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乡愁 ;笔者: 赵自力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临近年底,农历腊月,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向家乡,回忆起那温暖的乡愁

冬天似乎是乡愁最强烈的季节,既有冷天暖灶的记忆,又有家人团聚幸福的美好。就我记忆所及,老家的冬天是和火一起度过的。最原始的就是在地上挖个坑,砌墙,火塘就准备好了,里面烧干木架。劈柴烧得噼啪作响,人们围坐在一起聊天,摇曳的火焰热舞。那时候孩子是最忙的。他们一点也不觉得冷。刚从地窖里拿出来的红薯,足够用火塘吸引他们。大人聊天,小孩烤红薯,甚至小猫小狗也加入其中的乐趣。

那时候大人经常做的就是上山砍柴。柴火放在厨房里,劈柴用来生火。大人砍柴,我们家孩子捡柴,堆在院子里。看着院子里的柴火,心里暖暖的,觉得那个冬天不太冷。

“腊八是年”之后,家家户户都开始做豆腐杀猪。最热闹的是杀猪,我们那里也叫福猪。全家都有猪,邻居都来帮忙。大木桶冒着热气,大肥猪被主人叫了出来。然后几个壮汉把肥猪压在一起,喊着“歌”扛在桶上。猪的叫声响彻天空,吸引了所有的孩子来看热闹。随着屠夫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肥猪开始无声无息的哭起来,直到喘不过气来。大人忙着拔毛吹空气,孩子急不可耐的等着自己的猪泡。孩子抱着一头浸过水的猪疯跑,说明那户人家的猪已经被祝福过了,屠夫肯定又在冲下一家了。

当然,家乡冬天最好的声音不是鞭炮,而是爆米花机的“ boom ”声。师傅就像魔术师一样,可以把米饭变成开白花的爆米花。哪里有爆米花机,哪里就有孩子。他们帮忙,加点柴火,拿着袋子,品尝刚从锅里出来的香喷喷的热腾腾的爆米花。满意和幸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这是不用说的。村里爆米花机的声音就像是迎接新年的敬礼。爆米花心里甜,离过年也不远了。

离开家乡很多年了,心里还是很在意那个地方。梦里经常回老家,知道那里有我温暖的乡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