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秋水 ,撰稿: 孑然漠北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静水很深,一弯溪水直泻而下,水穿过几千年,形成了这个池塘。水流汇聚溢出水库,绕过深浅谷,流入大海。海风很凉,秋色已经很深了。叶看着深秋池塘里漂浮的黄叶,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用迷茫的眼神看着群山,他不知道自己的思绪在哪里。

小溪从山顶蜿蜒而下,哪个岩石,哪个森林,哪个雾蒙蒙的谷峰墙源自何方,无从考证。叶秋子曾经陪着童玉心走遍了这座山的深谷。小溪的起源就像走迷宫,越看越迷茫,仿佛这座山就是一棵大树。这条小溪是这棵树的根,没有办法找到它。

十年前的秋天,叶秋子第一次牵着童玉心的手,就是在池塘边,两人许下了一辈子的愿。十年后,叶就像风中的一片落叶,独自飘荡。

电话响了。是刘小芸。按时吃饭,保暖,每天报告一次自己的平安。……刘小芸健谈,叶秋子在诺诺。刘小芸笑着说:“别以为我啰嗦,你是病人,是我名义上的爱人。”挂断电话,叶竖起了自己夹克的领子,然后继续往山里走去。

“你说戴上这条红领巾会祝福我们永远相爱?”童玉欣傻乎乎地问。庙前的红绫围巾像深秋的枫叶,一路火红,充满童话般的希望。“当然。”叶热情地笑了笑,回道。领带,闭上眼睛,许个愿。童玉心不敬叶秋子不敬的手势,漂亮地皱了皱眉头,又跟叶秋子许了个愿。

三年后,在毕业季节,叶独自一人回到了南方。童宇新留在了北方沿海城市。随着火车南下,爱情让两个城市在心里牵手,成了对彼此的向往和留恋。叶在去接客户的路上晕倒了。上帝就像一个淘气的老人,突然粉碎了叶秋子的梦想和一个历经五年磨难的爱情。

叶入院时想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怎么跟童玉欣说。人生如秋叶,终将化为尘埃。叶对并没有感到多少悲伤。唯一难以释怀的,是如何给童玉心一个解释,一个结局,以及最轻的悲伤。落叶从不挽留树的牵绊,飞入大地的姿态,就是完美的谢幕。

含泪听了叶讲述的爱情故事,然后给他打了一针,并告诉他注意事项。一个男人跑到护士站,流下了眼泪。叶的请求得到了的同意,然后又加了童玉欣的qq号,告诉童玉欣两人编造的感同身受的故事。

童毓新南下,叶秋子北上。在相对的两列火车上,在某个时刻,两列火车相遇,绝尘而去。看着对面一路上密密麻麻的火车,叶的心被揪了一下,疼痛难忍。童雨欣睁大眼睛在那个位置坐了两天一夜,下了车差点没摔倒。

叶秋子走了。在这个巨大的城市里,童玉心突然觉得南方的秋天好冷。她泪流满面。当她离开时,她去看刘小芸。刘小芸躲闪的眼神伤害了她的心。在北上的火车上,童玉欣没有回头。她的内心是空虚的。她不知道是否愿意离开,继续寻找叶。

叶站在悬崖上,看着轮船从遥远的天际升起,他的眼睛被雾打湿了,大海和空气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几片树叶乱飞,直落悬崖。在不远处的山路上,童玉欣看着用树枝绑着的红色丝巾,满是苍凉。

溪水一年四季流淌,童玉心一脚深一脚浅的下山,叶的背划出一个大弧线,在海上激起几波巨浪,很快就被海浪淹没了。

童宇新看电视新闻,一个成年男子跳海。警方最初判断他厌倦了这个世界。南方城市张晓云也在网上看到了这条消息。她发了一条qq消息给童玉欣,叶和离开了。

知道真相后,童玉心一个人去看海。她坐在悬崖上,仿佛她看见了叶对她微笑的。爱以前就在这里,所有的爱都没有借口成为一个人的负担。叶秋子的普通邮件来了。童玉心含着泪说:“来世,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即使你求上帝,你也会让我们走。”说完,泪流满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