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念的河流 ,发稿人: 赵梅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我老家在一个小集镇,集镇西边有一条小河。河底清晰可见:各种水草上吸附着大小不一的水螺,水草随水流蜷曲或舒展摇摆,美不胜收;偶尔透明的小虾在水里游开,像调皮的弹跳;成群的小鱼在水中自由穿梭。

河上有一座青石铺成的小桥,是我上小学的必经之路。我和朋友喜欢欣赏石板上的图案,图案的各种形状,抽象简洁的空间,无限遐想;我们也喜欢逗水里的鱼:游到石桥附近,一起跺脚,桥墩的轻微震动传到水中。有那么一瞬间,原本轻松自在的鱼儿立刻惊慌失措,四处逃窜,开心得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

那时候没有洗衣机,我妈和村里的女人在河坡平缓的地方放了一块小石板洗衣服。他们一边洗漱一边聊着日常生活,不时传来阵阵笑声。大人们在田里干活回来,往往会把田里带回来的蔬菜放到小河里冲走“大泥巴”然后带回家。有闲情逸致的老人往往会带一个可折叠的“ Mazar ”凳子,点一支烟,支起一根鱼竿,悠闲地在河边钓鱼。

村子里的大多数男孩都擅长钓鱼。有的善于用铁丝网捕捉水面的浮鱼;有的能徒手抓到河底的鲫鱼,一条条扔到岸上,让人羡慕。“像我们这样的旱鸭子”也可以捕鱼。晚上找一个漏水的脸盆,用塑料薄膜盖住它的嘴,用绳子把薄膜绑在盆边的外面,然后在薄膜上挖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放几个小面包在里面,在盆上绑一条可以延伸到岸边的长绳子,然后把盆沉到深水里。第二天,岸上的绳子一拉,捞盆又回到岸上。里面抓的鱼不算太大,但是很丰富。有腰背弯曲的虾,黄泥覆盖的泥鳅,身体扁平的草鱼,有时还能钓到肉质鲜美的鳗鱼。有了自己抓的鱼,再加上妈妈高超的厨艺,做好的鱼端上桌的时候,诱人的味道还是让人垂涎三尺。

现在在外地,每次匆匆回家,都是离开小河很多年。那一天,我有闲暇,去看了河。如今,这条河已经面目全非了。因为河岸两侧房屋的侵蚀“ ”,变成了一条窄沟,河流因为不能自由流动,变成了死水。岸边围着一些白色的泡沫,各种颜色的塑料袋,一些动物臃肿的身体,随着水线微微摇摆。水绿色浑浊,看不到鱼的痕迹。我想起那座桥,环顾四周,却不知何去何从,心中失落。这一刻,我悲哀地发现,原来的河流只能在梦里看到。

那些“当年的抓鱼人”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了。他们是这个“漂浮城市”的建造者。虽然他们保持了“的繁华”,但他们和他们的后代永远失去了精神天堂。夜静的时候,他们会像我一样偶尔怀念河水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