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隐藏在村子里 :来源网友: 西风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我总是对家乡的井怀有真正的感激之情。现在,那口井虽然已经藏在我居住多年的村子里,但我脑海里依然能看到这样一幅无比清晰的画面:在一棵苍劲粗壮的榕树下,有一口深达火山口的井,低头往下看,一股凉风吹在我的脸上,井壁周围斑驳的缝隙里长满了青苔。

井应该是比较老的取水设施。据我爷爷说,水井的历史和村庄的诞生是一脉相承的。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对神秘的水井心生敬畏。妈妈说孩子不能去井边玩。如果他们掉进井里淹死了,他们会白养你。但出于一种叛逆和好奇的心态,我在7岁的春天第一次去了井边。在几米深的水面上,当我用微弱的光线向深井口探头时,我看到了我充满惊喜的脸。这种好奇心似乎让我看到了井里的世界。很多年后,当家乡的井一次次进入我的记忆时,我没有想到井底的“青蛙,却想到了”边喝水边挖井的人。从各种意义上说,这口井是村子里所有生命的源泉。多年来,它一直以清澈凉爽的液态滋润着我的血肉。

我住的村子,每个厨房都有一个大水箱,水自然是从井里挑出来的。我15岁之前不挑水。父亲说我肩膀太嫩,挑不出一百斤重的水桶。我记得爸爸每天早上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杆子挑水。水箱很深很大,爸爸要走十趟才能装满,全家人才能喝。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挑水是一件苦差事。我看见父亲提着两个满满的水桶,像是在跳摇摆舞,只是为了好玩。上了初中之后,挑水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肩上。离我家到井边只有200米,但是我累得气喘吁吁,腰酸背痛,但是我还是很开心,因为在乡下,一个会挑水的男孩子,就代表他是成年人了。况且站在井口打水,总让我体会到一种婉约的诗意。我在想,深井就像一个农村生活的隐喻,给简单而艰辛的农村生活一种流动而透彻的美感。

有一年春天,我的家乡遭遇旱灾,似乎含有源源不断的清水的水井干涸了,村民们不得不从两英里外的鱼塘取水来解决燃眉之急。鱼塘里的水有很多杂质,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不如井水清澈甘甜,现在只能将就了。来回鱼池的路上,第一次觉得自己习惯了水。当然,挖井不是一劳永逸的。时隔两三年,必须派人下去清理水底的淤泥,让水从四周不断渗出。清淤需要几个人配合。上面的人拿着一个用绳子绑着的篮子慢慢地摔倒了。地下的人用铁锹把泥铲到篮子里,上面的人再把篮子拉上来。

时代变了,老家的水井早就荒废了。取而代之的是压力井,其次是自来水。人们再也不用挑水了。但我忘不了家乡的那口井,那是一个人甚至一个村庄的永久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