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落 ,编辑: 橄榄树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这两个星期我参加了诗歌练习,站了一个半小时,却忽略了腰酸脚疼。最让我难受的是冒烟的喉咙和卡在胸口的气。

因为我是个业余爱好者,不知道如何把握自己的气息。带着激情和热血的涌动,我用很大很白的声音喊道。耐心的老师一直在台前示范,吐气叹气。请探索气息,不要浮在胸前,让气息沉入腹部深处,然后启动腹部调动气息。虽然听了老师的谆谆教诲,但还是抓不住要领,急着要好起来。最后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累得惨不忍睹!

2012年2月4日,廖长勇和蔡明演唱了歌曲《因为爱》。蔡明的唱功和演技打动了观众的心。听她讲自己当老师学声乐的经历,我深受感动。《声画时尚》找她做那个节目,她立马就答应了,然后开始上声乐课,和老师高东松学了将近一年的声乐。《声画时尚》播出的很好。第二天她又去上课了。老师和这对夫妇非常兴奋地谈论这个节目。她说,我们开始上课吧。老师说,你不是刚录完节目吗?她说那一页已经翻了,老师觉得很奇怪,觉得她太安静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在舞台上的荣耀只是一个短暂的瞬间,她不得不坚持上课。

蔡明可以沉下去沉下去,生根发芽,不断充实自己,充实自己,等待自己有一个更好的会议。而我的脾气就像浮萍,浮萍没有根,漂浮在水面上,随波逐流。我不能沉下去,不能潜下去,不能扎根。真想变成季羡林《清塘莲韵》里洪湖的莲子。两年零三年,我一直朝着深水里的泥淖走去,下沉,下沉到池底,然后死去,带出许多鲜红的荷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