育工作的,和我打过一次架。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去引导和继承事业。他们的事迹和精神惊天动地,让我特别尊敬他们。所以在课改的潮流中,他们成长起来了,有的考上了城市学校,有的留在原地成为骨干教师和学术带头人。

网民群体:新的信息时代要求我们要有一个网民群体。目前除了没有微信,我还能与时俱进。我的网友主要是中国课堂教学网的福建网友,新浪的网友。来自省内外的教育专家、名师、作家和普通教师。这些网友为我的专业成长做出了贡献。我是教育工作者,所以网民基本上都是教育工作者。没有教育我活不下去。每天都生活在读、听、说、想、写的教育中,所以职业和生活方式是统一的。从网友那里学到了很多技巧,增加了阅读的眼界,服务于教育的眼界。网络不是虚拟的,但这些网友是真实的,让我们可以及时交流思想。

邻居:我的邻居也比较简单,就是我和孩子长大的地方,老家的邻居在山里,商店的邻居,和平相处的邻居,警察的邻居。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关,我都觉得很真诚。邻居们还是需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经常回家看看,即使离开了,还是会怀念。我现在的邻居是个陌生人,但我终于找到了丢失的风筝。十年了,因为忙,不想认识邻居,所以对邻居了解的很少。去年我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应该深入底层人民。在教育队的时候,我就已经这样做了,只是对这些邻居视而不见,互不认识。这怎么能禁足呢?虽然各行各业的人都生活在我们的土地上,但远亲不如近邻。每个人都有一种善良和道德观念。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住在一起也是一种缘分。我要珍惜这种资源和缘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