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巅峰 投稿来源: 徐可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水是眼波,山是眉峰。”这两首宋王官写的诗,简直就是为横峰写的。还有苏东坡《触横峰》诗:“望岭侧为峰,远近不同。”

我问恒丰的朋友恒丰的名字和古诗词有没有关系,他们都笑着谦逊地回答:“没有”他们说恒丰的真名是“兴安”,后来因为当地有名的山恒丰而改成了现在的名字。

但我固执地认为,横峰是从古诗词中走出来的。

横峰,江西省东北部的一个小县城,位于闽、浙、皖、赣四省的十字路口。踏入恒丰,我怀疑自己步入了一个远古时代。亭上梧桐番、莲河乡、上番村、新晃乡、龙门番村、葛源村、、粤广……都是古风地名,哪一个没有唐诗宋词的意境?当人们为传统地名的急剧消失而痛心疾首时,横峰的这些地名却活在鲜活的现实中,带有历史的温度,厚重的文化,古典诗歌的节奏。

衡峰的诗写在每一寸土地上。

在亭子上。一个小村庄。白色的墙壁和瓷砖都明亮而优雅,鲜红的剪纸喜气洋洋。一片绿色的麦田,像一块绿色的地毯。许多蔬菜是新鲜绿色的。丰满的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菜地里觅食。骄傲的大白鹅优雅地走着,小黄狗在温暖的阳光下懒洋洋地打盹。清澈的河水汩汩流淌,几只鸭子漂浮在水面上,不时扎进水里寻找食物,水面泛起泡沫。海峡两岸树木茂密,吸着大地的乳汁,郁郁葱葱。竹林边,成群的竹笋争先恐后地把头伸出泥土。秋千架,老水车,闲亭,古柱。几乎消失的田园风光,就像是被时间遗忘的天堂。岁月恬静,世界安定,村民的生活像村边的小河一样流淌。

莲花乡,莲花故乡。荷叶并不少见。奇怪的是这个千亩荷花园真的很壮观:“荷叶无限绿”。沿着木小径走进荷塘深处,随处可见,所能看到的只有婀娜多姿的荷叶。晶莹的水珠滚在荷叶上,小鱼小虾在荷叶间嬉戏,黑天鹅在池塘里悠闲地游动。荷塘一带建起了一排排灰黄色的小屋,是外国游客的栖息地。古代有许多关于莲花的诗。最喜欢的是不知名诗人的两首民谣,一首是汉乐府里的江南:“江南采莲,荷叶是何。鱼玩荷叶,东西南北。”还有南朝西周曲:“南塘秋采莲,莲花有头。低着头把莲子放在水里,莲子像湖水一样绿。”还有辛稼轩的“,最喜欢小孩子无赖,溪头剥莲花”。这些诗句生动、清新、喜人,充满生活情趣。虽然莲子还没熟,但我仿佛看到了采莲季节鱼虾嬉戏、男女相亲相爱的动人场景。

走近葛源村,村口的老树让我震惊。是一棵樟树,树干很粗,几个人才能折起来。这棵树又黑又青。这棵树太老了,也许几百年了,也许几千年了。树干从中间裂成了两半,一个倒在地上,一个还站着,还茂盛,还披着树荫。一棵树立在那里,就成了历史。即使倒下了,它依然顽强的活着。据说这里的民俗,我女儿出生的时候种一棵樟树,结婚的时候原木做盒子装嫁妆,所以樟树随处可见。

在樟树下,一个年轻的女人坐在长板凳上看书。我看到她双手捧着一本书,头和脖子微微下垂,看得入迷。一条红色长裙脱颖而出。自然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但她的轮廓仍然显示出优雅的身材,从远处看像一个美丽的轮廓。年轻和年老,鲜红和绿色,反差如此强烈,相处如此和谐。时间好像还在。一瞬间,我莫名的感动了。

走在恒丰的土地上,就像走在一幅水墨画里。月光岛,以其梦幻般的名字和梦幻般的岛屿,轻轻的停泊在新疆河上,树木水鸟云集。在石桥村,一大片紫云英正在盛开,梯田像一片翻滚的大海,乡村绿道蜿蜒而宁静。……恒丰人爱美,致力于建设美丽乡村。漂亮的人就是漂亮,漂亮。有内涵有质量的美才是真正的美。聪明的恒丰人在“秀梅”上做的文章够多了。石桥村的亭台楼阁、莲河乡的荷花花园和山区梯田等传统民间剪纸,已成为重要的旅游资源和经济来源。横峰渐富,山水依旧如诗如画。

“水是眼波,山是眉峰。”我还是固执的认为古代的诗句是为今天的恒丰而写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