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樱花了 ,投稿来源: 唐闯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坡上有些土还是黄的。去年的黄玉米秆还挂在地上,那根树枝上突然蹦出一串樱花。这个行动比人们的行动更加勤奋。就像喝了很多烈酒,在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借着春光明媚的太阳打野。

元旦的第三天,我去了半山的一个村子,那里住着我的姑姑和姑婆,还有他们的儿孙。见面拜了多年,问阿姨:地里的樱花开了吗?80岁的阿姨大声告诉我:可以!阿姨声音不老,精神饱满。

二哥带路,我拿着相机三步走两步,赶着去看樱花。我的家乡在山脚下。因为水电开发和村民搬迁,很多我早年熟悉的地方早已变成了汪洋大海。没有土地,自然就没有樱桃树;没有樱桃树,很难看到白色的樱花。

说到土地,庄稼,各种花草,二哥是行家。二哥从小就从山中村出来读书,学农业,在农牧局上课。现在二哥退休了,总会回山中间的村子看看父母,看看土地,看看各种果树花草。

二哥跟我说今年的樱花比去年好,他预测今年的樱花会卖个好价钱。到了视野开阔的山坡上,二哥看着说,我们到这里吧。我调好各种参数,对着樱花环绕的村庄抓拍。

立刻看着照片,我傻了眼:因为樱花的颜色不鲜艳,所以花和整个村子都无法区分。我有点抑郁,所以调整后继续拍。随着相机对比度设置的增加,我看到了黄色的土壤,浅绿色的庄稼和像白色火焰一样燃烧的樱花。

在我看来,它们沿着半坡的土地以一种非常有层次的方式生长,在坡底零星出现2345人之后才停止“ ”。我第一次意识到,肉眼所见的平凡世界竟是如此的有层次感和丰富多彩。

在二哥的带领下,我走进了樱花盛开的森林。

我边走边拍,只见蜜蜂在雄蕊里吮吸花蜜;我看到樱桃树下长满了绿色的新庄稼;我还看到了支撑着茂盛樱花的树枝。他们强壮有力,即使歪了歪了也会长出树的样子和身材;我还看到两朵樱花守护着一座孤零零的坟墓。那一刻,一座孤独的坟墓就像现在一样,平静而稳定。

白色的樱花正在盛开,它们充满了情感和正义。

我和二哥穿出樱花林,向村里走去。遇到的人都问了,遇到的人都说:“拍的好吗?过了一段时间,就好看了。当时桃花盛开。”我二哥和大家看法不一样。在他眼里,纯白比艳丽的红色更有品味。

回到村里,在大妈的院子里,太阳好像被感染了,好像变得又白又刺眼,我有点睁不开眼睛。在阳光下,我又一次询问我不知道的过去。

阿姨告诉我,她是怎么和外婆一个人生活,熬过那些艰难岁月的;她是如何在艰难的岁月里抚养孩子的;她是如何在这个山中的村子里慢慢经营一个家的?女婿告诉我,他老家原来在甘肃省文县。不知道日期和月份。他的祖先就住在这里,在这里开荒盖房,慢慢和这片土地共患难。最后,孤独的流浪汉在山中间的村子里铺开枝叶,儿孙满堂。

阿姨80多岁,身体健康,听起来像洪钟。她的儿女都有自己的野心,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业。年底,年底,大家从四面八方回来,回到山中间的村子。然后,候鸟飞走了,奔向自己的未来。

半山区的村庄满了又空,空了又满。有树有樱花,有世世代代人施肥的土地,有种水果庄稼的人。

站在远处,我看到半山腰的村子在山坳里画了一个弧线,白色的樱花为这个弧线增添了一些“光”。吃完饭我就出村了,阿姨给我准备了新鲜蔬菜。我走的时候,二哥正和姑姑女婿一起晒太阳。在新的一年里,我的二哥将在这个村子里度过他的大部分时间,看庄稼和果树。他说:今年,村里的果树会有好收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