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之爱 、创作人: 何宏彦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小时候图书馆只是我的幻想。填满我童年,让我爱不释手的书,是同伴手里的连环画。那些人物和故事真的是百读不厌。我总是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还想着别人手里的东西,就这样没日没夜的想,把家里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换了,只是为了一瞥,而不是为了占有。大一点的时候,邮递员成了我的期待。因为村里有一本《中国青年》,所以我一直关注着邮递员和那本刊物的去向。拿到之后,我把它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看完。有一次我给队伍看打谷场,因为眼睛在书里,没有及时赶走一群麻雀,摘米晒太阳的大人瞪着眼一遍一遍的骂。那时候语录最流行,我最不感兴趣的是——。在我眼里,历书比它强多了。我上初中的时候,学校有图书馆(其实只是个阅览室),但是我可以借几本杂志,看几遍再还,感觉很充实。回过头来看,童年唯一看到的原创文学作品是父亲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火金刚》。

去师范学校读书,看到了真正的图书馆。那些年,学习没有压力,只是通过考试;另外师范学校对文化课之外的师范生有一些要求,所以学生对文艺很感兴趣,我对音乐美术很感兴趣。学校聚会上总有我的声音和影子,艺术展上总有我的作品。但是我最感兴趣的是学校图书馆的书。

师范学校的图书馆位于校园后面的一座小山上,是校园的最高处。它绿树成荫,非常安静。门厅里的几个盒子里装着装满书籍信息的卡片。当老师和学生来借书时,他们会先翻翻那些卡片。我们的学生可以凭学生证免费借书,但两周只能借一次。一开始,我们几个同学交换了意见。但是去借书的学生数量在逐渐减少,阅读兴趣也不一样,所以要想突破两周的借书时限,就得求管理员。真的是有缘,因为管理员的老公和我同姓,而且是一家的长辈!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老家就在我家附近!所以,只要我借书,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不仅如此,我还享受着和老师一样的待遇:可以从两边进入图书馆,翻书架。在同学面前,我常常为自己的运气沾沾自喜。让我骄傲的是,除了借书,我的作业总是被老师当作榜样。有一次,我的一篇文章用白漆抄在了学校的板报上。在师范学校读书期间,我们组织了“古诗词阅读赏析”兴趣小组,业余时间还邀请了王玉典老师给我们讲课。王玉典老师五十多岁,教我们古代汉语。没有家人,他要自己照顾自己,学习古籍,放学给我们讲课也没有奖励。上课的地方只是告诉学校,不收房租。我们还组织了一个文学社团,刻了自己的刊物,分发了一些成员的作品;我甚至请作家黄福才评论指导,这是免费的。现在请人讲课,看到听到的都是一个小时多少钱。相比之下,他们真的很怀念师范学校的读书时间。

仅仅三十年后,回到师范学校,学校不复存在,我突然委屈起来。幸运的是,我能够看到原来教室后面的半月池,心情稍微平静下来。再回去,发现那座小山还在!山上的图书馆还在!半月池是通过镶嵌在其他景观中保存下来的,所以只有图书馆还在原地或者是原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欣慰。虽然门是关着的,周围没有人影,也不知道它未来的命运,但我知道,我的命运还是储存在这里三十多年了!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它永远作为图书馆留在世界上!

工作后发现县城有个图书馆,存了十块钱办了个借书证。然而,经过40多英里,我终于结束了这短暂的业力,没有坚持多少天。工作之余只能订几份报纸杂志,买几本书,过着略显累赘的生活,写几篇文章来表达内心的感受……。然而,在忙碌的同时,我没有忘记有一个地方叫图书馆。城里也有一些朋友,经常去图书馆借书。每次在书上看到市图书馆的邮票,总是纠结。但是市县图书馆离我太远了。

我好像和图书馆断了20多年,但并没有绝缘。每天平庸的人总觉得生活中少了点什么。前几年也去市里买房,去市图书馆听国学讲座。听完讲座,在“成为免费笑话”的时代,我在那里办了一张借书证——。这是为数不多的提供免费服务的地方之一。可惜的是,返程限制在两个星期,以至于寒暑假住在城里只能去图书馆借书,于是开始期待退休——,然后真的继续走在前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