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记忆 ,本文作者: 孤独的探路石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又是一个大热天。猛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层层热浪。空气中连一丝风都没有,树枝不摆动,鸟儿不叫,连荷塘里新开的荷花都垂着头。唯一感动的是楼下树荫下爷爷奶奶手里的扇子。但即使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枝头的蝉也停不下来,一只接一只,一只接一只,没完没了,吵得人连午睡都睡不好。今天早上的恐慌还没有完全从脑海中消除,中午就被这个折磨到了。心完全静不下来,脑子完全乱了。我只是坐立不安地呆在那里,既不躺也不坐。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缕微风微微吹来,慢慢缓解了心中的烦恼,让我想起了之前的各种夏天。

回想起来,总觉得小时候的夏天一点都不热。但是我妈说是因为我当时贪玩,没觉得热。其实她吓得我中暑掉在外面,我却无能为力。应该是很小的时候了,还没上学。每到夏末秋初,一定要高高兴兴地抓一大堆蜻蜓,不然就像没过夏天一样。但是一年的那个时候也是最热的时候,每天中午是蜻蜓最多的时候。当时我爸给我做了一个小蜻蜓网,我用的刚刚好,所以我每天中午都带着我的小蜻蜓网去抓蜻蜓。我妈怕我中暑,总是把我放在床上,让我中午睡午觉。但是一旦我犯了一点小错误,我就会跳出妈妈的怀抱,到外面去抓蜻蜓。我妈妈自然赶不上我。那时候我家四周都是平房,家家户户都有棍子,蜻蜓可以呆的地方也很多。而且我是抓蜻蜓高手。每天不到短时间就能抓到一袋塑料袋的蜻蜓。我吹塑料袋是为了防止蜻蜓在里面窒息。抓了满满一袋后,我赶紧跑回家,让它在我的卧室里飞。说来好笑,我不是抓蜻蜓来杀的,而且不像有些孩子,我想让蜻蜓来我家帮忙,但是没有一只愿意杀。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受蚊子影响。只要我在,屋里其他人连蚊子咬都不会。这个问题总是让我特别头疼。后来在书上看到蜻蜓吃蚊子,就萌生了让蜻蜓来帮我的想法,于是越来越多的蜻蜓被我抓到家里,自然无辜饿死。但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就想着他们吃蚊子的时候会饱,能救我。那时候夏天,妈妈在家里挂蕾丝屏风,各种颜色的蜻蜓落在白色的蕾丝上,别提多好看了。如果有人不小心打开窗户放了一只蜻蜓,我大概会哭一下午才放弃。但现在想起来,都是汗水和蜻蜓的甜蜜的夏天,这是我对夏天最好的记忆。

后来长大了,开始上学。每年夏天,我都在学校度过一半。每天中午,太阳如火的时候,就是下午赶去学校的时候。我妈怕我中暑,就在冰箱里给我准备了充足的汽水。下午上学的时候,头上戴了一条湿毛巾,然后手里拿了一顶漂亮的白色遮阳帽,上面还有冰镇汽水。我一路走,一路喝,走到学校。我刚喝完,但不觉得热。下午上课的时候,把毛巾重新湿一遍,拧到不滴水,放在肩膀上。每次下课后,再把毛巾洗一遍。上学这么多年,在妈妈的照顾下,我从来没有过暑热,自然对夏天的学习也没有那么反感。学校夏天的记忆是这样的。头顶的湿巾,手里的冰镇汽水,被湿巾褪了色的肩膀,清爽而美丽。

最热的夏天记忆应该在小屋。大学毕业后,我租了一间小屋,在那里住了五年。小屋很小,只有一扇窗户和顶层。每年夏天都很热。房子里的空气不能流通,连风扇吹来的风都是热的。如果你做饭,就像走进一个热气腾腾的房间。我的身体总是又粘又湿。就算一天洗三次澡,也完全缓解不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怕半夜突然有阴风吹到我身上,不敢开窗。那种感觉就像坐在太上老君的高炉里,无处藏身。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要靠在墙上,把腿贴在墙上,借着墙的凉意慢慢入睡。那时候的夏天,虽然很热但并不讨厌,每天早上,我都在凉风中睁开眼睛。老人坐在旁边,或者专注地练着形,或者悠闲地看着电视,但总有一只手用扇子扇着我,而他自己却大汗淋漓。每次我问他为什么,他总是说:我爸妈不在身边,就因为我觉得可怜,他们就帮我扇。他从来没有说过我期待的答案,但我心里知道,答案一定是我想要的那个。小屋的夏日回忆很热,但充满了爱。

现在又到了夏天,我要走向人生的新阶段。真心期待记忆中会过一个怎样的夏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