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去冬来,留下绝世风华的最后一抹 本文作家: 田卷卷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秋来很紧凑,小步跟着夏天的步伐,转身,深秋就要来临。脱绿,披上金黄的韵脚,秋天总给人淡淡的凉意,开着美丽的菊花,沉醉于庄稼,染着枫叶,厌着荷花,苏轼的一句诗:天下大梦,秋天的生活有多凉?夜晚,树叶的风已经吹响了走廊。这是一个漫长而又挥之不去的故事,但这是一个凉爽的秋天。

我以为春天是最短的季节。一句,早春的雨酥如酥,另一句,牧童指着兴化村,写着春天的呢喃和羞涩。二月,春风到处都是剪子、绿草、红杜鹃、粉红樱花等彩绘,狭窄道路上的河流让人深深地记住了生机勃勃的春天,却忘记了秋天的美丽。如果说春天是一杯红酒,那么秋天也不过是一杯从七月水镜的倒影,白鹭的妆容,到九月秋分,绿耳吐缕缕,黄而稀,让秋天生活的妖娆风情在流年的光里细细,带着夏天的热情,带着秋天的蕴藉。

梧桐叶未落,银杏树未黄,连古槐树也还在风中摇曳。说再见已经太晚了,我等不及要错过一辈子。吹开万株梨树花瓣的场景,让秋天戛然而止。梧桐树年轮已久,银杏叶已落。天空布满了浓密的天空,平日里它还在那里。他们自信地枕在天空下,沐浴在寒冷的雪风号驱逐舰中,仿佛他们是宏伟壮丽的蓝图。他们钢铁般的身材充满美感,给人以想象、期待和尊重。因为在青灰色的枝干里,在深深扎根于大地的根系里,正在积聚着强大的生命能量,孕育着整个春夏的繁华与辉煌。

如果说秋天是那把吉他后面还藏着半张脸不让我们看见的美丽,那么冬天是一个不怕死的英雄,把深秋的雨跺在脚下,冬天的雪和鹅毛在头顶飞舞,树叶半黄半绿在泥里滚动,为最后一口气而挣扎。冷风吹来,咆哮着,仿佛要吞噬他面前的一切景象。晚上,我在浔阳河上向客人告别,那里还没有看到秋天的枫叶和成熟的灯心草沙沙作响。还有,为了感受霜,枫叶红了,一切都已经惘然。只有看着行人在断断续续的车流中还没有变厚的衣服,才会意识到冬天才刚刚开始!

仿佛昨天是中秋节,月饼嫩香,花茶沁人心脾,几只大闸蟹昂首挺胸,一壶金秋酒醉,一对月色好的神仙夫妻出现在我们面前。明月什么时候来的?向天问酒,却不知天上宫阙。今晚是哪一年?秋天总是让人怀念,仿佛是慈母,用自己的沧桑承载着最美的春夏。它不需要打扮,不需要形容,不需要赞叹,只需要平和凄凉,充满单纯与愚昧,就像一件青花瓷,恒久不变。

但它的美只是零星的,没有具体的构成,不像冬天,总是充满记忆。虽然所有的风景都已突兀,所有的河流都已开始干涸,但一场春节狂欢却点燃了春天的色彩,像冷梅,角落里有几个李子,凌寒独自驾车,明知不是远方的雪,因为有淡淡的清香!一个“咏梅”让人牢牢记住了冬天,却忘记了不是花儿更喜欢菊花,而是花儿开得更没有花。

雪停了,不代表冬天只是深秋的雷震,但真的来了。秋天就这样一瞬间远离了家。我已经不记得稻穗波浪的收割,瓜果的甜蜜时光,飞燕徘徊的惆怅,悠悠的云朵和云朵。秋天不会回来了,只能等到明年夏天褪去,秋天悄悄来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