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灯 ;写文: 冯磊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农历正月十五。每年的这个下午,村里的女人都很忙。他们小心翼翼地从面缸里舀出一勺面条,然后用开水煮面条。大人说烧水和面做的面灯,有形,能立。

村里最有名的巧媳妇是光宇家的。按照有的代,我得叫她二奶奶。广宇奶奶389岁,面容姣好,皮肤白皙,乌黑的头发,整齐的耳朵,剪得整整齐齐。那就不要把耳朵两边的发夹弄得又黑又亮,这样会给这个女人增添一些魅力。

广宇奶奶喜欢抽烟。做面团的时候,她一边膨化一边试着揉面团。每当她嘴里的烟灰变长时,她就休息。然后,烟蒂被青葱的手指夹住,轻轻一抖,长长的烟灰落到了八仙的桌子下面。掉在地上的烟灰还是完好的。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她抽烟晃烟灰是一门艺术。

光宇奶奶很会揉面灯。她捏的面灯敦实厚实,立稳。每年正月十五,她捏十二个普通面。然后揭开六口密封锅的盖子,将它们均匀地放在锅拍上。那十二个敦实的痘痘就像十二个黑小子,结实有力。

为什么要捏十二盏灯?大人说十二张脸对应一年十二个月。每当锅里的水烧开,面灯蒸透,媳妇们就会慌慌张张地打开锅盖,看看锅里的水是不是像法海豆白蛇一样水润,以此来判断当年的雨水和土壤水分。如果哪个面灯进水,这个灯代表的月份可能有积水;如果锅里的面灯烧成粉末,就要充分防备今年夏秋季的洪水;如果锅底的水面离面灯较远,面灯干燥,说明当年可能会发生干旱。

早年农村风俗普遍是这样的。是否有什么科学道理真的不值得讨论。但是在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农民靠天气吃饭掐灯看年的故事每年都要上演。这种事情,就像董仲舒在《春秋热》里敲锣打鼓求雨的把戏一样,虽然荒诞,却是真实的历史。

《清乾隆年间陕西洛南县志》记载:“正月十五,荞面蒸烧一灯,十二月随雨。”——我的家乡在山东。陕西是这样,山东是这样。我觉得其他省份可能也有类似的现象。

村民除了捏面,还捏狗灯和鸡灯。狗灯蒸好放在门口守护门户;鸡灯有吉祥之意,放在鸡舍旁边,提醒家人守时,珍惜时间。

雕萝卜灯也是光宇奶奶的拿手好戏。她拿了一个萝卜,从中间切下来,留了根,然后用刀刻上去,中间留了一个油槽。注射大豆油后,灯芯点燃,萝卜灯鼻烟闪闪发光,非常漂亮。

时间不早了。孩子们带着面灯出去了。他们走过有鸡灯的鸡舍,有猪灯的猪圈,有两盏狗灯的枣门。他们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脸上的灯光,抬头望去,街巷灯火通明,简直就是一片光的海洋。孩子们聚在一起,开始比较谁的袍子最暖和,谁的灯最亮,谁的油纸灯笼有猪八戒最漂亮的媳妇。

有时候,会有一点小意外:突然一阵风吹来,谁家孩子的纸灯笼亮了,大家都笑着去看热闹。倒霉的小家伙声音里带着哭腔,无奈……。看完热闹,大家提着面灯快步走回家。他们中的一些人很贪婪,在回家之前吞下了他们的面条。第二天早上,他们走上街头,嘴角有黑色灯油的痕迹。

然后,就引起了一阵哄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