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私语 ,小编: 章中林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夏天不受很多人欢迎,但它是一年中万物生长最旺盛的季节。风雨雷电变幻莫测,让人防不胜防,但动植物张开双臂欢迎。

一场暴风雨过后,池塘里的水满了,所有的鱼都浮出水面。队伍,排,想为他们跳舞吗?地里的稻穗更绿了。屏住呼吸,你会听到它们欢快的接合声。青蛙大概是最不安分的。雨中很吵。还好,不愿意辜负阳光。它像舞台上的小丑一样又蹦又叫,让人捧腹大笑。只是棉花比较平淡,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一走近就发现高了三四寸——。嫩黄绿尖悄悄向你报告它的秘密……。站在这样的袁野上,满身刺鼻的庄稼和哗啦啦的鸟虫。

晴天的时候,我喜欢去荷塘。田甜的荷叶,优雅的荷花,迷人的荷花,飞舞的蜻蜓,美丽无处不在。即使往下看,池水清澈透明,连有纹路的水草都一眼看得见,更别说荷叶下嬉戏的小鱼了。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摄影师总喜欢拍蜻蜓和余辉照,但我总觉得夏荷没有人衬托,也有持久阅读的魅力。婀娜多姿的荷花站在水面上,就像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姿态婀娜,神采奕奕。阳光下,每一条经络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每一根绒刺都被撑开。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就像一个坚强的年轻人,站在风中。这样一想,如果再加上羞涩迷人的荷花,微笑的芬芳,谁会不陶醉呢?

童年的夏天是泡在水里的。我们名义上是在湖心放牛,实际上是在水里玩:在荷塘踩藕,在湖上转荸荠,摸河蚌……我最喜欢的就是摸蚌。清澈的河水像玻璃一样清澈,一尘不染。我们站在水里,只要不打架,潜伏在水下的虾、蟹、蜗牛,甚至蚂蟥、银虫子,一目了然,贻贝更不用说了。当你站在它面前,它还在玩水。对贻贝来说,一盏茶的功夫就是四五斤。想到晚上红烧贻贝,口水就下来了。湖的寂静和单调因为我们而鲜活芬芳。似乎连鸟儿的叫声听起来都明亮欢快。

大人就没那么舒服了,整天纠结庄稼。虽然阳光明媚,但父母不能呆在家里。地里的庄稼在叫嚷!他们光着脚站在稻田里,没有时间照顾水蛭的攻击,只能忍受蚊子的骚扰,以便早点完成工作。山坡上的杂草无声地开花,无声地枯萎,零零碎碎。他们不知道走过他们多少次,总是不理他们。即使在今天,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草。他们,我的父母,每年都忙着春秋收,从来不问他们的未来。只有当他们又饿又困的时候,才会闷闷不乐地仰望天空,忘记擦汗。它们和杂草有什么区别?

长大后喜欢捧着茶壶,坐在房间里发呆,或者看书写字,心里总觉得有点空虚。回到家,才发现这是最好的避暑去处。我数着每一棵野草,我看着每一只昆虫,甚至水蛇游过草丛,我停下来凝视。它分开了草的嘶嘶声,上下缠绕,又是那么熟悉,仿佛回到了童年。黄鼠狼不解风情,看见我嘴里叼着一只老鼠,怕我把它叼走,突然就不见了。

走在这片土地上,不知道走过多少遍,读过多少遍。到处都埋着欢笑和美好。太熟悉了。这个夏天,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一点一点打捞,一点一点记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