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灯 ,作家: 农华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走在街上,我看着节日商店里挂着方形、圆形、闪烁和音乐灯笼,又一个元宵节来了。看着各种灯笼,童年的记忆又浮现在脑海里,至今还记得元宵节打灯笼的欢乐场面。

记得小时候元宵节摘的灯笼都是纸做的,多为圆形或方形,意为完美方型的人。基本上是长辈给孩子做的。需要经过几道工序,如模切装订、裱纸、绘图等。我的纸灯笼也是一样,大部分都是爷爷给我做的,爷爷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学者,见过县长。爷爷给我做的纸灯笼,造型独特,耐打,画面精美,经常会引来无数人羡慕的目光。

打灯笼是我家乡的一个古老习俗。每到元宵节晚上,村里所有的朋友都聚集在村前的晒田里。第一,争夺谁家的灯笼好看,比做工和画的好。然后三个人五人一组打灯笼,互相碰撞看谁快谁聪明,谁强谁耐摸。打灯笼的结果是把里面的蜡烛敲下来,迅速吹灭蜡烛,保留灯笼,只看心爱的灯笼慢慢燃烧。

记得有一年,我好不容易在村里赢得了很多玩伴,像一个凯旋归来的将军。在回家的路上,我遇到了隔壁的叔叔。他看着我手里的灯笼,一本正经的说:“小华,你看看。你好像在灯笼下爬着一只虫子。”也许我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我赶紧把灯笼翻过来看了看。结果纸灯笼自然就火了。气呼呼回家,逗得大人们哈哈大笑。笑过之后爷爷会说:“烧得好,烧得好。”后来才知道,即使元宵节落败,灯笼被烧,也是一件幸运的事,意味着繁荣。

30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城市乡村已经很少见到小时候的纸灯笼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带有电灯和唱功的高级灯笼。没有小时候群里打灯笼的热闹场面,变成了几个大人护着一个孩子,手里拿着鲜艳的洋灯笼。虽然他们也会觉得开心,但是比起我们小时候点蜡烛的乐趣,小团体分享的乐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开心的心情可能只有在我们的记忆里才能找到。

时光飞逝,现在人们的观念都变了。那些热闹的旧景已经渐行渐远,默默点着蜡烛的纸灯笼也已渐行渐远。但是我想不起来的是纸灯笼。在又黑又长的乡间小巷子里,脚浅脚深的仓促脚步,就是我手中的纸灯笼,在黑夜里与我同行,指引我走向我想去的方向。虽然纸灯笼在农村已经消失,虽然灯笼不一样,但当地的习俗依然存在。童年记忆中的纸灯笼永远是我人生旅途的指示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