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们记得他们的父亲 、本文作家: 赵潺

  • A+
所属分类:文学百科

我有一幅父亲的书法《念奴娇& middot在赤壁遥望往事,每当我展开折扇,读着朗朗上口的“不归之河,浪涛冲走了千古风流人物”,我不仅会想起当年坚强激情的时光,也会怀念离开我们14年的父亲。

父亲靠着普通文员微薄的工资,支撑着一家四口的生活。可想而知,家里穷,但父亲从来不花钱给孩子教育。父亲告诉我和妹妹,多读书看报对拓宽知识面很重要,于是我们家就有了一个宏伟的报纸墙,六张报纸排成一排挂着:学刊是我们的导师,参考新闻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向世界的窗户,《文摘周刊》、《周末》带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最好的信息,《法律周刊》、《杂报》让我们看到了世界。

从小学开始,父亲就非常重视姐姐写作能力的培养。我们写完小学老师布置的命题作文作业后,爸爸经常给我们悉心指导,有时甚至忘记了该吃饭了,让妈妈干涉:“你在干什么?快点洗手吃饭。”当时语文老师会从同学的作文里挑几篇好的作文在课堂上大声朗读,我的作文经常被选上,这是我的一大荣幸。

父亲出身贫寒,高中才毕业,但他不仅读了很多书,还通过努力写出了好字。家里挂的是父亲潇洒写的横幅,岳飞的“ 30功名尘土,八千里云月”会不经意间映入眼帘。父亲也用名言警句鼓励我和妹妹,给我“学海无边”,而妹妹的“工作勤奋却浪费在玩耍上”。

看到我和姐姐使用的《新华字典》因使用频率高而破损严重,父亲干脆买了一本厚厚的精装版《现代汉语词典》,小心翼翼地用牛皮纸将字典封面包裹起来,让我倍感自豪。

有时候我和妹妹会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或者父亲认为我们应该知道一些东西,但是我们没有掌握。这个时候我爸的口头禅就出来了:“你学历史(或者我爸认为合适的学科名称)?”是反问句,暗示你是怎么学的那门课?连这个都不知道?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我应该复习一下,下次尽量不要再听到父亲的口头禅。

那一年,我以高分考上大学,来到了上海,不归路的尽头,去读书。电话在90年代并不流行,家信是最重要的联系方式。我父亲经常在给我的信中附上几份他精心挑选的剪报,内容是关于当前的政治、科技和就业。重要的地方被父亲用波浪线标出。这时,我仿佛看到了千里之外家中熟悉的报纸墙,对父亲的感激之情向我袭来。

感谢父亲,虽然我们出身贫寒,但书香书香并不缺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