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乡之表 、投稿: 静雯庐主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乡愁成了众所周知的话题和情感。无论是位于寺庙上方,还是远离江湖,有过乡村经历的人,往往会把乡愁当成挥之不去的记忆,挥之不去的守望。

水是活跃的,树有根。这种乡愁不仅仅是留恋,更是安慰和关心。看这个悲伤的词,发自内心。但是对于我这种在外地的人来说,乡愁就成了一个漂浮的形象,看着就摸不着。毕竟我从小就和父母在不同的城市流浪。我可以说对农村和家乡没有什么难忘的回忆。虽然我年轻的时候去老家度假,年轻的时候在农村插队,但总觉得自己是异国他乡的客人。每当人们说起思乡之情,那么浓浓,我总是沉默。

我还是爱乡愁,数到三代。我的家乡在农村。

在吴佳的冬末,我和一个农耕读书文化的团队开车去了屏南魁头。这个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的村庄,虽然离市区只有几公里,但一千多年来仍然保留着它的农耕气息和乡村气息。几年前我来到这个村庄。印象中清溪绕村流,锦鳞悠悠游。原色鲜艳、黑墙的老房子,在小溪边已经褪色。在风霜雨雪的侵蚀下,他们依然顽强地保留着不走样的格局。还有褪了色的老人穿着蓝色的衣服,抱着火笼,安详地坐在石凳上,在阳光下慢慢地聊着老话。活跃的是不知名深度的大狗小狗,遇到陌生人就跑,叫。老房子前的旗杆石和下马石,以一种冰冷而坚硬的力量支撑着村庄的辉煌,让人想起当年村庄的繁华。

除了旧居和清溪,还有一个特定语境下让人怀念乡愁的地方,那就是屏南耿都文化馆。博物馆位于村子里的一排老房子里。来之前,我从各种媒体上查阅了它的相关资料。屏南县旅游局前局长和博物馆主张,晏殊先生在博物馆里收藏和展示了1万多件与农村密切相关的物品。几万,那可不是让人无动于衷的小数目,是在商品经济的现实环境中收集的,靠坚持和情感远远不够。它还需要财政、物质和人力支持。我猜是吧,是不是也很现实功利?

与城市相比,农村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岁月的情怀和担忧。我们走过幽深的小巷,走进那一排明清古宅,走进那仿佛穿越的乡村往事,走进一片冰封的时光。在耿都文化馆,无论是水箱还是窗棂,都会感受到祖先的温暖。木柱石基,青砖黑瓦,仿佛触到了熙熙攘攘的轩风。看着琳琅满目的展品,好奇心很快被钦佩所取代。这座看似不起眼的位于乡村的博物馆,虽然只是靠个人的眼光和智慧建造的,但主人的信念和全力以赴、矢志不渝的精神,无疑会给乡愁一个极好的佐证和呼应。平南作家石澄的散文《见证与思考》我看过,他的集子物品,如三寸金莲绣花鞋、獠牙獠牙、十六颗金星的鳞片,都有精确的描写和深刻的解读,引导人们透过乡村的表象看到内心深处。在老张的讲解下,我在不同的展区逛了一圈,看到了很多以前从未见过的农村物品,比如米图、鱼笼、小吃盒等。

这里的收藏和摆放的地方不成比例,看起来很拥挤。但对老张来说,每一块都是他的宝贝,都有不寻常的故事。老张为了收藏这些历史见证人和文化遗产,去了自己的家乡,又出去了自己的西家,感慨,理解道理,或者买,或者租,或者借,让这些散落在不同家庭的物品有了重现昨天的舞台。这些物品由木头、石头、陶器和铜、铁、锡和银制成。人类发展的历史,其实就是一个事物完善的历史。每一件物品都是由熟练的工匠在需求的背景下制作的。多年来,水去云散,但这些偏远的农村背景留下了一段可以追溯到想象中的漫长历史。农业和阅读是农村最典型的报道。农耕社会是我们民族最早的生存形式,至今依然存在。博物馆里收藏的各种农具,从水车、榨油器到镰刀、竹锥,讲述了夏播春耕四季的农耕故事。读书是农民弟子发迹成名的官方渠道。展厅里,一副刻在木板上的对联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上联为“四壁书声静”,下联为“月初”。我在冰冷的窗前努力学习,却有一种浪漫的感觉。然而,不同时代的灯和马只点亮了微弱的光,却点燃了许多农村青少年的雄心壮志。

在这里,我们可以听到老张讲伯侄关系双进士、嫂子贞节坊、黄桐参加永乐大典、铁头和尚在魁头村教武功的故事。而对象变成了自己事务的细节。在一台老式织布机前,有一位老妇人正在专心致志地织着一条裙子。这种画面在过去的岁月里无疑是美好的。穿越历史,我仿佛看到一个恋爱中的女孩,在等待最好的女孩献身于织裙子,她满心欢喜,把自己的恋情寄托在丝丝……

这里有不同风格的锁,不同年代的秤,不同材质的动物偶像,不同信徒的偶像……。面对不同时期农民的各种生活、生产、生活物品,真正感受到农耕、读书文化的意蕴。我们理解的耕读文化,其实是中国古代一些知识分子以半耕半读为其合理的生活方式,“耕读为其传家宝”以及耕读结合为其价值取向而形成的文化。种田可以生产庄稼,丰富粮食,养家糊口,谋生。读书可以知诗知书,达到礼义,修身养性,从而建立高尚的道德。所以,“培养和阅读传家宝”学会做人和谋生。明末清初,张吕祥用荀子语说“,却弃耕而去,饥寒交迫。耕废读书,礼仪亡”。这种文化根植于广大的农村,融合了传统的精华,维持了农村几千年的繁衍和稳定。

如今城市化的速度惊人,吞噬着越来越多的村庄,更别说城市人,就连那些年轻的农民也对那些古老的东西生疏了。然而,随着大量农民涌入城市,农村地区的寒冷和荒凉变得越来越明显。因此,守望成为一个艰难的选择。除了坚持,一定还有希望。我们不能回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状态,也不能扔掉更科学、更方便的现代物件,但心中一定要有过去与未来的联系。只有了解历史,才能珍惜当下。

正因为如此,我对老张充满了尊敬和敬佩,对农村也保持着欣赏和尊重。悠久的历史,纷繁的人文,灿烂的山水,丰富的自然历史,都让每个人在穿越大海后,以平静和从容,以道和自然的智慧和正义感,感到渺小和琐碎。正是因为如此,人类才能在进化进化的过程中产生仁和信仰。

有了根系,就不会有飘忽不定的恐惧;有了乡愁,就不会有孤独。

即使是我,以及越来越多像我这样的异乡人,只要记得自己的根,记得自己的乡愁,无论走到哪里,总会感到温暖和充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