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开四季酒店 ;发稿人: 时磊英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一直以来,梅就像一个柔弱的女子,带着一抹情感穿越了无边的风雨,成了我心中最美的画面。

算上所有的花,李子是我的最爱。我爱梅不仅仅是因为她不和花争春色,还因为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梅。梅是我在《黑暗的日子,温暖的感情》里写的那个,在父亲去世后的黑暗日子里陪着我流着泪,流着悲伤,流着悲伤,给了我很多温暖的老师同学。因为那种刻骨铭心的温暖,我常常把梅花和梅花联系在一起。梅在我和梅花之间。我们是三位一体,真诚的衡量每一个冬天的寒冷和荒凉。

2015年,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那些出芽的花蕾被寒冷挡在了春天之外。我不认为傲霜凌雪的梅花会像普通的花草一样被寒冷挡在春天之外。在腊梅盛开的季节,应朋友的邀请,去古今园林拍梅花。虽然是三月九月的寒冷季节,但我们却陶醉在蜡梅温暖的花朵里,与黄金相比,它是耀眼的。

走进古今园林,目光远远地聚焦在腊梅树上,期待腊梅以凝香绽放的姿态,打破冬天的荒凉。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几乎屏息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嗅着蜡梅的香味,凝视着身边盛开的蜡梅身影。但是,不管我怎么嗅,怎么巡逻,毕竟没有看到李子的香味在我鼻孔里疾冲,也没有看到梅花的盛开在我眼前。后来在园林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在冰冻的老树枝深处发现了几块冰冻的腊梅骨头。她们那么柔弱娇小,大的比黄豆大不了多少,小的只比大米饱满,有的刚发芽……,但她们都在等着只可耻地发芽,还没等它开花,还没等它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它一出现,就被盛开的门外强烈的寒冷无情地挡住,幼小的生命定格在骨骼开花的时期。静静的盯着那些冻结的花和骨头,思绪纷繁,突然觉得它们就像几个死去的孩子,心里一阵难过。

那一次,我们没有拍到腊梅的照片,只是觉得冬天特别冷,不得不在寒风中失望。

初春三月,微信朋友圈传出曹州牡丹园红梅杏花该开了。我想,既然恶劣的天气挡住了腊梅的盛开,我就说不能错过欣赏红梅杏梅,于是第二天一早就一个人去和梅花约会。

杏子、梅子、红梅的褐色枝条泛出鲜艳的色彩,枝条上的出芽羞涩带着骨芽,仿佛在等待春风的邀请。早春时节,寒气未减,一辆春风在从南向北的途中减速。看着那些含苞待放的梅子骨头,真想借风神的宝袋,让一个巨大的春风把树吹得通明。幻想永远属于幻想,终究是达不到的。我只能在错过盛开的树木的失望中再次回家。

李子开花两到三个月。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期待着与美华的盛大约会。时间过得很快,但当我再次去曹州牡丹园赏梅时,我没有看到期待已久的满树鲜花。古老僵硬的树枝上已经长满了树枝,从枯黄的褐色中褪掉,红润的颜色充满了绿色的生机。青梅的叶子上长满了树枝,花托在绿叶丛中用无边的眼睛盯着天空,仿佛想哭。花瓣伤心地躺在地上,像是睁大了空洞的眼睛,幻想着如何让树枝变得明亮。看着满地的落叶,让人觉得仿佛看到了那个叫黛玉的迷人女子的凄凉,她在哭泣,在李子树下锄埋的花。

没想到我来的开心又满怀希望,却又一次错过了梅花,错过了一棵树,失望的回家。

一次又一次想念,我想,也许这辈子我还会想念梅。如果我真的很想梅,怎么会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梅?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我失去父亲的悲痛中,她总是在我身边。那段时间,她神秘失踪了三天。三天后,当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她正拿着一条像盛开的蜡梅一样的明黄色裤子。她见我因为孝顺不能穿原来的红裤子,立马上街买毛线,日夜为我编织。从在街上买羊毛到她把裤子给我看,只用了三天。当时看着梅红红的眼睛和那条裤子,我感动的抱着她大哭起来。

快三十年过去了,梅和我珍藏的那条明黄色的裤子,却构成了我生命中永远绽放的梅花,在我生命的四季绽放,温暖着我生命的底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