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卡存储器 |作者: 马亚伟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那年除夕夜,同学们在互送贺卡。有一天,同桌递给我一封信,上面写着:“有人给你寄了一张贺卡,但是邮票还是贴反了。倒贴邮票,说明心里很难爱你。这个人是谁?”我抓起信,看到地址,脸就红了。

给我写信的那个人是我中学的男同学。两年前,我上师范,他在市里上大学,我们一直保持通信。但是,我们的通信太“纯”,我们称呼对方的名字和姓氏。信里除了学习,别的就很少了。

不久前我刚给他寄了一封信。当时流行把信折成纸鹤。我跟同桌学了折纸鹤的方法,把信折成好看的纸鹤送给他。我打开他的信,一张漂亮的贺卡出现在我面前。贺卡是一张美丽的图片,精心挑选。贺卡背面的字又让我脸红了。“我愿做纸鹤,飞向你的世界。”同桌笑着开玩笑:“我明明想和你一起飞啊!拜托,这家伙怎么样?”

说实话,他是个相当不错的人。但是这怎么会突然发生呢?原来我们一直是简单的接触。是我的纸鹤让他误会了吗?我悄悄问同桌:“把信折成纸鹤有什么意义?”同桌说:“没听过。”我松了一口气。那时候一个女生先告白是一种耻辱。

他的邮票贴反了,贺卡上也这么说,我好像明白他的想法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一种清心的快乐和喜悦。那一年收到了很多贺年卡,只有他的一张是我最珍惜的。我时不时偷偷拿出来。贺卡上有一个美丽的小木屋,四周流水环绕,花木繁茂,美如天堂,让人想象不到。他在贺卡上的字迹潇洒。“我愿做纸鹤,飞向你的世界。”每次看到都觉得真的很激动。那张卡片,我悄悄放在一本诗集里,有点旧了。女孩的心是一个秘密的谜,所以它静静地绽放,芬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味道。

后来我们的通信省略了姓氏,直接称呼名字,话题越来越多。然而两人都没有指出关系。我在假期遇到了他。我们在一起聊过,但从没提过什么感情。在我看来,彼此应该心照不宣。

然而我比他早一年毕业。毕业后,我们接触越来越少。他从来没有给我看过任何东西。在工作中,我遇到了另一个适合我的男朋友,我们很快就谈了婚论嫁。

在我的婚礼上,他真心祝福我。当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的时候,他的眼睛变红了,我俯身离开。

当年,爱情只是一句话,却难以启齿。很多故事都留下了错过的结局。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那张卡片。其实只是简单的时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