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 ,转载人: 逃遁的凤凰鱼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这次回家,我妈跟我说,舅舅家盖了新房,据说挺有钱的。

我一听就慌了。我跳过一台巨大的挖掘机,我的老房子倒塌了。

小学毕业那年,我妈决定搬家。父亲在外地工作回来之前,她自己买了油漆,画了红砖。暑假她带着我和哥哥在新房子里粉刷窑洞,粉刷门窗,铺门铺地,没有工匠。很快,在秋天,我住在一个新的山洞里。从远处看,它是井井有条,明亮,阳光明媚,在路上,像一个好家庭。

搬走后,我很少去老房子,但直到现在,老房子经常出现在做梦的背景里。叔叔家就住在我老房子旁边。我只在去叔叔家的时候去参观老房子,但它已经是一堵破墙,杂草丛生。我推开蜘蛛网,看到墙上有几十个金像奖,才想起自己曾经是个好学生,在柜台上放着黑白照片,想起了爱我们的曾祖母。小时候和哥哥们在院子里的冻水库里滑冰,不小心踩到了冰洞,湿了棉鞋和裤子。我怕回去大人骂我,就给了我建议:拾柴—生火—洒土—干!晚上,我听到我的曾祖母叫我们回家。是一个长长的声音撕裂着她的脖子,其中包含着焦虑和不安。她一定是太担心我们了,害怕那些黑洞。长大后我慢慢体会到了曾祖母长音的意义。

这次去曾祖母家,在抽屉里找出一些老照片,还有曾祖父留下的印章和字迹。曾祖父是老巴鲁,少年时当兵被捕。在战争中,他伪装自己,在敌人的重重质问下发鸡毛信。恐怕他后来的心脏病与此有直接关系。我看着抽屉里漂亮的毛笔字,想象着外表模糊的祖先。这种流淌在血液中的相似,让我感受到了很多敬畏和联想。

这个联想吸引我迫切地去学习祖先的故事。看着这破落的四合院,依稀能看到当年的富贵,尤其是雕花的大门。按照氏族制度,现在只能知道七世的祖先,没有名字,也没有考证。只有新媳妇进门,照例会去几里外的坟前祭祖,她知道还有几百年才能上去。这个四合院是由我第七代祖先高建造的。

高是当时著名的地主和吴秀才。小时候常听村里长辈讲故事,说高当年风光,骆驼队从村里出发,一路进城,骆驼铃响了几十里,一路赞叹叹息。可惜高有四只害群之马,吃喝嫖赌,到处邀功。据说高随身带着一个钱包,给几个儿子开了账户。从秦镇的前街到后街,钱包都是空的。当高郁闷的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在拐角处伸出一个脑袋说道:“老高,还有…/[/K1。高回来后,不吃不喝,卧床不起,几天后就去世了。树倒了以后,他的四个儿子都很穷,有人以乞讨为生。在父亲那一代,已经是第六代了。祖先是美丽的还是落魄的,随着一代代人的成长慢慢消失在历史中,很少有人再提起。

只有这栋老房子经历过风风雨雨,活了下来。有十三个山洞,六个马厩,两个大门,甚至是村里的四合院。院子外的老榆树几个人能扶着,谁也说不出年代,遮天蔽日。墙上的青苔一年比一年厚,但院子里的青石板依然整洁。小时候对老房子最深的记忆是潮湿和寒冷。冬天的晚上,我的脚在床底下暖了很久。我看着泥皮脱落后的窑顶,然后想象出无数的形状。领队,大白狗和玉米芯……我爸经常让我把我的冷脚放在他的肚子上,我看到他冻得咝咝作响。房子太旧了,不能住了,所以我父母重建了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到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我的曾祖母已经年过花甲,我妈催着她爸把她的新房子翻修一新,好让她的曾祖母晚年能住上新房子。可惜地板铺好了,她曾祖母就离开了我们。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舅舅的孙子也上了小学。就像我们小时候,他调皮捣蛋,在横梁上爬树。我叔叔在我的老房子里玩的时候,担心他孙子的不幸。此外,他的房子需要装修,所以他和父亲商量,拆除了下面的马厩和大门,并再次大修。这次回家,老院已经不存在了,连给老房子拍照的时间都没有。昨天翻看相册,幸存了一张张村其他四合院的照片,有点遗憾。请用附图注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