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土山 创作者: 翁福文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站在我老家村子外面,往西北方向看,可以看到一只“兔子”躺在一座连绵起伏的山顶上。其实只是一座小山。因为它看起来像兔子,我们村的人叫它兔子山。正是这座山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的幻想和乐趣,成为我家乡的地标“自然建筑”,是离乡背井的人们追忆家乡的支撑和线索。

我的家乡在顺义区西北的板桥村。当我们听到这个村庄的名字时,我们会有许多联想。据老人们说,在古代,当一个皇帝在这里旅行时,他不能过河。热心的村民拿出木板搭了一座桥。皇帝渡河后,封村为板桥村,故名。从此,村子仿佛染上了皇帝的光芒,越来越繁华。这个村子,以前只有十几户人家,现在发展成了北京北部有名的大村子,有近千户人家。

虽然我们村位于顺义北部山区,但村里没有山,是马平川的平原。这个兔山其实在昌平,离我们村十里。我们在这里看到山,但是没有山。但是因为这些山离我们很近,这里的空气格外清新透明,让连绵不断的山像一道天然屏障守护着我们的村庄。兔子山虽然在昌平,但是山下的人看不到兔子的形象。只有从我们村子的角度来看,那座山才能呈现出生动的兔子形象。所以村民们就把它“当成自己的”叫它兔山,对它很好,很爱。每次在村外看,都像在看恋人。

你看,它的两条前腿躺在地上,眼睛在观察周围的情况,两只大耳朵站得笔直,警惕地听着周围的动静,后腿站得比前腿略高,好像遇到了危险,随时逃跑。

从我记事起,这座山就成了我和朋友们谈论的话题。有一次我好奇地问爸爸,兔子山外面是什么?爸爸可能在哄我。他告诉我山外有一望无际的大海。看到兔子山旁边的尖山顶,我真的信了,祈祷山一定“抵抗”,不要让海水冲过来淹没我们。小伙伴们也争相“编造”他们与兔山的缘分。小军说:“我爸在八路军的时候把机枪架在兔子脖子上,打死了很多日本兵。”老虎说:“我爸爸去那里砍柴,喂了它一个大萝卜。”从此我对神秘的兔山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虽然我们长大了,却发现我们的朋友““吹嘘”都是黑话,但也表现了我们对“涂山”无与伦比的热爱。

似乎和兔山有着不解之缘。长大后,我娶了一个兔山脚下村子里的姑娘。终于有机会和渴望已久的兔山近距离接触,但是那里的人不知道有兔山。我在兔子山脚下找不到兔子。好像这兔山是板桥人送的礼物。

现在已经搬到城里住了,一排排高大的建筑挡住了我对家乡兔山的视线,但是每个月都要回到家乡,不仅要看家乡,还要看兔山,曾经带给我无限遐想,让家乡骄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