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 、作者: 李世营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老街的小巷狭长,有遮檐,后有遮檐。每一个庭院,跌宕起伏,错落有致。

巷子深处有两家人,一个是胖阿姨,一个是老阿姨。

胖大妈们在巷子口东侧搭起了帘子帐篷,用铁桶煨起了炉子,开了烧饼店,做了烧饼。胖大妈做的烧饼,薄而脆,清香爽口,老街上的人都喜欢吃。负责自己地里种菜的老阎,在胡同口西侧摆了一个小菜摊,规模老了几十年。

每天,我回家时,总是给我妻子带两个蛋糕。老太太,早就习惯了胖婶烧饼的熟悉味道。老菜便宜,分量够。胖大妈每天都会重一两斤。

胖阿姨和老太太是邻居家的老姐妹,但是脾气不好,直筒管,热女人,吵了一会儿,闹了一会儿,闹了好一阵子,在巷子里走了好多年。

前几天,一件小事又惹得胖阿姨和老太太们分手。

这次正好老阎媳妇生孩子,老阎老婆去上海了。

老婆走后,老阎攒钱买烧饼。胖阿姨们,蔬菜价格便宜,不买不划算。

胖阿姨是胖阿姨,买菜还是不示弱。每次下班回家都是直接去老菜摊,挑了一大堆菜,掂量掂量。老严老是眯着眼笑,手里拿着秤杆,高高地推着。胖阿姨一点都不领情,直指着老头:老了老了,别人用电子秤,你还用这种老秤忽悠人。你显然不够数。临走的时候,胖阿姨们只好顺手捡了一把。老阎还是笑了。“姐姐,我从自己的领域再送你一些。”!说完,乖乖地给胖阿姨递了一盘菜。

老气横秋,习惯了自然,天天卖菜,还得等胖阿姨干完活。

这一天,在胖阿姨收工前,老阎收拾好大排档,跑到胖阿姨的烧饼店,带了一大包蔬菜:“姐姐,儿子刚打来电话,妻子突发脑出血,在医院昏迷了两天。今晚8点,我将乘高铁去上海。这些天,我们忍不住卖食物。这道菜够你吃几天了。吃完后,蔬菜还在地里茁壮成长。你有时间挑!”

胖阿姨惊呆了,手里的烧饼掉在地上“啪啪”,眼睛立刻红了:为什么?我妹妹,平日里身体比较僵硬……

老阎放下手里的菜,起身正要离开,却被一个胖大妈一把抓住。然后她匆匆进了里屋,又转身出去了,手里多了两沓钱,逼着老阎:这几年你给儿子买了新房,娶了媳妇,可是你并不富裕。这是两万块钱,给姐姐的救命钱!

老严眼睛一热,谢过胖婶,赶紧下车回家。

老严刚走了几步,胖阿姨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对着老严的背影喊:老严,等一下。火速收拾一袋烧饼,一步一步赶过来,拍着袋子里鼓鼓的烧饼,一本正经地对老阎说:“好多年了,姐姐最喜欢吃这一个。”晚上去上海,记得带着,姐姐,你就可以吃了!

胖婶声音爽朗,话还没停,就像风一样充满了整个小巷。长长的巷子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安静到只有胖大妈们满脑子都是芝麻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