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情怀 转载人: 石匠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自从我学习以来,我已经离开家乡很长时间了。这个端午节,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回去,离开正在做的事情,踏上回家的火车。

住在鄂西山区,地处京山脚下,区域比较封闭,所以回家的路程不长,但是又费时又颠簸,又是端午节。在这样一个空虚的时代,难免要制造一个让人留恋的文艺事件。端午节有相当古老的流浪者怀念老人,他们在陌生人哭泣的时候大声歌唱“。”。

每一次麦子闻起来优雅,李子成熟,端午节就像一幅水墨画,清晰而深刻地浮现在我们面前。今年是我第一次离家这么久,所以更怀念那些和端午节有关的日子,这次端午节更怀念。

小时候不知道端午节和屈原,甚至和白蛇有什么联系。当时在小孩子的世界里,端午节是“端阳”,也就是“吃粽子”,也就是“喝雄黄酒”,也就是“

那时候五月份,我会和哥哥的孩子一起玩。当我们走过山谷中的麦田时,跟随者干热的风的脚步跳过了灌木丛,我们发出阵阵笑声“咯咯”,在山谷中飘荡,贴着五月的热气,无声地蔓延。

爷爷把艾叶放在山上,用龙潜丹开始,他的脚步一步一步沉下去。他沿着山麓走回家,把它放在院子里,摊开曝光。这个时候经常听到爷爷大声喊着让弟弟回家吃早饭。我们都疯狂地跑回家,这个过程往往伴随着我的哭泣。

回家后,我爷爷会先告诉我不要把他铺好的艾叶弄乱,然后再给隔壁叔叔一些。据说艾叶可以镇宅辟邪。一般端午节大家都会带点艾叶回来放在门后,时间会很长,以至于我都没注意会不会摘下来。

我们马上要吃新鲜的粽子了,总是很急。奶奶还活着的时候,会包些粽子给我们吃。当时的粽子远没有今天的粽子多样,只有糯米馅。我们得到粽子后,会吃得很甜。即使感觉不好吃,但在儿童世界,尤其是当时的农村,吃点零食也不容易。

这一天我爸妈会在我们额头上放雄黄酒,画一些图文。虽然有喝雄黄酒的说法,但我好像没见过,没印象。也许我以前见过,但毕竟这些旧事现在不会重演了。他们早就随风而去“ ”,甚至像那些年里最懒的人一样消失了。

时间是一种液体,不经意间从手指间穿过,削弱了端午节的色彩。人行色匆匆或者慢如蚂蚁,会记住“ ”的那些旧习俗。青年男女,专注的坐在电脑前谈笑风生,迫不及待的通过电脑屏幕亲吻对方;行动迅速的上班族挤公交都能出汗。他们无意中冒犯了公共汽车司机,又对司机大喊大叫。

端午节有多少人记得艾草、雄黄、芦苇叶?谁还记得那个在汨罗江上白衣飘飘,高喊“路漫漫,正是修远”的歌手?就算有人想到白蛇,还是会怀念她性感美丽的样子。

似乎生意高于一切。我们只能看着赛龙舟成为吸引游客的一种方式。吃粽子也能产出海鲜。在非端午节,粽子依然可以是我们的快餐。我走在一个贴着文明标签的大城市,看着文明被一遍又一遍的解构。

只希望回到家,还能看到门后的艾叶,四季庇护着家人,还能承载着对端午的情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