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 :发布: 李忠元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清明忙着种小麦,谷雨忙着种田。

谷雨一到,大地复活,田地发芽,黑土返浆。山坡上绿草如茵的嫩芽只拱起了大地,它们昂首向天空,满怀期待。

田里播种迫在眉睫,但车旦车老汉的土地还没定下来。他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更不用说他有多焦虑了。

车老汉只有三亩薄地。按说,现在农村机械化了,种几块地不需要花多少时间,但对老人来说不是这么回事。

老人车又老又病,早年为儿女受苦。他工作的时候腰疼,全身几乎弯成一团,像背上有小房子的蜗牛。对他来说,农业就像一个烫手山芋。不过话说回来,他不种地吃什么?车老汉指望着这个地方生活。

车老汉有三个儿子,都走散了,只剩下一对空巢老人。二儿子的车响了,在市里上班,很少有空。大儿子、老儿子和老人住在同一个村子里。东方和西方都住在同一个村子里,他们都务农。但是他们喜欢避开瘟神,远远的,就忙着种自己的小地。

农民依靠天气吃饭。今年春天,发生了一场大旱。家家户户在谷雨前开犁,用汽车拉水种地,实行水播种,抗击自然灾害。

车老汉的两个儿子一样,忙进忙出。老人看着儿子忙碌的身影,心里的恨意就像是从厨房烟囱里冒出来的烟。过了一会儿,就飘走了。

中午车老汉在屋内屋外徘徊,西院老儿家的母猪跑出圈来糟蹋园子。老人想都没想,就赶紧圈猪。没想到关圈门的时候手指割破了,血都滴下来了。老人从地上捡起一把土,胡乱抹在伤口上,终于止住了血。

老人不在乎疼痛,于是他匆忙回到房子里,舀了两勺泔水,加到猪槽里。猪一看到食物就饿了,又吃又喝,然后悠闲地晒太阳。

等了一会儿,老爷车男,静静地站在那里,心想,当猪多好啊。吃了睡了很久,他什么也不用想,也没有烦恼。

车老汉想了想,决定不去想了。他想学猪,什么都不要。很开心。

老人走回屋里,却像个孩子一样流着泪。他开玩笑地对妻子说,从现在开始,我要当猪,像猪一样活着!

老婆看着车里的老人,眼眶湿润了,淡淡地说:“我不能告诉你,人家不为你种地,你还给人家脸喂猪。还能当猪吗?”

通过妻子这个问题,老人呆了一会儿。

吃完后,老人拿起一包烟,默默地抽了起来。烟雾袅袅,像他的忧郁一样在头顶盘旋,久久不愿散去。突然,一个圆形的烟圈像烟花一样在老人面前响起,令人眼花缭乱。车老汉看到这意想不到的烟圈,精神大振。他想他的二儿子一定是从城里回来了。

果然,二儿子的车下午响了,从市里回来了。车老汉远远地迎向医院,眼睛笑得眯了起来。他说,我说我儿子不看笑话,他肯定会回来帮我种地的。每年都是这样,今年也不会落下我。

说着,老人转身对着房子喊,老婆,二儿子回来了,回来帮我种地!车老头声音颤抖着,已经在流泪了。

听到叫声,妻子急忙跑出来,抓住二儿子的手。眼泪忍不住涌出来。

车老头赶过来,却骂老婆,你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

老人拉起妻子的手,走进了房子。他说:“我二儿子回家了。赶紧准备晚饭。儿子坐车累。”

二儿子吃完后说:“我家穷,又没车又没马,不想用车马。我不坐水里,用镐挑垄,玉米还粘着。我不信田老爷能饿死。”。

开始,老两口没有示弱,三个人一起加入了阵列。垄背、播种和土耕的田地仍在全力进行。

终于,经过两天的努力,种下了三亩地。车老汉夫妇累得腰酸腿抽筋,二儿子累得满脸汗水。

这片土地是种出来的,但在这么干旱的一年,人们都在用水播种,只有这一片逆风。这不是扯淡吗?

车老头心里很着急。我没想到上帝会睁开眼睛,但他在地下度过了一个神奇的夜晚。谷雨很少下雨,但今年的谷雨与往年不同。

天天转亮,老人高兴得睡不着。他穿好衣服,跑到窗前,看着仍在晨曦中淅淅沥沥的小雨,地上长满了绿色的庄稼。车老汉终于喜极而泣。

二儿子也起床了。他看着这对老夫妇,感到难过。二儿子说,爸,我去超市买了几斤驴肉,我们包了驴肉蒸饺吃……

随着袅袅的烟雾,一阵香气随着浓雾蔓延开来,蔓延得很远。

大儿子从东院跳墙说,爸,什么菜这么香?

老儿从西院跑进屋,问:爸,吃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