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飘落的雪花 ,编辑: 陈博伦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刮了一夜的风,黎明时归于沉寂,山野一片荒凉。村子里的人们在睡梦中用耳朵倾听,捕捉大地的每一个声音。村子里的人,即使睡觉也睁着耳朵,通过声音猜测外面发生了什么。四面墙围不住人心中的东西。他们一年的生计是在田里。一个人在田里用土块可以马上睡着,但是在铺着被褥的房子里睡不好。他们一生,生在土里,长在土里,剜在土里,死在土里,埋在土里。房子只是一个休息的地方。

昨天一天下了三次雪,但是一片雪也下了。村里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事情。这一夜,他们更是心事重重,等待着他们一直等待的雪。

一只公鸡从村庄高地的人们那里啼叫,那只响亮的公鸡在每个家庭的床上啼叫。听到公鸡叫意味着雪还没有落下。如果下雪,公鸡最多叫半英里,弱到落在雪里吸收。听到公鸡打鸣,人们都松了口气。有很多方法可以避免下雪。冬小麦的收成达不到。天亮时,我们应该把土地翻一倍,种些别的食物。不动手,节气过了一个月,播在土里的种子也不会发芽。然后全家人就喝西北风。

人们听着长长的鸡鸣声,一个个唤醒手指脚趾,让筋骨充满能量。就在他们随着风的余音慢慢吐出肺里被污染的空气的时候,鸡的啼叫在空中戛然而止,很多人被噎在喉咙里,剩下一半的空气。公鸡的主人,80多岁的王二,一口气噎死了。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摊开双手,走向另一个世界。

人们穿上衣服,走进明亮的天空。一群群的人聚集在王二家门前的空地上,屋里已经传来了他孩子的哭声。在惋惜王二之死的同时,人们在蓝色的夜里点起了一支烟,谈起了突如其来的破鸡啼。红色的烟头在地上摇曳。

地面很干净,没有雪。公鸡打鸣为什么会突然消失?是它自己跑了,还是被路过村子的路人拦住塞到麻袋里偷走了?人们倾向于后一种解释。这年头人心越来越古,村里其他人的乌鸦都要被偷。偷鸡叫等于偷村里的早晨。无情的小偷。人们大喊,愤怒地看着村外的土路,试图找到想象中的小偷。

下雪了。人群中一个孩子哭了。下雪了。

这一叫,所有人的头都抬起来望向天空。人们看到雪沿着地平线落下,但不是落在他们的肩上。他们不可思议地看着牛棚的屋顶,屋顶上孤独的烟囱和树梢上的黑色鸟巢。雪没有下,一切都很干净。雪落到空中就停了。残雪照常堆积。只有雪没有堆积在草堆和屋顶上。当风刮得很高时,你可以看到灰色的云在漂移,但你看不到树叶在移动。

那种场景是无法想象的。半空中的雪越来越厚,白得既看不见天空,也看不见远处的山。这座山上的村庄似乎已经被风雪遗忘了。看这个样子,用不了多久,全村的人和牲畜都会被埋在雪下。村子里的一切,无论是完成的还是未完成的,都被一片雪覆盖着。外人再也进不去了。

天空明亮,头顶的雪是令人窒息的白光。许多人盯着他们的眼睛,脸都红了。空气似乎在减少。雪已经把村子埋了而不漏水,外面的空气进不去。渐渐地,人们发现他们的喊声越来越弱,整个村庄像坟墓一样安静。那些每天早上咕咕叫的母鸡,挤在一起的猪,哀鸣着摇着尾巴乞讨的狗,都保持沉默。人们看着这些黑眼睛盯着自己的动物,突然意识到是雪,而不是路人,偷走了晨曦的公鸡啼叫。以前落在地上的雪只吞噬了声音和动静,现在落在天上的雪,不仅仅是声音,整个村子都会被它吞噬。除了躺在床上的王二,村里的每个人都焦急地在空地上走来走去,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峻。

最后,人们静了下来,最后一道防线被耀眼的雪花打败了。他们挤在一起,等待着最后一缕空气在胸肺中消散,一袋袋待播的种子散落在地上。人们等待着结束,用惊恐的眼神看着空中的雪,无所事事。

然而,直到中午,大家都过得很好。那些从灾难中幸存下来的人心中都有一丝喜悦,但没有人开口表达内心的喜悦。村子里太安静了,雪把所有的声音都吞没了。这种死一般的沉默让人失去了平白发言的勇气。人们张开嘴,但仍然不敢向空气中呼吸。几个家庭留下来帮助王二的葬礼,其他人回家了。

直到许多天后雪才完全融化。充满声音的雪,白天融化几粒,晚上又冻成又白又硬的雪块。当所有闪闪发光的雪块融化时,人们又一次看到了熟悉的天空。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然而,村子里仍然没有动静。好像这个村子接下来几十年的声音,一天就被天上的雪完全吸收了。人们的耳朵渐渐积起厚厚的灰尘,在随后的春天里,村里再也没有花草破土而出的声音。也许春天根本没来,冬天还在继续。冬天没有雪是不可能的。

许多年后,在寂静的村庄北部,一棵榆树终于积蓄了足够的能量,长出了新的叶子。它新鲜的蜡层对气流很敏感,所以它准备沙沙作响它的叶柄告诉人们有风。然而,我旁边所有漆黑的树叶都低着头一动也不动。他犹豫了一下,于是再次探进风中,感受着远方的气息。

那一天,忙碌的人们是否听到了北方一片孤独树叶的声音,仍然是个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